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认识这位“男神”兼“宗师”

全国唯一的陈岱孙纪念馆明日在榕开馆

2020-11-29 09:51:49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翁宇民 陈暖
  

  福州晚报记者 翁宇民/文 陈暖/摄

  他曾是西南联大女学生的觅婿标准,也是数代中国经济学家尊奉的宗师。1900年出生于现今仓山区螺洲镇的陈岱孙,在经历了两个甲子之后,2020年终于“重回”故里。明日,陈岱孙纪念馆将正式落户螺洲陈氏五楼。大量珍贵的历史照片及实物资料,经整理分类后公开展示,岁月和传奇于此交汇到了一个点。

  记者近日专程探访布展中的陈岱孙纪念馆,于众多实物及图片当中寻访陈岱孙先生极致简单又极致丰硕的一生。

全国唯一的陈岱孙纪念馆明日在榕开馆

  兼具学问与干事之双才

  纪念馆中最引人瞩目的是陈岱孙年轻时的一张画像,这是青年画家华传斌根据陈岱孙的旧照片描摹而成。该照片拍摄于陈岱孙新任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时,当时其年约30岁,西装革履,丰神俊朗,不论以哪个时代的标准,他都称得上是“男神”。

全国唯一的陈岱孙纪念馆明日在榕开馆

  陈岱孙少年成才,留学名校,身材高大挺拔,擅长篮球、网球、高尔夫、游泳,会打猎、跳舞,桥牌也打得精彩。纪念馆中展示他多张早年生活照,无不西服笔挺、干净素雅,既有中国学者之风度,又有英美绅士之派头。哪怕在西南联大破落的茅草校舍里,也一样衣着整饬、袖口雪白。当时联大女生都将其奉为择偶标准,声称自己要找一个“像陈先生一样的人”。

  陈岱孙不仅学问高、人品好、颜值高,行政能力、管理能力也是第一流,是那个年代中罕有的兼具学问之才与干事之才的知识分子。文学家朱自清曾为陈岱孙写过一首七律:“浊世翩翩迥不群”形容陈岱孙的气质风度,“胜流累叶旧知闻”说他出身名门世家,“书林贯串东西国”讲他学贯东西,“武库供张前后军”则赞他实干能力。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也评价说“能像陈先生一样办事的,清华找不出第二人”,说明陈岱孙学问之外的才干非常出色。

  独自一生执着为育人

  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人,肯定有过许多倾慕者,但于97岁高龄辞世的他却终身未娶,一生低调平和的他也仅有一部专业著述。

  陈岱孙先生这样描述他自己“:我的一生只做了一件事:教书。”他与清华、北大两校渊源都至深。所以纪念馆的东西主展厅,一个主题是“弦歌清华”,一个主题是“传经北大”。中国很难找出第二位,能在一人身上连系了清华与北大两大名校的辉煌岁月。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王曙光教授曾评价陈岱孙说“:他一生淡泊,孤独,终身未娶,将全部精力贯注到教书育人之中。对他而言,教书不仅是安身立命的职业,更是他全部生命的诠解方式,这种诠解几近一种宗教式的虔诚和投入。”展陈中还有大量西南联大的史料。

  陈岱孙先生对长沙临大的组建、西南联大的组,都有汗马功劳。他也曾是西南联大最受欢迎、最优雅的教授。对于这段岁月,陈岱孙的回忆是:“人们不得不承认西南联大在其存在的九年中,不只是在形式上弦歌不辍,而且是在极端艰苦中,为国家培育出一代国内外知名学者和众多建国需要的优秀人才。联大师生预测到,胜利之后,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国家此时需要一大批各方面的建国人才。”

  陈岱孙80多岁时依然给本科生上课,90多岁时还带博士生。在他95周岁大寿时,学生们纷纷前来祝寿。朱镕基还亲笔写了贺信,信上说“:先生一代宗师,堪称桃李满天下。我于1947年入清华,虽非入门弟子,而先生之风范文章,素所景仰。”

