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4

  林曦说,小时候并没有认真地把刺绣放在心上。3年前,林曦在婚纱店工作,常接触龙凤褂,她觉得机器绣出来绣品的缺乏灵气和生命。后来她辞去工作,带着满腔热情重返刺绣舞台。2014年底,她开了这家绣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4

  以前有个说法叫:见绣如见人。那时,婚前男女双方不能见对方,而通过一幅刺绣作品,这个女子的脾气如何、品性如何、长相如何都能判断出来。在林曦的家族观念看来,学绣不仅是学习一门手艺,更是当作一种修身养性的方式。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4

  闽绣以鲜艳的色彩,夸张的手法,烘托出华美热闹的视觉效果。林曦介绍,相比蜀绣、湘绣等名绣,闽绣的绣线以金葱线、银葱线为主,粗细不均;且绣法以盘金绣为主;用途上,闽绣多用于戏服和祭祀上。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4

  为了弘扬这门传统手艺,每周日上午,她开展免费教学。她还希望找一些愿意和她一起学习闽绣的人,并打造一批优秀的绣娘团队。作为闽绣的传承人,今后她还打算将刺绣文化带进学校,为闽绣申遗。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4

  为了增强学员对绣线色彩的敏感度,林曦对同种色系的绣线,从浅到深捆扎成团,清楚地显示出了颜色过渡的渐变效果。对于绣线的色彩收藏,林曦笑着说,颜色收集多少种都不过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4

  在大厅,林曦把两幅题材都为牡丹的绣品摆设在一起。“你先看这幅绣品,这个花瓣有这么长的宽度,但是你能很清晰地分辨出它只有四个颜色做过渡。”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4

  “再来看这幅绣品的花瓣,花瓣不宽,但是你几乎分辨不出它用了多少种颜色,实际上,少则9种,多则12种,每种色彩都非常接近,而且几乎看不出线的粗细。”林曦说,通过观察一件绣品,可辨别出当时创作者心态如何。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4

  现在许多人喜欢追求个性,因此林曦还做起“服装改造”。在衣服上贴个绣好的绣片,衣服立马就起到了锦上添花的效果,不仅时间快,而且有个性、有味道,深受爱美人士的喜爱。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4

  “一笔千线”,画家寥寥数笔,刺绣却要千针万线。这幅绣作主题为鸳鸯和牡丹,为了增强柳叶、水草的质感、羽毛的层次感,林曦在颜色的选择和绣法上进行了多次改善。让一件绣品更具生命力。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4

  绣针种类繁多,大大小小,有直有曲。林曦平时爱好收藏各种绣针,收罗世界各地的绣针,用到自己的刺绣上。林曦说,天天拿着绣针,有时手指也难免被扎破,尤其是刚学绣的时候,手上扎都是洞。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4

  林曦强调说:“学绣要有‘三心’:静心、定心、耐心。做手工刺绣,不耗时间在里头是没有办法完成好的。当你沉下心来做这件事的时候,一点儿也不觉得寂寞。”朋友都说她平时大大咧咧,只有在拿绣针的时候才会安静下来。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3

/

14

  看到手工刺绣渐渐落寞,作为刺绣世家,林曦更感一种责任。她说:“三十年前,中国很多的手工作业全部变成机器化大生产。但是三十年后的今天,是寻味传统手工业的时代。我想做的,就是回归传统精品手作的时代,再现有生命的绣品。”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4

/

14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