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2

  从2008年开始,他就在台江太平里一带的大榕树下说新闻。社区里一些不看新闻的老人,从他的“新闻讲评”中知道了天下大事。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2

  因为他讲新闻有特点,听友们给他取了个绰号叫“地瓜烧”。这是一种福州乡村农家酿的低度酒,入口顺畅不刺激,却余韵绵长。吴可钦觉得,“地瓜烧”就是说他讲新闻不走极端、不偏激。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2

  他每次讲新闻前,都要翻报纸,看电视、网络,做足功课,有备而来。一位老听友说,吴依伯讲新闻的魅力在于“评”,有时候是三言两语,有时候是长篇大论,可他都能说出让人心服口服的独特观点。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2

  他常讲《福州日报》、《福州晚报》上的新闻,内容涵盖本地、国内、国际等,再配上独家点评,总能赢得听友们的笑声和掌声。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2

  生动的表情和手势是吴可钦讲新闻的“标配”。两年前他常在太平里讲新闻,后来那边拆迁了。现在他有时在工人文化宫西门,有时在别的地方。不管他到附近哪里讲,只要嗓门这么一喊。忠实的听众总会涌动过来包围他。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2

  退休以后闲来无事的吴可钦喜好读报纸、看电视、上网络,尤其爱关注时下新闻与政策。在家人的支持下,2009年吴可钦开始第一次走到公众面前讲报读报。吴可钦说,争取每个听他讲报的老人都有所收获。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2

  带着“地瓜腔”,扯着大嗓门,讲到高潮时也会“手舞足蹈”,遇到不平事时也会“唾沫飞溅”。就是这样一位真性情的老人有着一大批忠实的“淀粉”们。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2

  就像他的绰号“地瓜烧”一样,入口顺畅不刺激,却余韵绵长,充满了带入感。听友们听他讲报后都沉浸在新闻世界里,时而哈哈笑,时而皱眉头。情绪随着吴可钦的话语高低起伏。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2

  上午9点吴可钦开始讲报一直会持续到12点多,一站就是一个上午。口若悬河的他就没停过。这一坚持就快10年。10年除了刮风下雨,其它时候总能看到吴可钦的身影出没在这附近。而有他在的地方总是充满了人。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2

  吴可钦坦言,现在他讲新闻的次数少了。因为听友们多是老人家,如今天冷了,担心大家着凉,他只好把讲新闻的时间不断压缩。所以,他有个心愿,希望能有室内活动场所,这样大家不再受到天气的影响,可以安心听新闻。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2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