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在福州(八)|“习书记为保护林则徐遗迹作了很大贡献”

2019-12-27 07:13:44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邱然 黄珊 陈思

习近平在福州(八)|“习书记为保护林则徐遗迹作了很大贡献”

  采访对象:林强,1943年1月生,林则徐后人。1990年8月至1997年12月先后担任福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市长助理、副市长。1998年1月至2008年1月担任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采 访 组:邱然 黄珊 陈思

  采访日期: 2017年6月6日

  采访地点: 福州市林则徐出生地

  采访组:林主任,您好!您是民族英雄林则徐的后人,请您谈谈习近平同志当时保护林则徐遗迹的故事。

  林强:好的。今天你们把采访地点放在林则徐的出生地,很有意义。习书记和他的父亲习仲勋同志,都为林则徐遗迹保护作了很大贡献。

  习书记是1990年4月被任命为中共福州市委书记的,我当时担任民建福州市委主委。他来福州后,5月16日就召开了福州市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座谈会,我在那次座谈会上第一次见到了他。

  会上,时任市委副书记金能筹向大家介绍了习书记,同时也向习书记介绍了我们参会的每一位民主党派同志。介绍完之后,时任市长洪永世对市政府的工作报告作了说明。接着,参会同志发言,从不同侧面肯定了政府工作并提出有关建议。习书记非常认真地听,不时记着要点。最后,习书记发表讲话,他充分肯定了大家的发言并介绍了自己的经历,说15岁就到陕北农村种地,后来当上村里的大队支部书记,在农村待了7年。后来回到北京上清华大学,毕业后到军办和正定工作,又从正定到福建来工作。他说,在福州的工作岗位上,要继续依靠领导班子的力量,依靠民主党派的力量,依靠群众的力量,把福州市的各项事业推向前进。初次见面,习书记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年轻有为,待人坦诚,和蔼可亲。

  后来,我调到市政府工作,从市政府副秘书长做到市长助理、副市长,接下来又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随着工作的变动,我和习书记见面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多了。

  采访组:习近平同志当时是如何看待文物和文化遗产保护的?

  林强:习书记在福州和省里工作期间,在文物和文化遗产保护方面提出了许多富有远见的思想和观点,为保护文物和文化遗产做了大量实实在在的工作。

  1991年3月10日,福州市委市政府在“三坊七巷”召开文物工作现场办公会,习书记在会上有一段重要讲话,我现在记忆犹新。习书记说:“评价一个制度、一种力量是进步还是反动,重要的一点是看它对待历史、文化的态度。要把全市的文物保护、修复、利用搞好,不仅不能让它们受到破坏,而且还要让它增辉添彩,传给后代。”

  1992年1月24日,习书记在《福建日报》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处理好城市建设中八个关系》,其中就强调要处理好古与今的关系。习书记在文中说:“我们认为,保护古城是与发展现代化相一致的,应当把古城的保护、建设和利用有机结合起来。”我们在工作中深深体会到,习书记当时提出这个观点非常及时,非常重要,妥善解决了当时城市建设中普遍存在的发展与保护之间的矛盾。当时,普遍的观点是发展与保护是对立的,要发展就保护不了,要保护就发展不了。今天看来,习书记当时的观点非常具有前瞻性。

  2002年4月,习书记担任省长,福州市文物局的原局长请他为《福州古厝》写个序言,他欣然应允。他写道:“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文物,就是保存历史,保存城市的文脉,保存历史文化名城无形的优良传统。……保护好古建筑有利于保存名城传统风貌和个性。”在序里,他提出了一个鲜明的观点:城市的灵魂在于其独特的个性和文化品格。这个思想,对我们的城市化、城镇化建设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高楼、商店、房子、马路,哪个城市没有?但是不能因为大家都有就出现雷同和同质化。南方要有南方的样子,北方要有北方的风貌。山城重巍峨,水都钟灵秀,每个城市都要有自己的语言,有不同的风貌和个性。不能把北京的四合院搬到福州来,也不能把中世纪的欧洲古堡照抄到中国来,否则就会搞出一些不伦不类、奇形怪状的建筑。

  采访组:请您具体谈一谈关于林则徐遗迹保护的故事。

  林强:我先说说习书记的父亲习仲勋同志保护林则徐遗迹的事。福州是林则徐的家乡,他出生、求学、成长都在这里,晚年退养也在这里,所以福州有许多很珍贵的林则徐遗迹。林则徐的出生地、住过的房舍、读书的学堂,由于年代久远,很多地方都被单位、居民占用了,里面住了很多户人家,损坏情况也比较严重。林则徐的祠堂、陵墓等遗迹,因年久失修,急需修整、复原。

