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3

  春运期间,出行的旅客倍增,列车车次也逐渐增多。王月英早早就来到车间开始工作。作为专门洗涤列车卧具的铁路洗涤厂车间主任,王月英感到肩上的责任越来越重。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3

  锅炉是洗涤车间的心脏。每天清晨,王月英都会来检查锅炉是否正常工作。“春运期间,车间每天需要清洗烘干的列车卧具将近五万件,所以我必须确保车间每一个环节都能正常运作。”王月英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3

  春运期间,人手紧张,时间宝贵,视察完车间,王月英连忙换上工作服,投入到洗涤工作中。从列车上换下来的卧具有很多种,座位套,卧铺被单,车厢窗帘等,王月英将卧具分拣好送进车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3

  春运期间,火车站增开了多趟临客列车,王月英的洗涤车间工作量较平时增加了一倍以上,洗地机始终处于满载转态。王月英将列车座位套一件件地塞入洗地机内。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3

  列车卧具的洗涤工作有严格的作业标准和流程。王月英说:“接触卧具的人流量很大,所以洗起来马虎不得。要依次加入皂液,草酸,漂白剂等多种清洗剂,才能将卧具洗的干净、清香。”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3

  洗好的被单被洗涤剂搅在一起,取出来极费力气,王月英卖力地将被单一件件地抽离出来。“平时这个程序都是男同胞们做的,现在是春运的特殊时期,女同志也要亲自上阵了。”王月英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3

  洗好的被单被送入烫平区熨烫,100度以上的高温不仅能将被单的水汽烘干,还能熨平被单的褶皱。“很多被单被乘客泼洒了污物以至于报废,熨烫时要将这些被单清理出来。”王月英惋惜地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3

  王月英将烫好的被单一床床叠好,捆绑。工作的二十多年来,王月英先后担任洗涤工,接送工,保管员等职务。“职位不分轻重。”王月英说:“无论做什么,我都要将工作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地做好。”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3

  列车座位套折叠起来最麻烦,王月英一样要在折叠时将损坏、洗不干净的座位套分拣出来。王月英最大的愿望是每一位旅客都能珍惜他人的劳动成果,爱护列车设施,安全文明出行。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3

  王月英将洗好的卧具按列车线路整理好,确保列车到站时保洁员能最快地将干净的卧具换上车。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3

  工作忙的时候,王月英就在车间里休息。作为福州春运铁路的幕后人,王月英默默地为列车增添一份整洁。“我不求工作有多出色,只希望用劳动让每一位旅客都能用上干净的卧具,开心返乡。”王月英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3

/

13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