  出身螺洲名门世家

  今年是陈岱孙诞辰120周年。

  整整两个甲子之后,他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回到了仓山螺洲。这里是他童年与少年生活的地方。纪念馆落户螺洲陈氏五楼,这是因为陈岱孙与建起陈氏五楼的陈宝琛有着密切的关系,陈宝琛就是陈岱孙的伯祖父。如今,陈岱孙纪念馆占用了陈氏五楼中一楼半,即还读楼,以及与之连体的晞楼楼上三间。

全国唯一的陈岱孙纪念馆明日在榕开馆

  在纪念馆还可以找到陈岱孙母系的家族图谱,其外祖父罗丰禄是李鸿章的英文秘书,大舅、二舅都是清政府驻外公使。罗家的生活方式十分优越,高度西化,这无疑对陈岱孙是有影响的。

  观展者还可以找到陈岱孙少年时打门球的照片。门球,也叫槌球,是在平地或草坪上用木槌击球的一种室外球类游戏,上个世纪初在欧洲很流行。从这张照片里,可以一窥陈岱孙的成长环境。

  私塾老师石卓斋先生曾赠给童年陈岱孙一首诗《龙门》,教他要“不露聪明”。陈岱孙晚年忆及这事时表示“:大概当时我在塾中年纪是较小的一个,自以为出身于所谓书香门第,书还念得不错,就是器小易盈,冒出一些骄矜之气。石老师及时给我一个训诫。我感谢我的老师,这首诗我一直记着,不敢忘。”

  历史岁月里关于陈岱孙的星星点点,明日将汇聚到仓山螺洲。陈岱孙纪念馆为人们寻访螺洲,提供了一个新的角度。陈岱孙纪念馆策展人陈初越说,螺洲曾有“帝师”,更有“宗师”。读陈岱孙,也是读为学之道、为师之道、为人之道“。陈岱孙先生留给我们的,是‘老树春深更著花’‘老树能为天下春’的人格境界。这个世界,有了他的剪影,学子就永远不会孤单。”

  记者手记

  说起福州名人,“陈岱孙”是一个无法忽略的名字。但现实中,多数福州人对陈岱孙知之不多。陈氏五楼的“境遇”也类似,鼎鼎大名的省级文保单位,长久以来却大部分面积处于闲置状态。直到2019年,二者发生了交集。

  2019年,北大哲学系毕业的仓山区副区长钟治民在螺洲调研时发现,螺洲乡贤陈岱孙先生是冯友兰先生的挚友,而冯友兰却是北大哲学专业学生都熟知的“宗师”。2020年恰逢陈岱孙诞辰120周年,钟治民萌生了在螺洲举办陈岱孙先生纪念活动的想法。

  从这个设想出发,螺洲选定了与陈岱孙有着密切关系的陈氏五楼,并且论证了古厝活化利用的可行性,在不损坏和破坏古厝结构、功能及风貌的前提下,规划建设陈岱孙纪念馆。

  钟治民认为这将是一个契机——以陈岱孙为纽带,推动仓山区跟北大和清华的校地合作。

  “纪念馆作为一个纽带,可以把北大和清华的人才及智力资源汇聚到仓山的经济社会发展中来,助力仓山经济社会发展。今年6月到9月,短短三个月时间,北大和清华的两个学院领导先后4次到仓山考察,这一方面体现了他们对陈岱孙纪念馆建设的重视,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他们对校地合作的支持。陈岱孙纪念馆的建成,给校地合作提供了一个新的模式。”

  记者了解到,从这个项目出发,北大和清华两校已都有实践基地落户于此。

  陈岱孙纪念馆在将来还可以有怎样的功能延伸?在目前的设计中,它还有望打造为福州市中小学生的研学基地,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学霸打卡点”。

【责任编辑:李琳珊】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为爱定制

    卡拉,福州第一只导盲犬。它是怎么来到福州,和主人又有些怎样感人的故事?

    为爱定制
  • 分类有道

    日复一日,寒来暑往,他们跟最脏最臭的垃圾打交道,还时常要遭受委屈……

    分类有道
  • 百岁老人的“新城梦”

    重阳节这一天,陈老来到滨海新城,重走自己当年奋斗的地方,对滨海新城的变化感慨万千……

    百岁老人的“新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