  当时很多人大代表 、政协委员呼吁,希望政府加大历史遗迹的保护力度。我担任过省、市政协委员,一直积极反映和推动林则徐遗迹的保护工作,但因当时政府财力有限,保护工作进展缓慢。

  1990年5月,有人给《人民日报》去信,反映林则徐故居和墓地的状况,指出在保护方面存在的问题。该信在《人民日报情况汇编》第294期上发表。

  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习仲勋同志看到了这封信,立即作了重要批示。福建省认真贯彻批示精神,安排福州市分管副市长就此事进行专门调查,看看存在什么问题、怎么解决,需要筹措多少资金等等。市政府还开了专题会。可以说,习仲勋同志的批示对保护遗迹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其实,早在这个批示之前,习仲勋同志就曾参加林则徐的有关纪念活动。1985年 8月30日,全国政协举办林则徐诞辰200周年纪念会,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主持中央书记处工作的习仲勋同志亲自参加纪念会,会见了与会的林则徐后裔代表。这给大家很大的鼓舞。

  前不久,有相关报道说习仲勋父子合力保护林则徐遗迹。这个提法完全符合事实。习仲勋、习近平父子对林则徐遗迹的关注和为此所做的工作,人民和历史是不会忘记的。

  1990年6月18日,习书记到福州任职后不久,就到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检查工作,了解遗迹的保护情况。此后连续几年,他都参加并主持林则徐遗迹修复和保护工作的专题会议,给予指导,推动工作开展。1995年6月3日,为纪念林则徐虎门销烟,习书记亲自参加了福州林则徐铜像揭幕仪式,还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今天我们故乡人民竖立起林则徐铜像,就是为了激励自己,教育后人,让在林则徐身上体现出来的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永远发扬光大。”两个多月后,习书记于8月24日在福州市纪念林则徐诞辰210周年大会上再次发表重要讲话,系统论述了林则徐的爱国主义精神,明确提出要“继承、发扬林则徐坚贞不渝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气贯长虹的民族正气,学习他清廉刚正的高尚风范,学习他‘开眼看世界’的开拓精神”。

  习书记到中央工作后,在中央党校和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多次谈到林则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名言,并把它誉为林则徐的“报国情怀”。

  习书记关于林则徐的重要讲话是学习、弘扬林则徐爱国主义精神的重要文献,我们要认真学习领会并认真贯彻。

  采访组:您能介绍一下林则徐出生地的保护情况吗?

  林强:好的。最初,林则徐的出生地到底在哪里,包括他的后代 、研究者都说法不一。后来经过详细考证,大部分文物专家都认为是在中山路左营司巷,也就是今天咱们采访所在的这个地方。1991年7月,出生地的具体地址定下来了,被列入“名人故居”,但文物部门还没来得及挂牌。1992年,当时福州市规划局、土地局把包括这个地方在内的地块批给了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让其对此地进行旧城改造。文物部门后来才知道林则徐的出生地被批出去了,马上发文给有关部门。这下怎么办呢?怎么进行保护呢?当时商讨了两种方案:一种是把批出去的地收回来,在原地修复;另一种是就近挪个位置,把建筑物拆下来,构件都记录在案,在旁边复原。

  1994年,福建省政协开会时,大部分政协委员都认为,林则徐是民族英雄,是重要的历史人物,出生地应该在原地修复。习书记认真听取并采纳了大家的意见,经过文物专家小组慎重研究、论证,确认最佳的方案是原地修复。

  1996年2月6日,习书记主持市委常委会,部署、落实具体的修复工作,还成立一个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市委常委会决定采纳专家和省政协委员的建议,要求土地部门把批出去的地收回来。因为原来已经采取了一些保护措施,房屋结构也都有明确记载,修建起来相对比较容易。当时,市财政出资1200万补偿金收回土地,省长基金下拨200万,林则徐基金会协助筹资400万,大力支持林则徐出生地的修复工作。1996年3月31日,习书记亲自参加林则徐出生地修复工程开工典礼,还即席讲了话。在他的重视和支持下,施工单位都很认真,按期保质保量完成了修复任务。1997年6月30日,习书记已经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他亲自来参加工程竣工暨对外开放仪式,对林则徐出生地的修复工作予以肯定。

  采访组:还有哪些林则徐遗迹保护的典型事例?

