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零点四六”乐队:成员年龄混搭 职业各异

2016-04-19 09:16:20  来源:东南快报
  

福州“零点四六”乐队:成员年龄混搭 职业各异

  零点四六乐队合照

福州“零点四六”乐队:成员年龄混搭 职业各异

  江边的这栋别墅是他们的排练场地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许巍的新歌掀起了一场“诗和远方”的大讨论。“远方”是空间意义上的地理概念吗?他们说,不!4月初,福建农林大学管理学院(旅游学院)的师生们,就在校园内众筹了一场“诗和远方”——他们发起用“一杯奶茶的价格”支持艺术的众筹活动,众筹所得用于举办一场民谣音乐会。

  4月15日,这场属于福建农林大学的首场众筹音乐会在一曲悠曼的《春歌》中缓缓开场,音乐会的演出团队是福州本土的城市民谣乐队——零点四六。零点四六乐队的成员,既有80后、90后,也有70后;他们热爱民谣但不以民谣为业,乐队主唱、鼓手、吉他手、贝斯手,既有来自厦航的地勤人员、从事外贸行业的商人、开园艺公司的小老板,也有省直机关单位的公务员、高校的大学生。

  职业混搭的乐队:有厦航员工也有省直公务员

  小众艺术的生存境况常常不尽如人意,但艺术不应该被束之高阁,这是福建农林大学管理学院发起“艺术众筹”项目的初衷。该学院学生会副主席郑小真告诉东南快报记者,3月初,首期“艺术众筹”项目邀请了泉州南音传承人蔡雅艺到校分享南音艺术。4月的这场众筹音乐会,主办方扩大了推广渠道,通过QQ群、微信等平台发起网络众筹。

  “你知道在农大买一杯奶茶的价格吗?请用‘一杯奶茶的价格’支持艺术的价值。”5块、10块、15块……报名者通过微信支付平台众筹资金。众筹发起后短短几天,报名人数冲破400人上限,而演出场地最多只能容纳400人。

  说起“零点四六”,大学城的学生们并不陌生。这支成立于2013年的民谣乐队,演出的主场地之一就是大学城,他们在福大、师大等高校曾举办过多场公益演出,连地处偏僻的福州技工学校都去过。弹过吉他的人大概都知道0.46的特别含义——吉他拨片中,0.46毫米是最薄的厚度,用最富弹性的拨片扫弦,旋律柔和丰富,民谣乐手多偏爱0.46毫米的拨片,这也是“零点四六”乐队名字的由来。

  这是一支年龄混搭、职业各异的乐队,尽管年龄参差不齐,但他们多以“姐”和“哥”相称。乐队90后成员中,有出生于1995年的贝斯手涛涛,他是一位还在福建医科大学就读的医学生;主唱煜伟出生于1994年,目前在台湾高校交流学习,这位顶着一米八三身高的阳光男孩,喜欢六七十年代的粤语歌,酷爱谭咏麟。还有鼓手小宇哥,打起鼓来,欢乐如宋冬野家的野马。

  主唱小滢、楷哥,鼓手秀武都出生于1992年。小滢和楷哥是发小,小时候就住对门,高中时也组过乐队。这对发小的职业也挺特别,小滢是省直机关单位的公务员,楷哥在机场上班,是厦航的地勤人员。两种职业听上去都有些威武严肃。秀武来自云南丽江,是纳西族的帅小伙,对福州的了解似乎比丽江的还多些,秀武毕业于福州大学化工专业,工科男、文艺心。

  乐队的85后成员,有主音吉他手山哥,键盘手静姐,静姐是福建师大音乐系的高材生,他们因为音乐结缘,不仅加入了这支乐队,顺带把婚也结了。毕业后两人在大学城开了家琴行,工作与爱好同轨,夫唱妇随;吉他手斌哥经营园林绿化,有自己的苗圃和公司,主要给市政工程和房地产项目提供绿化业务。小老板斌哥平日里忙业务,也养花喝茶、唱歌弹吉他,几年前还给苗圃里养的花写过歌。

