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3

夜幕降临,林老摆上小摊位。每天下午五点到晚上十点,十多年来始终如一。开锁,配钥匙,修锁,林老都会,最初是向同行学习,后来自己也上网查找资料补充知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3

林老的摊位就在学生宿舍楼边上。过往的学生络绎不绝,林老成了学生眼中熟知的“名人”,也有学生大老远从学校另一头跑来请林老配钥匙。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3

林老最初是学校的一名维修工,基本上什么电器、管道、零件都能修理,他还时常需要做一些应急上门维修。开学初最忙,一个晚上跑十几趟,有时他还要半夜出动,第一时间赶往现场。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3

配钥匙第一步是选坯,选出与所配钥匙相同的坯。配钥匙这么多年,林老一眼就能从常用的上百种钥匙坯中找到需要的那一种,只有遇到有疑问的情况才会用上游标卡尺。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3

小小的摊位上,摆满了上千种坯型的钥匙。“学生大老远跑到校外去配钥匙,有时配不准还得再跑一趟。”林老说。奔着这个初衷,林老摆了一个小车子,开始为学校学生配制钥匙,同时保证它的质量可靠。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3

上机、对位、夹紧,然后开始切削。切削完成型后再量尺寸,把深浅、宽窄的尺寸误差降到最低。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3

林老说,配钥匙的种类主要分为两种:打外形齿和打深度槽。忙的时候,为了减少顾客等候的时间,他摆了四台机器。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3

  配了十几年的钥匙,林老也看着一批又一批的学生来了又去。健谈的林老常常在学生等待的时间里聊天聊上一会儿。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3

配完钥匙,林老需要时不时地清理一下台面的铁渣、铁屑。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3

切削钥匙时,林老戴着老花镜,也为了保护安全,防止溅伤,而裸露的双手却时常被台面上的铁屑刺伤。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3

“随着科技发达,电子锁、指纹锁会越来越普及。”林老慨叹,“也上了年纪了,可能再做几年就不做了。”黑夜下,几盏亮着的台灯,映照着一个忙碌的身影。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3

/

13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