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2

  李皞于2010年创立“琴谷山房”古琴工作室。工作室位于福州洪塘妙峰山下的福州工艺美术学校。每天清晨六点,他便来此弹拨上一个多小时,沐浴着琴音,陶冶情操,修养心性。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2

  他将古琴当作佳人或挚友。每次弹奏古琴前,他特意换了一身素雅的服饰。他说:“古琴弹奏前需庄严仪表,静心、洁身、净手。”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2

  李皞沉醉在自我弹奏中,学生陆陆续续地来到教室。目前,李皞担忧现在的学生太过急功近利,一味追求古琴的技法和演奏,忽视了古琴修身养性的重要作用,这是一种本末倒置的现象。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2

  李皞正在用心地纠正学生的弹拨手势。他时刻告诫学生,学古琴不是简单的摆弄器具,更应该去领会古琴文化底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2

  为了让学生更好地用心灵去体会古琴韵味,他又将学生带到古琴制作室,感受古琴制作的来之不易。他告诫学生:“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于斫琴、习琴皆如此。”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2

  学生下课后,李皞又忙着制作古琴面板。斫琴,即制作古琴,300多道工序,长达1年以上的制作工期,主要步骤为槽腹、合琴、灰胎、研磨、擦光、定徽、安足、上弦等,繁重却严谨。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2

  与古琴面板相对应的就是底板。李皞对着底板反复地目测外观是否合格。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2

  李皞展示出各种斫琴工具。其中的白色鹿角霜用于闽越古琴传统制作技艺的刮灰环节,鹿角霜对保护琴的木胚和改善音质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2

  李皞介绍道:现在古琴一般有仲尼式、混沌式、伏羲氏等约50多种琴式,主要的差别是在外观线条造型上。不同的样式,其音色略有不同,但差异不大。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2

  除了授课,斫琴,李皞最近还在编写琴学教材。他编著出版了《古琴与中国文化》、《古琴传习教程》等多本教材,荣获省级、国家多项荣誉。关于古琴文化的推陈出新、弘扬传播,他一直在努力。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2

  谈起古琴从业至今,李皞满腹感慨。2001年电视剧《笑傲江湖》的琴箫合奏画面让他心神向往。曾一度迷惘徘徊的他,在一场自我本性的审视后,毅然踏上古琴之路。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