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4

  一张桌子,一块木材,几把刻刀,林秀敏的世界瞬间安静下来。林秀敏的父亲林学善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受父亲的影响,她从小就在木头上刻刻画画。或许是因为作为长女的缘故,林秀敏自幼有了传承这份家业的责任感。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4

  高中毕业后的她就到父亲的木雕厂学习。二十岁那年偶然的一次机会,她赴日本留学主修日本佛像雕刻及古佛修复。异域手艺人的“匠人精神”震撼着林秀敏年轻的心灵,这更坚定了学好木雕技艺的决心。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4

  “朽木不可雕也。”木雕的选材很关键,一般选用质地细密坚韧,不易变形的树种。福建盛产龙眼木,木纹细密,色泽柔和,林秀敏钟爱龙眼木,作品中也以龙眼木材质居多,这也是对福建传统木雕的一种守护吧。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4

  通常要先画设计稿,再用笔描画到木材上。要雕刻什么,在林秀敏的脑海中早已有了模子。只要一进入雕刻状态,林秀敏便安静下来,沉浸在木雕的世界里。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4

  不外乎看似简单的几把样式不同的刻刀,在木雕师的妙手中,能诞生出栩栩如生的艺术品。平刀、圆刀、三角刀,最宽的凿有4-6厘米,最窄的凿只有2毫米甚至更小。每个手艺人手上都会有常用五、六十把刻刀。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4

  粗坯是整个作品的基础,它以简练的几何形体概括全部构思的造型。林秀敏表示,木雕的工序不可逆,只要一步错,就步步错。每一个步骤,林秀敏都格外严谨。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4

  修光运用薄刀法修去细坯中的刀痕凿垢,作品表面更加细致完美。寥寥几刀,刻刀下立刻展现出惟妙惟肖的神情。修光之后,根据作品材质的需要,将木雕用粗细不同的砂纸进行磨光,最后再给木雕上漆或打蜡。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4

  多年的磨砺,林秀敏的作品越来越富有生活气息,透着自己的艺术风格。当雕完了一件作品,从紧张的工作中解放出来,看到自己亲手制作的作品,有如孕育生命的诞生,林秀敏感觉,那是一种成功和收获的幸福感。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4

  近年来,林秀敏主要研究龙眼木雕,擅长从女性的视角去挖掘女性题材,展现女性之美。眼前的这件龙眼木雕《秋思》获“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精品大展”铜奖,上海世博会中华木雕精品展特别金奖,并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收藏。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4

  林秀敏的父亲林学善是福建省非物质遗产•福州象园木雕工艺传承人。林秀敏感叹,福州木雕被人们淡忘太久了,本土手艺人慢慢减少。为了弘扬福州木雕,多年来,林秀敏和她的父亲二人从未停下追求艺术的脚步。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4

  近年来,林秀敏开始爱上旅游,在旅游中,拓宽视野,亲近生活,找到关于木雕设计的灵感。如今,林秀敏的儿子如今在美术学院学习雕塑。林秀敏感觉,这是基因里一种爱的传承,就如当年父亲传给自己一样。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3

/

14

  木雕艺人必须耐得住寂寞,沉得下心。林秀敏希望能把木雕手艺传承下去,让福州木雕发扬光大。未来,林秀敏计划在南后街的木雕工作室开设木雕教室及手工艺的周末课堂,去弘扬福州本土的特色手艺。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4

/

14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