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杭发布最新通告,依法从严从快从重打击这类人!

2020-09-16 15:56:25  来源:上杭广电
  

上杭县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应急指挥部关于严厉打击非法入境入杭违法犯罪行为的通告

  第22号

  9月13日,云南省瑞丽市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经调查,属非法入境人员),流调密切接触者190人,造成瑞丽市采取全市城区人员居家隔离一星期的紧急措施,云南边境地区进入防疫战时状态。近期,境外新冠肺炎疫情呈暴发蔓延态势,疫情输入和扩散风险剧增,为全力保障全县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有效防控境外疫情输入,按照“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原则,依法从严从快从重打击非法入境入杭人员,现将有关事项通告如下:

  一、严禁偷越国(边)境,组织、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协助他人偷越国(边)境或协助他人非法出境入境;严禁任何企业、个人私自容留、藏匿、运送非法入境人员(含我国公民、外国公民)。违反本规定的,依照相关法律法规等,按情形分别从严从重予以处理。

  1.对故意隐瞒接触史、旅行史、行踪轨迹,谎报瞒报病情或拒不执行疫情防控措施,引起新冠肺炎传播或有传播危险的,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等,依法从严从重处罚,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处死刑。

  2.偷越国(边)境,组织、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协助他人偷越国(边)境或协助他人非法入境的,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依法从严从重处罚,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

  3.容留、藏匿非法入境的外国人,协助非法入境的外国人逃避检查的,依法从严从重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最高可处十日拘留并处二万元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单位有前款行为的,处一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规定予以处罚。

  4.明知是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或疑似患者予以组织、运送偷越国(边)境,构成其他犯罪的,按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二、旅馆业、房屋出租人、用人单位在日常信息采集过程中发现入境或非法入境人员的应及时通报辖区派出所,并严格落实住宿旅客实名登记制度、流动人口信息采集和及时报送制度。违反规定的,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福建省特种行业和公共场所治安管理办法》《福建省流动人口服务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依法从严从重予以处理。旅馆业工作人员不按规定登记住宿旅客信息,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旅馆业未按规定执行住宿登记制度由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一千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的罚款。房屋出租人、用人单位故意报送虚假的流动人口信息的,由公安机关责令改正,并按照虚假报送人数每人二百元处以罚款。未及时报送流动人口信息的,由公安机关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对单位处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罚款,对个人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

  三、各乡镇要落实属地责任,强化村居(社区)摸排,发挥综治中心、网格员等作用,深入村居(社区)、侨乡地区,广泛摸排非法入境人员线索。对发现的非法入境人员,要稳妥实施体温检测、医学巡查、核酸采样检测、分类集中管理等措施,并严格按照相关规定落实安全管理和卫生防疫措施。

  四、各乡镇要对9月1日开始从云南省瑞丽市入杭人员进行全面摸排,并严格按照相关规定落实安全管理和卫生防疫措施。9月1日开始从云南省瑞丽市入杭人员需主动告知村居(社区)工作人员,减少外出,在家自行隔离,由相关工作人员处理,对拒不配合防疫措施的、侮辱攻击防疫工作人员的、扰乱医疗机构秩序的、拒不服从安排造成疫情输入扩散的,以及其他妨害疫情防控的行为,将依法从严追究法律责任。

  五、鼓励社会各界对违反上述非法入境情形规定进行举报。举报信息经查证属实的,每起给予5000元人民币奖励;被检举对象构成犯罪的,每起给予10000元人民币奖励(对查获涉案人员的,每人奖励2000元)。政府将做好举报人信息保密工作,对威胁、报复举报人的,依法从严惩处。

  举报电话:110。

  上杭县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

  疫情应急指挥部

  2020年9月16日

【责任编辑:朱幸宇】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青春献给你

    曾经,有一个前往县城学校担任副校长的机会,她却放弃了。

    青春献给你
  • 乡村医生黄钗明

    黄钗明,第六届福州市道德模范,今年72岁,包括儿子在内家里已七代行医。

    乡村医生黄钗明
  • 老卢的“茶叶经”

    从村里第一个种植茶叶,到开启茶旅经济;从开垦50亩荒山,到创建省级重点龙头企业……

    老卢的“茶叶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