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2

  拿到一块石头后,欧宙翼的大脑就开始飞快的转动起来,无数个样式与刻法在脑海中一一浮现。每一个作品欧宙翼都希望能做到极致,在构思方面就更要“挑剔”。有时为了构想一块石头的样式会花费数天时间甚至更长。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2

  时间滴答滴答的向前走着,许久未动的欧宙翼终于动了起来。一把沾染墨色的毛笔,轻轻的在石体表面勾勒出痕迹。欧宙翼说:“薄意雕刻要先在石体表面画出来再进行雕刻,所以进行薄意首先你要先会画画”。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2

  一套的刀具跟随了欧宙翼20个年头,刀具从崭新的到如今的样子似乎也见证着欧宙翼在薄意技艺上的不断成长。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2

  初见雨翼,他就像是一杯温水,给人一种别样舒适的的感觉。他的温文尔雅与温和内敛在作品里可见一斑,真可谓“画如其人,人品即画”。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2

  欧宙翼手下的一把把锋利的刻刀,在“顽石”表面留下唯美而柔和的线条。一刀刀刻,一刀刀推,一刀刀削。石体在欧宙翼手上散发着诗意与柔美。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2

  一件“顽石”在欧宙翼手上渐渐洗去了凡尘。在扎实的国画基础上,欧宙翼潜心研究、匠心独运,融诗、书、画、篆的艺术精髓于一体,兼容并蓄、触类旁通,再与自己娴熟的薄意雕刻技法相互融合,在艺术创作中不断地精益求精。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2

  雕刻后的作品,欧宙翼都会将上面的图案完整的拓印下来。温水;墨汁;拓纸;浆糊,每一件薄意作品欧宙翼都会将它上面的图案保留并珍藏起来,闲暇之余拿出来翻看。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2

  看着一叠叠厚重的拓纸上面的薄意刻画,也见证着欧宙翼薄意道路的一路前行。“各种各样的薄意作品少说也有半万了吧。”欧宙翼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2

  欧宙翼十分注重自身的文化修养、思想积累和知识储备。正所谓“书中自有颜如玉”,阅读实际上就是一个吸收养料的过程,每天汲取新鲜的养分,每天就会获得不同的思维方式。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2

  艺术本身就源于生活,喜好游山玩水的欧宙翼经常深入自然中去发现美、捕捉美、感受美、领悟美,接着在薄意中写意人生,培养人们的审美情趣,凌空于物质生活之上去追求精神文明,丰富内心世界。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2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