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以9.0分完美收官 “坏小孩”惊艳

2020-06-28 10:28:58  来源:齐鲁晚报
  

  光环与枷锁

  “小戏骨”之前,还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童星”。“童星”的历史悠久,有灵气十足“老天爷赏饭吃”的,也有靠后天努力“祖师爷赏饭吃”的;有的人作品不断,演艺生涯一路顺畅,有的人泯然众人,落入“伤仲永”的境地。

  关于“童星”的记忆,不得不提郝邵文和释小龙,光头、戴墨镜的小和尚形象十分经典,是许多80、90后不可磨灭的童年回忆,两人合作的《笑林小子》《新乌龙院》等电影在电视上播了无数遍,给观众带来不少欢乐。随着年龄增长,当初的小男孩不再可爱,观众们纷纷可惜“长残了”,释小龙还曾在《少年包青天》中再现光彩,郝邵文早已经寂静无声。

  1993年家庭情景喜剧《我爱我家》中,11岁的关凌饰演的贾圆圆算是初代“国民闺女”,后来的关凌依然活跃在娱乐圈,演戏、做主持、参加节目,可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再也没有叫得出名字的代表作。

  “童星”的头衔既是光环也是枷锁,他们比一般人更早地进入演艺圈,也更早到达高光时刻,但他们之后的戏路也有局限。2005年播出的《家有儿女》让“夏雪、夏雨、下冰雹”三个小演员一炮而红,其中发展最好的当数杨紫和张一山,不过,这部剧也让二人带上了“小雪”和“刘星”的半永久滤镜。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张一山不管干什么,观众们总觉得他下一秒就要搞笑了,2016年《余罪》播出的时候,人物角色依然有着刘星身上“混不吝”的气质,直到2017年《春风十里不如你》中,优柔寡断又深情的秋水终于打破了“刘星”滤镜,成了观众心中又爱又恨的形象,拓宽了戏路。

  杨紫也有着类似成长经历,她的长相在娱乐圈算不上精致美女,也一直摆脱不了幼年的“乖乖女”滤镜,加上青春期发福,她还一度被冠上“土”“长残”的标签。杨紫近年来却是频出爆款剧,《香蜜沉沉烬如霜》中杨紫献出了无数场教科书级别的哭戏,不论是歇斯底里还是内敛深沉,都非常具有感染力;《天乩》在绿幕中的无实物表演,足以体现她扎实的表演功底;《亲爱的热爱的》里傲娇呆萌的佟年让一向不受待见的甜宠剧女主也备受喜爱。这些反差巨大的角色,杨紫都用演技hold住了,演什么像什么,她也是典型的“祖师爷赏饭吃”,后天的努力让她在同龄小花中脱颖而出,演技高出其他人一大截。

  “童星”成名早、戏龄长、转型难,如何从“童星”成长为一名专业演员,是童星们一直以来积极求索的问题。孩子的角色简单,小时候表演不靠技巧,靠真诚的喜怒哀乐,但长大之后就需要靠悟、靠理解、靠“演”。

【责任编辑:马春林】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再见,樟林!

    福州,鼓山脚下,三环边,一个村落因寿山石雕而声名远扬,最高峰时,聚集了近10万名从业人员。这就是樟林。

    再见,樟林!
  • 300℃的坚持

    做了葱饼,夫妻俩也比较节约、勤劳。做了几年,靠卖葱饼买了房子。

    300℃的坚持
  • 护士庄燕娟的方舱回忆

    我来自福建省福州儿童医院,叫庄燕娟。在知道武汉发生疫情,有医务人员大批地赶往武汉支援的时候,我就想报名。

    护士庄燕娟的方舱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