诏安:当农村电商恋上“草根物流” 农产品实现“双向畅通”

2019-09-05 15:54:55  来源:东南网

诏安:当农村电商恋上“草根物流” 农产品实现“双向畅通”

  果农采摘下的荔枝,由诏安农村电商运营中心派发物流货车运送。

  东南网9月5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黄如飞 杜正蓝 通讯员 吴楠 陈旭玲 文/图)

  近年来,我国高度重视农村物流体系建设。二○一五年出台《关于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二○一八年出台《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乡村振兴战略规划(二○一八—二○二二年)》等文件,均对建设高效集约、协同共享的农村物流体系给出了指导性意见。紧随大势,漳州农村物流体系也在探索实践中不断成型。

  “听说今年因为快递价格优惠,诏安百香果供不应求。我也赶一波‘时髦’!”9月的第一天,诏安县南诏镇南峰村的黄奕燊开启百香果新旅,把刚刚采摘的百香果交付到“快递小哥”手里。在农村服务站完成打包、挑拣、分装后,80件百香果从服务站直接运往诏安县城的农村电商运营中心,并在当天运出诏安。

  和黄奕燊一样,诏安的很多果农挥别了“亲自押运”的窘境,而这要得益于农村物流体系的成功构建。

  多方困境

  “现在农村电商服务站寄件由原先每件快递费6.5元,变为每件5元,省了我一大笔费用。”诏安县桥东镇东沈村的沈明德的欣喜溢于言表。

  农村电商服务站不同于农村淘宝。村淘采取的是小卖部兼营的方式,即选择村里地理位置好、有一定经营能力的店主作为合作伙伴,但以小卖部的专业程度难以实现工业品的推广销售。企业分配专业营销人员,在村淘推广商家发布的数码产品、家用电器、车品等工业产品,利用村淘为淘宝商品充当“代购”,并逐渐转型成农民购买工业品的体验店。

  村淘引领的“工业品下乡”通道日益成熟,但农村物流的毛细血管网却在逐渐萎缩。诏安县许多农民远居深山,面临着农产品发出难和网购快递取件难的双重窘境。

  以2016年的黄金百香果销售为例,诏安县秀篆、官陂、霞葛等三个偏远乡镇距离县城车程均在1小时以上,当地果农基本选择自驾将农产品拉到数公里之隔的平和县,或临近的广东饶平县寄件。同样1.5公斤装的水果,算上运费及各方面损耗,从邻县寄出要比从诏安寄出少花1块钱。对农民来说,节省这笔费用绝对必要。

  “诏安特色农产品青梅,有着较完整的产业链,无需微商来支持零售。不如云霄的枇杷、平和的蜜柚那般电商零售众多。”诏安县电商协会会长叶丽松坦言,由于青梅这支主力军不参与零售战,加上多个偏远山区的农产品选择跨县零售,使得诏安全县的电商零售体系薄弱,寄件快递费用居高不下。

  对各大快递物流企业来说,快递员每日的配送份额和配送时间有限,超出部分则需排队顺延。现实情况是,山区路途遥远,多数快递未能当天完成配送入村和发货出县。在村民的实际体验里,要么是网购快递到了县城迟迟未配送,要么是寄出的农产品在县城滞留多日未发,农产品滞留极易导致腐烂。收寄件时效延误,让各家快递公司不断接到投诉件,既影响信誉,又形成恶性循环。对于偏远地区农村而言,要想实现“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仍是亟待解决之“痛”。

  上行下达

  “网销达人”陈斌曾在村淘做过“工业品下乡”的营销推广。从业多年,陈斌认为国家电商政策屡次提及的农村物流服务,一定大有文章可做。

  2018年初,陈斌所在的诏安县勤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与诏安县电商办签订了《诏安县农村电商服务站运营委托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同年4月,陈斌团队正式迁入诏安县电子商务服务大楼一楼,成立诏安农村电商运营中心,开始了转型历程。

  “我们跳出原有物流大企业的框架,独立招募各地运营团队,每个站点有足够的独立选择权,摆脱了村淘体系一边服务一边还得完成公司业绩的困境。”陈斌了解到,许多大的快递公司在乡镇布有网点,每个网点需向快递公司交约2万元的代理费。网点只负责快递打包、填单、随车送出以及接收快递,没有配送服务。

  建站后的当务之急是抢占市场。为此,陈斌组建起一支“义务配送”物流团队,在不与快递公司谈配送费用的前提下,到多个乡镇的网点,免费将快递配送入村。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下行件的收入为零,还倒贴了不少日常维护费用。”在陈斌看来,这并非无用功,至少良好的服务态度博得了大家的好口碑。村民从埋怨取快递麻烦,少网购或不网购,转变为在家门口收快递,热衷网购。一个村子的快递量由原先每月平均500件,到如今各村日均50余件。

  当村民开始依赖在家门口就可收快递的幸福时,陈斌认为与各家快递公司的“价格战”也到了时机。

  “‘义务配送’让我们占据了诏安大量的市场。我们与快递公司商谈,在代理费上让利,而快递公司则在快递费上给予优惠。例如快递公司每件快递返乡镇代理商2元,我们的代理费只收7毛,这样能帮他们省下县级代理商的费用。与此同时,如果快递公司正常的寄件费为7元,经商议后给我们优惠价为5.5元,我们在适当扣除经营成本的基础上,还能让农户享受到较低的快递费,何乐而不为?”彼时起,陈斌的“工业品下乡”成功与快递公司达成协议价。

  随后,陈斌将重心放到“农产品进城”。根据《协议》内容,陈斌一方需负责完成农村电商服务站的搭建、招募、培训、运营等工作,通过站点实现“快递上行”和“快递下行”的双向流通中转。

  “团队通过前期的免费配送入村,已基本掌握了全县大小物流路线。村淘和小卖部则成为我们建立农村电商服务站首选地。有了前期抢占的市场,我们整合资源,以全诏安的体量去议价,我们成了快递公司眼中的‘大客户’。”陈斌介绍,合作开始后,快递公司只需将快递件送到中心,由中心各路线队长根据当日各镇快递数量,来规划当日用车和用人顺序。

  “我们承接了从县到村的‘二段物流’,没有排他性,我们希望所有快递企业都把件送到中心。”陈斌说,服务站带有一定公益性,以自建物流体系为核心点,不具备排他性。对陈斌团队而言,电商办还根据《诏安县县、乡、村三级物流共同配送体系建设项目合作补助协议》,每件快递补贴中心0.3元,中心每件快递补贴服务站0.5元。一个多方困局,经由农村服务站的中转,实现了双向解法。

  从一辆破面包车和小三轮开始,跑遍各村设立站点,再到通过运营站点去增加收入。陈斌的队伍逐渐壮大到11辆中小型物流运送货车,并建设运营157个农村电商服务站点,帮扶贫困户51户,现日均水果发件数约1500件。

【责任编辑:钟培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