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网盟信息

【新疆•非遗】新疆和田,打开一段千年艾德莱斯绸秘史

2021-11-18 15:51:11来源:新疆网

【新疆•非遗】新疆和田,打开一段千年艾德莱斯绸秘史

  艾德莱斯绸独特的扎染拼色工艺

  新疆网讯(记者李卫疆)一条软体的、能吐出韧丝的小虫,缔造了神奇瑰丽的西域文化,这便是丝绸之路能够传达的基本内涵。

  诚如季羡林先生所言:新疆是多种文化交汇之地。而这些文化的交汇是藉着质地轻柔的丝绸来达成的。

  丝绸挟带着中原地区的文化沿着每条丝绸之路走出去,有一部分文化也留在了西域;而其它的文明也藉着各种附带产品走进西域,再与本地的文化和中原文化相互融合,这便形成了独特的西域文化。

  波斯文化、印度古文化、希腊文化、罗马文化……多种文化在同一个地方繁衍生息之后,一种全新的文化内涵便产生了。

  这也让今天的新疆保有着独一无二的文化魅力——多种文化的杂糅并蓄。这使更多的人对这里产生了兴趣。看新疆,就像看一本需要思考的书,越是有时间慢慢品味,越是感觉其间回味无穷。而新疆,有着世间色彩最为丰富绚丽的丝绸织品——艾德莱斯。这种丝绸,或者说是一种独特的丝绸扎染工艺,几乎成为新疆的一张最亮丽的名片。

  但是在各类史书中,很给找到艾德莱斯绸的历史和传承记录,丝绸织造工艺,是如何从东部沿海地区传到这个中国最西部的边陲之地的?历史上丝绸的织造工艺一直是一项秘技,很难外传。而在大量记录丝绸之路历史典籍中,也只是记录着丝绸之路上的交易活动,几乎没有给艾德莱斯绸留下只言片语,这神秘而美丽的丝绸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很多研究印度史的国外专家说,对于印度史,印度应该好好地感谢玄奘,对于艾德莱斯绸的历史与传承,新疆同样要好好感谢他。在他的《大唐西域记》中,同样记录了一段关于丝绸如何传入西域的“秘史”。这段秘史发生在古时的“于阗”,也就是今天的新疆和田地区。

  玄奘,娓娓讲述艾德莱斯绸惊天源起

  在印度学成归来后,玄奘在“瞿萨旦那”,也就是于阗长期停留,由于是以流民的身份“偷渡”到印度,因此必须等到当时的皇帝唐太宗的赦令和诏书,他才可以再度回到长安,在这一过程当中,他记录了大量关于于阗的民间风土人情和各种奇闻轶事,而其中对于丝绸织造工艺的获取,是引人注目的一个段落。

  据《大唐西域记》记录,在“瞿萨旦那”都城里,很久以前有一位王,他不知道桑蚕,而他却非常喜爱质地轻薄的丝绸,听说东方的有,就命令使者去索求。但是,东方的国君保守着这秘密,不让使者带回桑蚕和丝绸的织造工艺。使者只能空手而归。为了能得到桑种和蚕丝,王便想了一个办法,他以谦卑的语言和礼仪,向东方君王称臣并向一位公主求婚。其时,身处东方的国君也正想“怀柔远方”,于是,他答应了这位王的请求。

  瞿萨旦那王终于可以迎娶一位“东方公主”了。他命令使者大张旗鼓地迎娶这位公主,同时,给使者说了另外一席“私房话”。他说:你告诉我们伟大国君的女儿,我们这里向来都没有蚕丝,也没有桑树的种子,你如果能带来,就可以不用等很长的时间,随时都可以穿上精美的丝绸做成的衣裳。

  这位新媳妇对丝绸的偏爱,使得她答应了这个请求。

  当时对蚕丝和桑种的盘查非常严格,即使这位公主,出嫁时也要被搜身的。

  公主想到了一个办法:她把蚕茧和桑树的种子藏在了自己的帽子的棉絮里,在边防检查处,官员按规定检查了公主随身带的东西,但是却不敢检查这顶特制的棉帽子,于是,公主顺利地把蚕茧和桑树种子带到了瞿萨旦那。

  瞿萨旦那王迎娶了公主,公主变成了瞿萨旦那王妃。

  第二年春天,王妃把桑种种到了地里,桑树成活了。到了养蚕的月份,她又开始采集桑叶养蚕。刚开始,桑树很小,不够喂养那些破壳而出的蚕宝宝,只能用杂叶喂养。第二年,桑树绿叶成荫,足够养蚕的了,于是,那些第二代的蚕宝宝们终于吃上了纯正的桑叶,开始吐丝。王妃又教会了臣民们如何去缫丝和织粗绸。于是,丝绸制作在西域地区落地生根了。

  为了保证蚕种不灭绝,王妃还规定不准任何人杀伤蚕蛾,等蚕蛾飞尽后,才可以缫丝。这个至关重要的规定,让蚕种一直延续至今日,今天这里的蚕蛾们,都是王妃从帽子里带出的那些茧蛹的后代。

