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4

  傅蕾近期的新戏叫做《幼童留洋记》。从创作剧本,到建组排练,这部戏前后筹备了一年多的时间。这天正在进行合成彩排,傅蕾坐在观众席中,一边看着舞台上的排练,一边及时调整着演员、灯光、音乐。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4

  执导以来,像这样的排练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外人看来,导戏、演戏看似容易,其实当中的门道多着呢。傅蕾说,我们所有剧场的工作人员是用心在奉献一场人演的、活生生的情感。说着,傅蕾走上台,指导刚刚的一个动作。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4

  “你这个地方要跑快一点”“这句话讲完音乐要马上跟上”“灯光现在要往左侧多给一点”……重新回到观众席中的傅蕾,用话筒不断地调整舞台上的细节。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4

  到了合成这个环节就是考验导演对舞台整体效果的把握。演员们要将排练时的每个动作拿到舞台上呈现,导演要不断和团队一起调整演员的台词、位置、动作,舞台、道具、音效、灯光要全方位配合,以期达到最佳效果。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4

  傅蕾对刚刚演员的走位不是很满意,于是再次上台示范。每次排练,傅蕾不知道要这样往返多少次。一台戏,贯穿了导演和编剧想表达的观点和情感,所以力求每个动作、每个细节都做到完美。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4

  “我希望通过我的戏分享我的观点。”傅蕾说,“我不强求接受,因为每个人对于生活的态度都不一样,我只是想我有这样的一个感悟,然后有这样一个故事,希望大家能够看完以后说,今天看的还蛮舒服的。这样就够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4

  马上就要开演了,傅蕾和化妆师在对演员的妆容做最后的调整。她告诉我们,导演不单只是导戏而已,整部戏上上下下,所有细节都和导演有关。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4

  傅蕾对最终在舞台上的呈现感到满意。《幼童留洋记》讲述了晚清时期首批三十名幼童赴美国留学。幼童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思想冲击,在交流、竞争中从无知、茫然到逐渐找到学习的动力,唤醒了民族意识,明白了学习的紧迫性。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4

  主创团队来了张大合影。团队中,导演是灵魂人物,是团队的权威。傅蕾团队里的成员们都习惯叫她“傅小蕾”,傅蕾觉着听着亲切。导演权威但不要强势,排戏很辛苦,多些轻松,多点欢乐,很有必要。(本人提供图片)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4

  傅蕾是湖北人,1998年来到福州。作为“新福州人”,她对福州有着深厚的感情。傅蕾说:“我很喜欢福州,越挖越觉得有意思。你走到哪里,那个老房子、老建筑都有说道,这就是文化呀。”(本人提供图片)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4

  傅蕾说,我一点都不担心话剧走不出去。不要说这里就是文化沙漠,不要说这里的土壤不好,事情都是人做出来的。福州不是没有文化,只是需要我们更多地去发掘。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3

/

14

  在去年,傅蕾获得了中国话剧最高奖项——金狮奖。这对傅蕾来说,是一个总结,也是一个肯定。(本人提供图片)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4

/

14

  演出结束了,傅蕾回到化妆间。而对于新戏演出之后的工作,傅蕾说,是有不少的计划和想法。不过还是要先放松调整一下。就像她在朋友圈里面写的:麻将啊,露营啊,小龙虾啊……美好的生活正等待着我们!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