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6

  今天天气阴冷,根据计划,卓勇决定去往晋安区北峰山上一个半人工鱼塘。他和姐夫、妻子等人7点半开始出发,开着车往目的地行驶。下车后,又行数分钟,穿过一片小竹林,来到了目的地。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6

  到达目的地之后,沿着泥路行走,几个人终于在鱼塘边放下了身上的包裹。听他的姐夫说,这个鱼塘十年前放入鱼苗,主要品种就是白鲫鱼和鲤鱼,水深约3米。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6

  经过一番观察,卓勇选定了一个自己认为比较理想的钓点。他说,既使是同样的装备、钓饵,也会因钓点选择的不同,使收获量相差甚远。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准备渔具。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6

  加入市场上特意挑选购买的饵料,再加入适量的水,卓勇揉着盆中的饵料以保证达到最佳的粘度。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6

  他将饵料搓成黄豆大小固定在鱼钩上。卓勇说,鱼饵的大小会对鱼的上钩率带来影响,所以在选择的时候都会根据目标鱼儿的大小来确定鱼饵大小;诱饵投放要适量,过多则鱼只吃诱饵,咬钩率差,过少则鱼聚集的时间太短。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6

  在钓鱼之前,调整浮标位置,加减铅皮,使浮漂呈现出垂直的状态。左手拉住鱼线上的铅坠,稍向后拉,让鱼竿顶端稍微弯曲,借助弹力将鱼线抛出去。别看这些不起眼的小动作,那都是很讲究的。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6

  怎么钓到鱼?卓勇也摸索出一些门道来。坐得住,看得紧,一开始鱼线抛下去需要等久一点,等鱼群集中后,最迟就等个2、3分钟,若浮标久久没有动静,就要重新下竿。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6

  这是今天的“第一桶金”,虽然这只白鲫鱼小,但是卓勇还是自豪地展示了他的“战利品”。卓勇说,真正爱上钓鱼的原因就是在浮标一沉、鱼儿上钩的一刹那所带来那份好奇心和收获的满足感。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6

  两小时不到,卓勇和伙伴们已经收获了不少白鲫鱼。看着时间快到中午了,伙伴们也饿了,大家商量着准备先填个肚子再上“战场”。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6

  把鱼开膛破肚后,下入锅中。纯净的山泉,几片生姜,少许盐巴,这就是煮鱼汤最简单的材料。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6

  “哇,这味道真是太鲜美了!”卓勇接过伙伴手中递来的一碗鱼汤,几口就喝个精光。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3

/

16

  恢复战斗力后,卓勇换了位置开始安静地垂钓。每一次都重复着同样的系列动作,而那份等候和专注却不变。卓勇说自己曾是个急躁的人,做事缺乏耐心,常常是欲速则不达。如今,在垂钓中也渐渐培养出了耐心。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4

/

16

  卓勇还有打篮球、打排球和游泳等业余爱好,唯有垂钓给他带来一种不一样的体验。他觉得,当把鱼饵挂上钩,挥手用鱼竿划破长空,希望似乎也就随那一声响而飞往十几尺开外的水中,心也会随那浮标的慢慢落定而渐趋平静。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5

/

16

  夜幕降临,卓勇收拾渔具,踏上返程。对于今天的收获,卓勇说自己在意的是享受垂钓的过程;钓鱼如此,生活亦如此。踏着轻柔的泥土,在岁月静淌中,让心灵暂别尘世纷扰。这大概就是垂钓越来越受欢迎的原因吧。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6

/

16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