  我们无法确知,是“东方国度”的哪一位英明国君的公主嫁到了“瞿萨旦那”,我们也无法确实,那是哪一个年代的事。据历史记录,蚕种引入新疆,大约有两千年左右的历史了。如果这段记录是真的,应该有一位不知名的汉代的公主嫁到了西域,并把蚕种带到了新疆。其后出现的“艾德莱斯绸织染技艺”,如果没有这位公主,便无法留存于世了。

  玄奘的记录,使得这段充满浪漫色彩的故事和现在的艾德莱斯绸产生了一种令人难以想像的联系。而这个故事更让人对那炫丽的艾德莱斯绸产生了青睐之心。用如此的方法,丝绸织造业才艰难地在新疆落地,并发展成今天这令人欣喜的“新疆地方织造业”,这样一个过程,是让人记忆深刻的。

  丝绸之路上,有着无数的故事,但关于丝绸织造业本身的故事,却少之又少,而像这个故事这样完整而动人的,仅此一例。当我们抚摸着和田生产的美丽的艾德莱斯绸的时候,心中的感慨,激荡了许久。

  神秘的工艺,织出美好的明天

  无论在缫丝工艺、织造方式还是裁剪方式上说,艾德莱丝绸与苏杭地区的丝绸都是“一母同胞”,时值今天,我们所能看见的艾德莱斯绸的织造工艺,仍然是苏杭早年间传统的工艺流程,甚至连纺车、缫丝锅和织布机都如此的相似,我们可以不用怀疑苏杭丝绸与艾德莱丝绸亲密的血缘关系。但是,从缫丝工艺和织造工艺上讲,艾德莱斯绸与苏杭的丝绸都有一定的差距,为什么艾德莱斯绸还能够得享大名呢?这一点,玄奘是没有记录的,因为他对衣服的挑剔程度是很低的,在他眼里,粗布和上好的缎子没有什么区别,他毕竟只是一个僧人,于是,我们无法了解到他那个时候的“艾德莱斯”是一种什么样的姿态。但是,如今的艾德莱斯绸却散发着十分动人的魅力。

  艾德莱斯绸在缫丝和织造流程上,与苏杭的丝绸相比,毫无优势,但是,艾德莱斯绸在千余年的发展和创新过程中,走了一条与苏杭丝绸截然不同的路,这条路便是它的染色工艺,这个工艺,至今仍然是密不外传的,在如今科技如此先进的时代,仍然极少有人知道艾德莱斯绸的染料配制方式和固色方式。

  众所周知,一块艾德莱斯绸上,可能会有七八种颜色,多的甚至达到十余种,这样复杂的颜料,是怎么取材的呢?一些老匠人只是很含混地说颜料取自于一些动物的脏系、一些植物的草汁和一些石头的研末,都是“纯天然”的,几乎不经过配色和化学处理。在染色后,还要上一种天然的“固色剂”。这些颜色在苏杭的丝绸里也可以看到,即使不了解配方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苏杭的丝绸有时会褪色,但艾德莱斯绸却不会褪色,那种神奇的“固色剂”却令人不胜向往了。但是,没有太多的人知道这种天然的固色剂是怎样配料的。这正是艾德莱斯绸的魅力之一。

  艾德莱斯绸的第二个魅力在于它的上色工艺。艾德莱斯绸是用“扎染”的方式上色的,但与中原传统的扎染所不同的是:中原的扎染工艺是在织好布之后对布进行扎染,而艾德莱斯绸却是直接对线进行扎染,因此在织造的过程中可以更随意地配色,而图案全都在织布师的脑子里。

  于是,艾德莱斯绸便显得完全与苏杭的丝绸不相同了。

  艾德莱斯绸正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对其投入关注,因其浓郁的新疆特色图案,而很多人已经不太艾德莱丝绸本身的布料品质了。

  但如今的艾德莱斯绸却仍在发展着,现在,制绸工艺再度传播已经不是什么麻烦事了,不用把蚕丝放进帽子的夹层里再带回来,织工们可以很轻松地得到上好的苏杭蚕丝,再加工艾德莱斯绸,就会细致很多,不再是玄奘眼里的“粗绸”了。

  更重要的是,现代的配色工艺也已被艾德莱丝绸所吸收,原来没有的颜色,现在也有了,艾德莱丝绸的色彩变得更为炫丽,而由这些美丽的绸子做出的织品,也有了强烈的现代感,艾德莱斯绸的发展,越来越快,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这是令所有新疆人都感到欣慰的事。

