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2

  花灯不论大小,都以竹作为骨架,刘培燊用片竹刀将厚厚的竹片剖开。“花灯以竹为骨,有竹才有型。小花灯用上七八根竹条,大花灯往往要用上数百根。”刘培燊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2

  用卷尺量好竹条的尺寸,裁去多余的部分,刘培燊将竹条编成需要的造型。刘培燊扎花灯不仅仅是继承,更在花灯中加入了自己的艺术。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2

  编花灯骨架急不得,刘培燊先将每一根竹条编好再一根根组装固定起来,一根竹条没有固定好就会影响整盏花灯。“在刚学习扎花灯的时候父亲就告诫我说,扎花灯需要耐心,不能急,一步步来。”刘培燊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2

  做好花灯的骨,刘培燊开始剪裁蜡光纸,为花灯添上“血肉”。“中国人过年喜庆热闹,所以自古以来花灯都以红色为主色,再根据不同的需要添上布料,丝绸等材料。”刘培燊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2

  刘培燊的刀工磨炼了几十年了,但剪裁起蜡光纸来不见丝毫马虎。“退休后我就在家扎花灯。”刘培燊说:“一年中大半年的时间都在准备材料,国庆以后开始组装,只有这样才来得及在过年的时候为市民送上花灯。”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2

  刘培燊将剪裁好的蜡光纸放在模具中印染,不同样式的花灯要用上不同的模具。“福州传统的花灯样式有三种,分别是送子灯、展览宫灯、玩赏灯。不同的花灯代表不同的寓意。”刘培燊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2

  制作花灯颇为费时,扎一盏中等大小的花灯刘培燊要花上三天的时间。“现在扎花灯的手艺人越来越少了。”刘培燊感慨道,“扎花灯费心血,收益慢,现在福州的扎花灯技艺面临着失传的危险。”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2

  60多年来与花灯朝夕相处,刘培燊早已将花灯作为生命的一部分,对每一盏花灯都爱不释手,力求做好每一个细节。“让更多的人了解花灯,为春节送上更多更精美的花灯,是我最大的愿望。”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2

  现在,刘培燊与老伴除了自己做花灯,还将花灯带进学校,手把手的教孩子扎花灯。“传承花灯要从认识花灯,培养兴趣开始,所以我选择将花灯带给孩子。”刘培燊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2

  扎花灯几十年,每每有好的作品刘培燊都将它拍下来。聊起花灯,刘老师傅像个孩子,总有说不完的话题。花灯也有生命,这种生命在中国人手中代代延续了上千年,刘培燊传承着花灯技艺,也为春节点缀上自己的色彩。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2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