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6

卧室外的小阳台就是范十几年来制作风筝的“工作室”。今天,他要施展制作盘鹰风筝的手艺。制作风筝的骨架采用的是生长5年左右的竹子,这样不仅质地刚好,节距也较长;而且刚取下来的竹子还要晾上一年才能用。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6

  范光国一边用专用吹风机烘烤竹条弯曲处的部位,一边提高嗓门谈起初次接触风筝的情景。在2000年的春节期间,他漫步河边,看见几个小孩子拽着手中的线,控制着高空中的风筝。见他们玩得那般尽兴,范老的童心立刻被勾起。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6

  最初,他玩的是传统的蝴蝶状单线风筝。玩得越来越得心应手的范老,渐渐不满足于现状,觉得市场上买来的风筝性能不够理想,飞得不够高,他就想着要自己做。这些年来,范老手中诞生的风筝已经两百多个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6

  通过网上教学视频和自己买来的专业书籍,他开始学着自己钻研风筝制作。从制作单线、双线、四线风筝,到后来的盘鹰风筝,范老的工艺越来越精。他做的风筝可以飞到八、九百米,甚至上千米。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6

  把竹条刨到厚薄适中,再烤成规定的弧后,用胶水、缠线将骨架固定成形。范光国盯着手中的线,一圈一圈、不紧不慢地扎起来。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6

  范光国说,为了不让这项手工艺失传,他还义务培养起传承人,“只要有人想学,我都会毫无保留地教给他们。”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6

  画画也成了制作风筝的一项基本要求。范光国说,要画得像才行,不仅羽毛的颜色搭配,连羽毛的层次感都要形象逼真,这样放上天的时候,加上盘旋的动作,才能像真鹰翱翔在天际。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6

  “怎么样?还行吧?”范光国将翅膀与身子模型拼接而成,拿着制作好的成品,乐呵呵地展示起来。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6

  在他的屋内,大大小小的传统风筝、盘鹰风筝多达八、九十只,全是范老这十几年来制作并收藏的,每只风筝的背后还写有制作的年份。“每只风筝都是珍宝。”范老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6

  其中,最显眼的当属范老床头上挂着的这只电动风筝。看来,他已经不满足于制作传统风筝、盘鹰风筝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6

  遇到难得的好天气,范光国又闲不住了。午后,带上风筝,他来到了五一广场。如今,无论到何地旅游,范老都会带上风筝。大家休息的时候,他就放起盘鹰风筝。2006年,他还组织了7、8个人一起到山东潍坊参加国际风筝节。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3

/

16

  俗话说“无风无筝”,没有风,也能放风筝吗?范光国说,只要一个风筝加上一个圆盘线轮,靠着离心力把风筝送上天,就可以模拟真鹰翱翔天际,并在天上盘旋。 “制作盘鹰风筝有技巧,放盘鹰风筝更要有技巧。”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4

/

16

  无风时,还能让盘鹰在自己近身做各种特技动作,甚至贴地盘旋。在风力合适的情况下,它可以进行高空盘旋,不需人为的进行大的操作。风力稍小就需要用线控制鹰的盘旋了。控制空中的风筝,范老已经可以随心所欲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5

/

16

  玩风筝也让范光国的睡眠改善了,饭量增加了,身体更健康了。放盘鹰要“稳”字当头,是件修心养性之事,是种心灵的享受。“当你操控着手中的线,望着蓝天里的风筝,所有烦恼也随之抛到九霄云外了。”范老如是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6

/

16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