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明(上):“龙山会议”​唯一健在者

2021-07-09 09:48:54  来源:台江史志微信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持续推进党史学习教育走深、走实,挖掘台江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故事,台江史志将以“人物”为视角,讲述那些鲜为人知的感人事迹,追忆那些可歌可泣的峥嵘岁月。

  首位“人物”为有着75年党龄的97岁老共产党员陈世明,他是“龙山会议”唯一健在者,三次跨过“鬼门关”,他的人生经历曲折而传奇,他用毕生追求的伟大实践,诠释了什么是共产党员的真谛。

  鉴于陈世明的传奇人生经历,我们将以福州解放为时间分割点,分上、下两期进行讲述。

  日前,住在台江区交通路万颐智汇坊养老院的陈世明,收到一份崇高的荣誉:被授予“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其实,他的党龄远远超过50年,他于1946年2月入党,至今已有75年党龄了。

陈世明(上):“龙山会议”​唯一健在者

  从学生党员到职业革命者

  1924年6月7日,陈世明出生在福州一个贫苦工人家庭。小学入读当时的省一小学(今福州实验小学),后得到美籍建筑师范启明的资助,进入福州鹤龄英华中学(教会学校)预科班,直至高中毕业。

  据他介绍,上初二时,英华中学因抗战被迫迁往顺昌洋口和邵武,他是第二批随迁的学生之一。那段时间颠沛流离的苦难生活,使革命斗争的信念早早在他的心间播种。

  与此同时,中共地下组织的活动也开启了陈世明的进步思想,激昂的抗日歌曲,激荡着他的心弦,进步刊物使他开始了对真理的探索和追求。

陈世明(上):“龙山会议”​唯一健在者

  他至今还清楚地记得,1940年,他上高一的某天晚上,他的同学孙道华(共产党员,后为省委城工部福州市委书记),与他促膝长谈整整一个晚上, 使他第一次知道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 为他加入中共组织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

  从英华中学毕业后,他升入福建协和大学(教会学校)就读。大一时,他结识了亦是英华校友的共产党员何友礼。大二时,长期关注观察他的共产党员曾焕乾(后为党的闽江工委学委书记、闽浙赣地下军副司令、闽海纵队司令)找他“江边散步”,进一步鼓励他入党。

  据陈世明介绍,曾焕乾组织“秘密读书会”领导学生运动,请陈世明等九人参加。

  1946年2月,由何友礼、何友于两人介绍,陈世明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他还担任福建协和大学首任党支部书记(协大支部成立在茶亭真神堂,此处后为学委据点),积极宣传革命思想,发展党的组织,在日益高涨的爱国学生运动中,始终站在斗争的前列。

陈世明(上):“龙山会议”​唯一健在者

  1947年1月15日,中共福建省党员代表会议结束。2月22日至25日,中共闽江工委在闽侯县荆溪镇桃田村召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干部会议,史称 “龙山会议”。这个会议快速、高效、深入贯彻省党代会精神,明确提出“城市工作为农村服务,为游击战争服务”的方针。会上宣布撤消闽江工委,成立闽浙赣区党委城市工作部等事宜。

  陈世明是当年龙山会议的亲历者,也是目前唯一的健在者,这场会议是他从学生党员到职业革命者的转折点。

  当时,陈世明即将大学毕业,因成绩优异可赴美留学深造。他毅然放弃这个机会,响应闽浙赣区党委关于发动爱国游击战争的号召,走上了革命道路。他离开福建协和大学,脱产去福清县灵石山等地,担任城工部福(清)、长(乐)、平(潭)工委书记,开辟平潭到福州的地下交通线。

陈世明(上):“龙山会议”​唯一健在者

  不幸被捕,狱中顽强斗争

  1947年5月,陈世明调入省委机关。8 月,闽浙赣区党委改称闽浙赣省委后,省委决定开展30路游击活动,开辟闽江以南,沿江从闽侯到南平为一个游击区,筹建闽(清)、永(泰)、尤(溪)、南(平)、沙(县)中心县委,林汝楠为书记,陈世明为委员,省委迁至南平葫芦山一带, 省委书记曾镜冰亲自领导中心县委工作,派陈世明向城工部抽调闽清籍干部回乡工作。陈世明同革命仁人志士一起,组建县委班子,发动贫雇农诉苦,学习土地法大纲,进行阶级教育,发展壮大了党的组织。

  1948年3月16日,中共闽清县委在塔庄镇麟洞村梧桐顶召开第2次干部扩大会议,因叛徒告密,闽清县委委员刘志德(老刘)被诱骗,遭枪杀斩首示众,同时参会人员包括陈世明在内的7人被包围抓捕。

