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2

  每隔一段时间,陈强都会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与行内好友一起品茶谈石。陈强与师父潘惊石原本是表兄弟的关系。1997年,陈强来到福州读书,同时也正式向表哥拜师学艺。从此,表哥变成老师,而陈强也在课余挤出一切时间,努力修习技艺。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2

  在教导徒弟方面,陈强始终要求徒弟们要静心。要把寿山石当做自己的“爱人”一样,做事要专一,对石要专情。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2

  陈强雕刻一块原石,常常取决于对这块石头的感情。“对石要用心更要用情,刻出来的东西,要带着感情,才能算一件成品。”陈强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2

  修光刀4把,挫刀1把,手凿刀1把。自己制作,一用就是17年。17年也见证了陈强在雕刻艺术领域的成长。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2

  挑好石头进行切割打磨,一大块寿山石被切割成一个四方柱。在一番构思后,陈强开始着手,打算把它雕刻成獬豸钮印。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2

  雕刻出型后,就是雕刻毛发和神情了。陈强说,他在雕刻的时候为了琢磨表情会常常看镜子:“刚开始大家都觉得我怪,刻个东西,自己对镜子照个半天,做出各种表情。” 原来陈强刻的不仅是兽,更是人,所以才显得那样“活”。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2

  陈强说:“在相石的时候,也会喝点酒,一边喝,一边进行构思,这样会有更多的动态的想法。” 在想的时候喜欢微醺自在,刻的时候则力求稳定精准:“一旦动刀,就应该是最好的状态,对石头和作品,都要负责。”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2

  陈强的女儿一直都以有这样的爸爸为荣,每次看到陈强在灯光下认真雕刻的样子时女儿心中就充满了崇拜之情。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2

  陈强刀下的“人情味”,要从他两次从艺说起。陈强1997年学习昆曲,一边学戏,一边学“刀”,几年时间里,做到了“文武兼修”。其雕刻的古兽,最大的特点就是“文气”,其中有些躯体伸展,真有几分戏剧人物的雅致“身段”。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2

  陈强是个内敛、沉静的人。和他聊天,总见到他手里把玩着作品,偶然眼光扫到,又会打量摩挲一番。石人中,以石为友,用美石来成就艺术的不少。但陈强却不然。他更爱让石头有自己的生命,教会它们成为别人的良友。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2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