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2

  顾名思义,牛角梳的原料取自牛角,但不是整块牛角都能制作牛角梳,陈治楚从整块牛角中分割能用的原料。陈治楚说:“福州牛角梳常用到的是绵羊角、山羊角、黑水牛角、白水牛角、黄牛角和牦牛角。”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2

 牛角的表面杂质多而粗糙,陈治楚用砂轮给牛角去粗取精。“别看我们拿在手里的牛角梳只有巴掌大,可小臂长的牛角也只能取出一两块能用的原料来。”陈治楚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2

  我们用的牛角梳平而直,可牛角却是弯曲的。陈治楚将牛角粗胚放入滚烫的油中加热,待牛角烧的软化后放入压胚机压直。“不破坏牛角的纹路和质地,还是这种老办法好用。”陈治楚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2

  陈治楚会根据牛角不同的质量大小设计不同样式的牛角梳。首先,陈治楚会用模板在牛角上刻画牛角梳的纹路。“福州牛角梳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宋朝。”陈治楚说,“牛角梳是祖先智慧的结晶。”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2

  陈治楚将牛角梳从牛角中粗略地切割下来。“虽然现在一些环节有机器帮忙,可牛角梳的产量依然不高。”陈治楚说:“牛角梳是慢工出细活,细致的工艺才能做出美观好用的牛角梳。”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2

  切割下来的牛角梳粗料要用砂轮打磨掉边角料,陈治楚在这道工序上花费了颇多的时间。“牛角梳的制作错一步就无法补救,花费时间事小,浪费原料事大。所以宁愿慢一些,也要把活做精。”陈治楚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2

  去掉边角的牛角梳有了大体造型,陈治楚将牛角梳的一段削尖磨平然后开齿。“牛角梳温润如玉是牛角的质地,但要把牛角梳做的结实耐用、不伤皮肤、不伤头发,那就靠匠人的技艺了。”陈治楚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2

  为了更美观,陈治楚还会将做好的牛角梳反复抛光。陈治楚说:“福州牛角梳之所以能传承千年,是因为它的价值。而我们手艺人能做的,就是赋予牛角梳灵动的生命。我要做的就是一丝不苟。”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2

  陈治楚将做好的牛角梳包装。在未来,陈治楚会将自己的技艺传授给自己的徒弟。“福州牛角梳今犹在,作为“福州三宝”之一,以后还会在我们一代代人的手上传承下去。”陈治楚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2

  牛角梳不仅仅有舒经活络,缓解疲劳的功效,更寄托着相思,寓意着白头到老,所以牛角梳是福州不得多的“财富”。在某种意义上,陈治楚做的是牛角梳,同时更是保存了这一种“财富”。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2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