  艾德莱斯故乡的现代手工作坊

  古于阗为艾德莱斯丝绸制作工艺的发祥地之一。我们勤劳勇敢、智慧的祖先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掌握了养蚕、拍丝、染色手工制作精美的丝织品工艺。而和田地区洛浦县山普鲁古墓所发掘出土的丝织品残片及艾特莱斯残片以及尼雅古城遗址所发现的蚕,桑树和手工纺织工具残件,就已证明艾德莱斯手工丝绸从远古时代就是代代相传所遗留下来的手工丝绸制作工艺,因而我们不仅保存了先祖所遗留下来的传统手工艺,而且继承和发扬了和田艾德莱斯丝绸制作工艺的民族特色、自然工艺,让世人认识和了解“吉亚丽人”。相传古老的艾德莱斯绸是古于阗一位美丽聪明的姑娘发明的。为纪念这位艾德莱斯绸的创始人,就将她称做“吉亚丽人”。

  据传,元末明初,当地的一些工匠通过学习吸收中亚染织法并结合自己家乡的古老技法,开始生产艾德莱斯。艾德莱斯绸因产地不同而分为两种类型:和田、洛浦的艾德莱斯绸讲究的是黑、白效果,空间虚实布局得体,图案形象粗扩奔放,简洁而不单调,富有变化;喀什、莎车的艾德莱斯绸以色彩鲜艳著称,绸面上平行排列着几条宽窄不等的条花图案,其纹样结构细密严谨,常用翠绿、宝蓝、桃红等颜色,适用人群也因此有所区别。

  艾德莱斯绸按色彩分为黑艾德莱斯、红艾德莱斯、黄艾德莱斯,另外还有多色调艾德莱斯。各种绸的基色为一种,但又恰到好处地搭配其他色彩,鲜艳中不失端庄,飘逸中不失稳重。黑艾德莱斯绸制造历史最为悠久,在民间被称为“安集延艾德莱斯”,多制作成中老年妇女的服装。红艾德莱斯绸,图案为红色,底色为黄色或白色,色彩鲜艳,富于青春气息,深受姑娘和少妇的喜爱。黄艾德莱斯绸图案为黄色,在各种底色的衬托下庄重而典雅,显示一种富贵气息,多制成中青年妇女的服装。近年来,又出现了少量的蓝、绿艾德莱斯绸等。

  从古至今,作为最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美妙之物,艾德莱斯绸把新疆歌舞之乡、瓜果之乡极富艺术风韵的特点集中于尺幅之中,深受人们的喜爱。在新疆,特别是南疆,女性酷爱穿着传统的服饰,每个人都有用艾德莱斯绸制成的衣裙。每逢节日或是喜事集会,随时随地都能看到身着艾德莱斯绸的女性。改革开放以来,设计师们也常用它设计出较为时尚的服饰,古老的艾德莱斯绸已融汇到现代生活潮流中,并且远销到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沙特、土耳其、德国、美国、日本等地。如果把和田地毯比作浑厚的昆仑山,艾德莱斯绸无疑就是轻盈如玉的玉龙喀什河。

  古老的丝绸之路已成追忆,唯有艾德莱斯绸依然鲜活生动。

  目前,和田地区生产规模较大的艾德莱斯丝绸企业26家,年生产达150万米,有近4000位艾德莱斯丝绸传承人。

  艾德莱斯绸手工作坊位于和田市吉亚乡,距离和田市区约10公里,于2007年12月被评为全国工业旅游示范点。被誉为“二十一世纪最后的手工业”。该坊会向各位展示和田艾德莱斯绸纺织的传统工艺流程,我们可以看到艾德莱斯绸古老的缫丝、纺线、印染到纺织的传统手工艺的全过程,从而对和田艾德莱斯绸的古老文化产生全新的认识。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的艾德莱斯绸织染技艺已经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

  吉亚乡艾德莱斯手工丝绸作坊是和田地区较具规模的私营企业,具有民族特色和传统工艺的丝厂之一。坊内有不少专业的纺织师,产品品牌为“吉亚丽人”,总揽新疆市场。在2000平方米范围内作坊设有五个景观点,包括缫丝、印染、准备车间、纺织车间和展销大厅。其中缫丝、印染、准备车间和纺织车间分别以古老的传统手工艺向游客展示和田艾德莱丝绸的制作过程。该坊于1988年开始在新疆各旅游景点设置了丝绸及艾特莱斯丝绸销售点,使和田吉亚艾德莱斯丝织品走出了和田,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目前,艾德莱斯绸手工作坊已成为来和田的游客必到景点之一。

  和田地区艾德莱斯全部采用蚕丝生产,未添加任何辅助纺织原料,并且利用天然植物染料染色,因此它对人体及皮肤无害,并具一定的保健作用。此外,艾德莱斯是一种把丝线经过扎染后再织成的丝绸,与内地把丝先织成丝绸再印染花色的工艺不同,并且每一道工序都严格经手工完成。

  艾德莱斯绸的生产工艺流程劳心劳力,但从不乏美感和诗意。作为南疆的特色传统手工艺织品,艾德莱斯绸制作技术独特。对于它的工艺和品质,向来就不缺乏华美的形容词:质地柔软,轻盈飘逸,图案层次分明,布局对称,组合严谨,色彩艳丽。上佳的艾德莱斯绸轻若行云,薄如蝉翼,色泽绚丽。

【责任编辑:徐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