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3

  或许在人们的印象中,古字画裱褙师就应该是年近古稀,满脸沧桑,鼻梁上架着老花镜的模样。而80后女孩陈丽娟却是一位年轻的女裱褙师,有着似乎与年龄不相符的古字画修复手艺。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3

  沉浸在安静的工作中,陈丽娟娴熟地把一张破烂不堪的古画表面慢慢地从旧的裱褙中剥离开来。为了深入学习古字画修复工作,2009年她毅然到北京,师从荣宝斋李师傅,学习古字画揭裱、修复、清洗。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3

  这份作品,陈丽娟花了大半天时间才修复完成。她说,古旧字画是一种不可再生的艺术品,如果修复不好,就会大打折扣,甚至会对旧字画造成更加严重损毁,危及古字画的寿命,也削弱了古字画应有的艺术价值。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3

  在书画裱褙上,除了技术性外,搭配最为考究。除了虚心听从客人的要求外,她还会提出自己的想法供给参考。陈丽娟表示:“同一件作品,不同的裱褙形式、不同的配色尺寸和比例,会使裱褙效果截然不同。”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3

  裱褙既是很难的技术活,又是艺术性很强的工艺。陈丽娟说:“‘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字要裱装’,说得就是这个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3

  托画心、上墙晾干、镶绫边、装框做轴等等,一系列复杂繁琐的工序,陈丽娟早已如庖丁解牛。俗话说“三分书画七分裱”,虽带有夸张成分,但足以说明裱褙的重要性。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3

  下午,她又收到订单。逢年过节,常常是她最忙的时候。这几天,她都起早贪黑,加班至深夜。陈丽娟说:“客人赶着要,我必须更勤快些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3

  业余时间,她坚持学习书法,行书临习米芾,楷书学习《勤礼碑》,颜体大字是她的强项。2014,2015两年有幸入选省直机关书画展。有客人特意请她题字“宁静致远”并装裱,陈丽娟笑称自己算不上什么书法家,因此受宠若惊。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3

  身在福州市笔墨家园旗下的裱褙部,陈丽娟每天接触许多名家字画,经过日常熏陶和勤奋自学,加上老师的点拨,学习了两三年多书法的她,如今已小有成就。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3

  因为做得好,陈丽娟也拥有了许多“铁粉”客户。客人写了幅书法作品称赞其“裱艺精湛”、“巧夺天工”。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3

  陈丽娟说,做裱褙师就要耐得住寂寞。窗外是华灯初上、窗前的福屿车站车水马龙,尘世在喧嚣。俯身成为常态,她依旧沉浸在自我宁静的工作中。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3

/

13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