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2

  四年前,林圜在福建师大办起了“福州话讲坛”。每到周末,林圜都与福州方言研究者一起讨论。“我从小就跟随父亲学习福州方言的八音和哨语,如今方言面临着失传危险,传承是每一位福州人的责任。”林圜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2

  在福州方言俗语中有很多五言句、七言句,但从古至今都是口口相传,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变迁,难免有一些俗语消失在历史之中。林圜说:“福州俗语也需要用文字记录下来,这促使我将分散的俗语都收集起来,保存起来。”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2

  福州方言有4321个音节,与之对应的有13000多个文字,不说将这些文字和音节全部整理归类,单是收集福州俗语也令林圜皓首穷经,日夜攻关了。俗语的每一字一句都是林圜和伙伴讨论收集而来,福州俗语每一句都是一个故事。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2

  福州方言的起源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将语言用文字记录下来的历史也有四百余年。“我小时候读书,大家都开始说普通话,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很多孩子对方言已不熟悉。只有我们这辈人做些什么才能改变现状。”林圜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2

  福州方言与普通话大不相同,讨论中遇见的新句新词就是林圜一时之间也不能用福州话写出来,总要先记录下来再慢慢翻译。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2

  “想要将福州方言传承下去,仅靠收集资料远远不够,还需要一本福州方言的字典。”3年多的时间,1000多个日日夜夜,在福州音韵古书的基础上,林圜编著了《福州八音》、《福州乡音》、《戚林八音新义》等字典。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2

  林圜珍藏着一些福州音韵古书,并将之看做无价之宝。“这些古书在我们家世代相传,至今已有百多年的历史了,现在很多都已经是孤本,是研究福州方言最珍贵的资料。”林圜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2

  近年来,林圜在文字字典的基础上自己开发了一套有声字典——《戚林八音新编》福州语发音联查。“光有文字字典还不够,我们福州古声古韵的发音不能遗失。”林圜说:“做一本会发音的字典,让我们后辈听见我们的乡音。”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2

  发音字典的工作量巨大,需要林圜一字一字地将声音录入下来。“这有声字典能做到以音查字,以字查音,点击即可发声。”林圜说:“在未来,我们的后辈能边听边学,我们福州方言就不会失传。”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2

  林圜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都奉献给了保护和传承福州方言,多年的努力也让林圜得到了很多荣誉,很多肯定。“福州方言是文化的精粹,是维系我们千千万万福州人的纽带。”林圜说,”我愿用我的一生做福州方言的守护人。”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2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