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2

  软木画,顾名思义就是以木作画。百年来,软木画工艺都以出产至西班牙、葡萄牙的栓皮栎树的树皮作为原料。所以,制作软木画的第一步就是甄选出优质的树皮。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2

  陈君锟将选好的树皮经行再加工。陈君锟说:“软木画是福州民间艺人吴启棋在1914年首创的,百年来,软木画创造过辉煌也承受过低谷,曾备受关注也曾无人问津,传承至今真的很不容易。”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2

  栓皮栎树的树皮质地轻,松却富有弹性,所以陈君锟在削去树皮表层时十分小心。陈君锟说:“我从20几岁开始学习创作软木画至今已经有三十余年了,软木画入门不易,需要时间和耐心,更要承受孤独。”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2

  将原料从树皮中削出也颇为讲究,不但要薄厚适中还要一气呵成。有时需要从树皮中削出薄如蝉翼的一层原料来,就十分考验师傅的手艺,经验和耐心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2

  软木画工艺的精髓在于“镂”和“雕”,脱胎于福州传统的木雕工艺和寿山石工艺。“软木画利用软木质地轻柔,纹理细密,色调柔和的特点与中国古典的绘画意境相结合,追求将画面细节化、立体化。”陈君锟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2

  即便是雕一棵树,也是需要将树干,树枝,树叶分别做好再进行拼接。“软木画工艺没有捷径可走。”陈君锟说:“花鸟,山水,人物的雕刻,我都各花了三年的时间入门,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少有年轻人接手软木画创作的原因。”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2

  亭台楼阁,花草树木分别做好后,陈君锟就将它们组合成一个整体,一份“简单”的软木画就算初步完成了。“这份作品看着不大,却需要至少十天的时间,这还是好几位师傅分工合作的成果。”陈君锟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2

  完成大篇幅的作品就更耗费精力了,即使是陈君锟这样的老手艺人也需耗费几个月的时间。陈君锟说:“软木画是我的心血和骄傲,也是老一辈留下的宝贵财产。现在,软木画面临着手艺难传承,年轻人不接手的困境。”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2

  近几十年来,软木画经历了鼎盛到衰落再到重生的过程。陈君锟感慨道:“从90年代到2005年,软木画几乎销声匿迹了十余年,直到2005年软木画合作社的成立才使得软木画重生。”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2

  2005年以来,合作社里的老手艺人陆续走了8位,现在还剩下不到20位的手艺人坚守着软木画创作。陈君锟说:“现在接手软木画的年轻人不多了,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将手艺悉数传给弟子,而我自己也会完成对软木画最后的坚守。”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2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