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3

  每天早晨六点多,陈玉村就在大熊猫园内开始“巡逻”,查看大熊猫的作息情况。陈玉村当初学的是动物专业,毕业后分配到部队后勤部,后来调到福州动物园。当时福州动物园仅20个物种,于是陈玉村便想是不是能把熊猫引进福州来。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3

  1977年,动物园开始引进大熊猫,而地域的不适应让大熊猫容易患病。当时,陈玉村提出利用驯化取代麻醉。他说,“如果没有驯化,熊猫不可能乖乖听话,很多疾病就无法得到及时治疗。”在当时驯化的日子,为了配合大熊猫的作息,陈玉村每天4点起床。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3

  大熊猫“巴斯”的驯化取得了成功,成功完成了低海拔、高气温保护、医治。1987年,驯化后的“巴斯”赴美演出;1990年作为北京亚运会吉祥物“盼盼”的原型;1991年上央视春晚……“巴斯”的辉煌传奇,这一切都离不开这位“熊猫爸爸”陈玉村。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3

  35岁的巴斯是全球现存最长寿的大熊猫,相当于人类的130岁。巴斯的一生,经历了三次磨难,又获得了三次新生,陈玉村的陪伴,一次又一次地延长了“巴斯”的寿命。陈玉村望着中心门口的这座雕像自豪地说:“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大熊猫石像。”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3

  看到雕塑旁的废弃瓶子,陈玉村默默上前拾起来丢进不远处的垃圾桶。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3

  为了对市民更好地做好科普教育,园内设置了熊猫艺术馆、熊猫影剧院、熊猫博物馆等等。他说:“我们辛辛苦苦把大熊猫从高海拔地区运到这里,不是让游客走马观花,而是希望大家对熊猫有更深入的了解,认识到维持大自然生态多样性和生态平衡的重要性。”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3

  园里的广播出现了一点故障,陈玉村及时打电话找来维修人员。同事说,陈玉村的性子就是这样,大事小事都要亲力亲为,园子被他打理得井然有序。也有人劝他有些事情交待给别人做就好了,别累着自己。而陈玉村说:“要深入基层才能解决问题。”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3

  陈玉村没有一刻是闲的,每天上坡下坡,陈玉村并不觉得累,而是把它当作一种健身方式。关于如何打造中国的熊猫成为更好的品牌和文化,打造和平、友善的形象,为外交服务,为下一代服务,陈玉村自感任重道远。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3

  忙完了园里的事情,他又开始伏案写作。这些年,他撰写优秀论文三十余篇,带领着他的大熊猫科研团队取得了一项又一项的“第一”:率先发现并成功治疗大熊猫急性胰腺炎、肠道霉菌、高血压病;首次完成大熊猫白内障手术……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3

  陈玉村不计时间,不计报酬,持之以恒地将爱投入到大熊猫身上。当提到对家人是否因缺少陪伴和感到愧疚时,陈玉村却低着头。尽管陈玉村一次又一次延长了“巴斯”的寿命,但他却未能将自己的妻子多挽留几年。2008年,陈玉村妻子因病去世,让他愧疚难安。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3

  几十年来,陈玉村几乎没有休息过一天。同事说,看见陈主任的身影时他总是在忙碌奔波,每天大家都下班了,他还要把园子再巡逻一遍,最后一个离开。“人这一辈子,能持之以恒为一项事业奋斗是不容易的,在大熊猫身边转悠了几十年,我也离不开了。”陈玉村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3

/

13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