陈世明(上):“龙山会议”​唯一健在者

  初期,他们被关在闽清县城监狱。被捕时他抓住机会悄悄向大家打招呼:“要向刘志德烈士学习,被审问时应切断一切组织联系”。他们男同志上了脚镣,关在一个笼子里,衣服被剥得只剩一件单衣,夜里彼此贴着睡。女同志关在墙外隔壁。他们高唱“国际歌”和“你是灯塔”等革命歌曲,歌声打破静寂,震动全狱。他们向看守、向周围笼子里的其他难友进行革命宣传,揭露旧社会的黑暗,众难友深受感动。

  几天后被押离监狱前往省城时,监狱里一些难友亲属,对他们深表同情,趁众多群众围观时,冒着危险,将一些钞票塞给他们。在从闽清到福州的汽船上,他们一直高唱革命歌曲,进行革命宣传。有意思的是,那些警察态度逐渐转变, 有的甚至说:“你们是好样的!”船近福州,给他们松绑,不干涉他们的谈话。到福州,他们被押到乌塔边的国民党军法科监狱,关在一间仅有30多平方米的木笼里,笼子里关押了20多人。牢房阴森恶臭,虱子成球,只见一缕阳光。不时有难友突然被押出受审、受刑或枪决,仿佛人间地狱。

  陈世明已作好牺牲的思想准备,但担心他母亲住处是地下党的接头户,怕发生意外,急着设法与家庭和组织联系。经过邱子芳等难友商议和帮助,利用资助他读书的范启明的关系,秘密寄出用英语写的信件。

陈世明(上):“龙山会议”​唯一健在者

  信件全文译成汉语是:“也许你知道我已在监狱,不久我会死去,但不晓得将在何时、何地,怎样情况下死去。我将为真理而死,正如我为真理而生;我将为人民而死,正如我为人民而生。我有足够力量承受我可能遇到的任何困难。感谢你资助我读书,但是你这心愿并不落空。对我来说,我是个人民的战士;对你来说,你也能体会一下真理,就是共产主义的正确。”

  这封信起到了狱内外互通消息的目的。他母亲得到消息后痛哭不已,作好了收尸的准备。1949 年初,他和难友在狱中组织了绝食斗争。1949 年4月1日,重启国共和谈,根据达成“释放政治犯”的协议,陈世明于1949年4月30日与同被关押的20位难友重见天日。

  不久后,福州顺利解放。在陈世明的记忆中,1949年8月17日是“浪漫的一天”。

  半夜听到枪声,黎明前隐约听到飞机声。这天,天空格外晴朗。清晨我独自走出门外,想不到亲眼看到有位年轻的游击队队员,身穿便衣、背着枪、扎着红带,非常勇敢地独自骑着脚踏车,从茶亭向南慢慢骑来,像英雄那样高喊:“我们的队伍来了!”接着一辆吉普车从同一方向驶来,缴了洋头口岗哨警察的手枪。不多久,解放军先头部队也来了。

  早餐后,李青和一个党支部同志(当时领导我做调查收集情报工作)满怀胜利的喜悦来找我,一同走到上杭路。街上没有多少行人和来往的车辆,很多店铺半关闭,静悄悄的。听说有一辆消防车,载走一名伤亡者。万寿桥边有小战斗,有枪声。下午,听到欢呼队一路高唱《解放区的天》《团结就是力量》等革命歌曲,市民欢天喜地。夜里,看到解放军战士带枪和衣躺在吉祥山西侧人行道上的动人场景。

  未完待续

  下一期将讲述解放后陈世明成长为全国制糖专家、退休后担任英华学校党支部书记以及住进养老院里仍坚持宣讲红色故事的感人模范事迹。

  (摄影:叶 诚 参考资料:《老共产党员陈世明的毕生追求》《口述福州解放1949》、福州日报)

【责任编辑:李琳珊】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家有“医”靠

    福州市第六医院的吴定,是很多患者眼中的“专属家庭医生”,他和护士何香云两个人,承担着整个医院的家庭病床服务工作。

    家有“医”靠
  • 把福州讲给世界听

    在福州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语言为美丽福州发声,讲述闽都文化魅力,传递跨越时空的感动,让世界爱上福州这座城。

    把福州讲给世界听
  • 用英语讲述闽都故事

    来自福州第十四中学的英语老师带领同学们用活英语,积极参与志愿讲解服务,让更多的人了解闽都故事。

    用英语讲述闽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