  成员中最年长的则是70后主唱峰哥,峰哥是乐队的核心人物,今年45岁。这位文艺中年选择在一个做父亲的年纪,“不务正业”地组起乐队玩民谣。他说这是他在事业稳健之后对梦想的一次“再追求”。峰哥从事家具领域的外贸行业,混得久了,装修设计也学得有模有样。峰哥的青春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度过,高中时受过朦胧诗的熏陶,喜欢舒婷、顾城、海子,写过诗,还一本正经地出过诗集。高一那年,他花38元“巨资”买了人生中的第一把吉他,学会自弹自唱的第一首歌,是台湾歌手姜育恒唱的《驿动的心》。这把深蓝色的木吉他还珍藏在他的卧室中,表层起皱干裂,泛着时代感。

  他们在江边筑起“音乐乌托邦”,夏天要办花园音乐会

  十年前,峰哥在闽侯荆溪买了一套独栋别墅,别墅前有一块大草坪,挨着闽江支流。江中常有渔夫划船而过,江对岸有座小岛,芦苇荡中白鹭常栖,一片野趣。这栋闲置了近10年的别墅,在零点四六乐队成立后,成了他们唱歌排练的场地。峰哥说,这是零点四六的“音乐乌托邦”。在会客厅的靠窗茶座前,峰哥与乐队成员们向东南快报记者聊起他们的故事。

  两年多前,半路出家的“装修设计师”峰哥带着斌哥、秀武等乐队成员,自购建材,自娱自乐地装扮起他们的“音乐乌托邦”。从墙纸、地砖、木制家具,到室内的每一个摆件,都透着“零点四六”的风格。一楼客厅砌起了阶梯高的主舞台,背景墙做了蓝色星光的光影效果。一楼通往二楼的靠梯壁纸,是一副墨色人物群像,奥黛丽·赫本、玛丽莲·梦露、披头士、猫王……错落分布的群星图透着厚重的胶片气息。二楼是卧室、书房、阳台。卧室中一副横向铺开的素色达芬奇壁画,充满文艺复兴式的古典气息。两间卧室间的通道尽头,摆着一尊木制釉色斑马雕像,设计灵感来源于宋冬野的歌曲《斑马斑马》。

  在江边的这栋“音乐乌托邦”里,零点四六的伙伴们弹琴、唱歌、聊天。天晴的时候,他们会坐在二楼阳台的茶桌前,一边喝茶一边看江景。兴致来了,他们就到江岸等渔船驶过,向渔夫买几条鲜鱼烤着吃。有时他们还结伴去冰哥苗圃的深山老林里砍柴烧荒,勾肩搭背地走着,玩得跟兄弟姐妹一般。记者到访的几天前,他们在别墅前的草坪上办了一场篝火晚会。开春了,峰哥想给草坪补植些花草,等夏天花草繁茂了,他们要在江边办一场花园音乐会。

  相比于厦门的草莓音乐节、白海豚音乐节、沙滩音乐节,福州的民谣氛围显得淡了许多。“福州的livehouse很少,只有芍园等个别秀场有组织民谣演出,福州几乎没有音乐节。”峰哥说,在民谣土壤并不深厚的福州,零点四六是屈指可数的一支本土民谣乐队。这几年来,他们辗转于咖啡馆、创意书吧、大学城的各大高校演出,9成以上的演出纯公益,有时也与商家合作,靠冠名收取少量场地费、耗材费以收低开支。

  峰哥和斌哥的事业稳健,有些经济来源,他们承担了乐队运营的大额开销,购置音响、乐器等设备就花了六七万元。“大家都各有各的工作,这一点很重要,如果完全把这个当成收入的来源,自然而然会考虑到,这场收入多少,那场收入多少,我们通常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一样很快乐。”峰哥说,乐队成员们的相处纯粹简单,没有功利心,这也是零点四六长期坚持公益演出的一个原因。

【责任编辑:黄新锦】
  
     
  •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连江县琯头镇壶江村是一座孤岛,虽与陆地最短距离不过300余米,却成为村民心中一道遥远的“鸿沟”。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你会发觉孩子在每个困难时刻,只要有一束光对他们来说就够了,就是他们的潜能需要被发现。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他的大半辈子是在轮椅上度过的,但他不想以弱势群体自居,他要让更多人活得有尊严。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