  林强:我当时任福州市副市长,出席和列席了关于遗迹保护的多个会议,各方面的讲话、领导的要求都听到了。习书记对遗迹修复的关注,让我深受教育,让我们林家后裔永志不忘。除了故居,林则徐墓地也得到修复。

  林则徐故居的保护已经完成一期工程,修复了书房和住处的“七十二峰楼”。目前,正进行修复故居全貌的二期工程,该工程已列入国家文物局的修复计划。届时,林则徐在福州的遗迹将基本修复完成。

  采访组:您是民建会员,也在福州市政府工作过,请您谈一谈习近平同志在福州期间所做的统战工作。

  林强:我总的感受是,习书记对统战工作非常重视,他在很多场合都强调,要认真贯彻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方针和政策,而且亲力亲为。在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工作、海外统战工作、经济领域统战工作、民族和宗教工作、党外知识分子工作、加强统战工作部门自身建设以及党对统战工作的领导等方面,他都有很好的论述和指示。统一战线范围很广,今天我仅从一个侧面谈谈自己的亲身感受。

  习书记在1990年8月提出,对党外干部的选拔使用,要坚持德才兼备标准,不能降格以求,也不能求全责备。只要基本素质好,爱国、爱社会主义,与党同心同德,有一定的领导能力,事业心强,作风正派,就应当大胆起用。我曾是一名高校教师,也是一名普通的民主党派干部,后来到市政府、省人大工作。这一路走来,是与党的教育培养以及习书记的关怀支持分不开的。

  1995年5月,我担任福州市副市长3个多月后,写了一份关于这段时间工作情况的思想汇报,市长把汇报签给了习书记。习书记看完以后,作了批示:“已阅,望继续努力。”他的勉励,让我这个民主党派干部很受鼓舞,激励着我不断努力工作。这件事虽小,但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推动力量。至今,我还保存着习书记那份批件的复印件。

  1997年12月,我担任民建福建省主委并作为民建中央委员到北京参加民建中央全会。返回福建的当晚,习书记就约我第二天上午谈话。我第二天早上8点半就到了习书记办公室。他对我说:“我就说一件事。你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在政治上严格要求自己。前不久,省委对领导干部进行了考核研究,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过一会儿,省委书记会找你谈话,你要服从组织对你的安排,组织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我说:“请您放心,作为一名经过党多年教育培养的民主党派干部,我一定按您的要求去做,服从组织安排,组织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这一次谈话,习书记是作为分管统战工作的省委副书记跟我谈话。谈完后,我觉得非常温暖。这种温暖,不是关心你是否吃饱穿暖的那种嘘寒问暖,而是组织在政治上的关怀和更高层次的要求。

  还有一件事。1999年,我把在福州市和省民建工作期间的文稿整理汇编成了一本册子,送给习书记的秘书,想请习书记帮我写个序言,习书记答应了。他在序言中写道:“作为一名民主党派人士,在福州市政府任副市长期间,积极探索切合地方实际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新路子……不断增强工作的针对性和创造性。该文稿选编就是林强同志这一期间工作经验和体会的反映。”习书记能为书写序这件事,对我来说是鼓励,更是激励,体现了他对党外同志的真切关怀和对培养党外干部的高度重视。

  采访组:习近平同志离开福建后,你们还有往来吗?

  林强:有一个是很悲伤的回忆。那是2002年5月,习仲勋老人家过世了,我作为省人大常委会的代表,到他家里去吊唁,我当时的心情非常悲痛。我想到他老人家为保护林则徐遗迹作出的巨大贡献,为统战工作作出的巨大贡献,潸然泪下。在悲痛之余,我心生感慨,他老人家的一生是正直、伟大、光荣的一生,不仅自己是楷模,还为我们党和国家培养出了习书记这样一位杰出的领导干部。

  另外的见面,就是在工作场合了。我担任了15年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共十七大之后,习书记就到中央工作了,那几年我每次参加全国“两会”都能见到他。他见到我的时候,都会问我最近在做什么,让我回去后给一些同志带去他的问候。我在非工作场合从不轻易打搅他,“君子交有义,不必常相从”。他太忙了,只要他身体好,工作顺利,我们就非常高兴。

习近平在福州(八)|“习书记为保护林则徐遗迹作了很大贡献”

点击进入本网专题

【责任编辑:林少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