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团队” 新思维

福州软木画在“减法”中新生

2018-12-19 07:47:23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雷岩平 赵铮艳 杨勇
  

福州软木画在“减法”中新生

  获奖软木画作品《山景秋色》

  福州晚报记者 雷岩平 赵铮艳/文 杨勇/摄

  这个月初,福州软木画作品《山景秋色》在500多件入围作品中脱颖而出,斩获2018福建省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已过了发展黄金期的软木画,为何能再获殊荣?

  原来,关键在于“创新”二字,该作品首次将软木画艺术与中国传统水墨画、书法进行创新性融合,在创作形式上亦有所突破,一改旧式软木画的厚重及冗余,更加贴近现代人的审美取向。专家认为,该作品“对工艺美术的传承及创新有着积极的启迪意义”。日前,记者独家采访了创作这幅金奖作品的“素上创艺”工作室团队。

  一生一技

  诠释“工匠精神”

  踩着下午3点的细碎光影,日前,记者来到福飞路的一处老仓库。拉开院子的铁门,一个不一样的软木画工作室映入眼帘。经过改造,200多平方米的空间显得恬静、安逸。除了几十年前厚重的传统黑框软木画摆在角落,颇与现代家居“搭调”的新式软木画作品显出简约而不简单的气质,让人眼前一亮。

  几名老艺人戴着老花镜,坐在台灯下,娴熟地忙着手上的活计,亭、台、楼、阁、树,各有分工。软木在他们的精雕细琢下,纹理纤细、形态各异。

  邀这些老艺人出山的,是“素上创艺”工作室的主理人胡丽娟。2010年底,出于对传统手工艺的喜好,胡丽娟进入一家软木画公司,跑市场、看工艺、做营销,马不停蹄。初识软木画,她便一见钟情。

  把兴趣做成事业,不仅需要情怀,还需要创业的勇气和担当。制作软木画,所有的工序必须“用手”,因此找到技艺精湛的工艺师傅至关重要。福州现在能做软木画的也就20多人,而且年纪多在六七十岁。胡丽娟辗转找到了几名从当年国营软木画厂退休的老师傅,他们都有四五十年的从业经历。

  今年69岁的陈孔国,是国家级高级技师、福州软木画第三代传人,曾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吴学宝,从艺逾半个世纪。“软木画很好地诠释了‘工匠精神’,匠人大多一生一技,对建筑物、动物、植物、人物、器物的雕刻各有所长,一幅作品至少需要两三人分工合作。”陈孔国说,老匠人们都有一套纯手工打造的刻刀,用顺手了就是一辈子。只要手不抖,他们愿意一直做下去。

  老物新生

  贴近时代审美

  “游说”来了7名软木画师傅和1名设计师后,2017年,胡丽娟的工作室终于成立了。

  这些软木画师傅和设计师都是十几岁就开始做软木画,他们之中最年轻的目前也有58岁。被大家亲切称为“驹哥”的林友驹,是福州原国营软木画厂的最后一任厂长,见证了软木画行业的兴衰起伏,他如今依然愿意为新软木画的探索和发展发挥余热。

  贴着福州工艺三宝、国家非遗“标签”的软木画,曾受到国家领导人的喜爱,并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宾。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全盛时期形成产品制式后,因鲜有突破,软木画逐渐给人以固化的刻板印象,与时代审美渐行渐远。正如国内许多传统老手艺,其从业人员也日益老龄化,陷入青黄不接的窘境。

  胡丽娟相信不破不立。“在老物新生的改造中,只有从形式和审美上不断调整,与时俱进,大胆创新,软木画及其他传统艺术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并传承下去。”

  带着思考,她开始了一次次探索。比如,针对挂框类产品,在形式上打破传统软木画一贯丰满的表现手法,借鉴宋画以少胜多的优雅意境,将软木画与书法、绘画相结合,呈现出全新风格,与现代软装陈设空间相得益彰;针对立体摆件类产品,注重其实用性,让软木画集艺术价值和实用价值于一身。

  大胆留白

  展现出彩效果

  此次由胡丽娟构思、陈孔国制作、颜展绘图的软木画作品《山景秋色》获奖,更加坚定了胡丽娟的想法:调整状态,吸取时代养分,融入当下生活。

  胡丽娟说,她最开始是在梅、松、竹、柳软木画四条幅的创作中尝试“做减法”,放弃传统繁复的刻画,让线条更简洁,对画框进行了大胆留白。

  “老师傅们从事了大半辈子软木画创作,早已形成固定思维,注重传统制作技法。一开始,他们甚至质疑我在‘偷工减料’。”胡丽娟说,她尽力说服老师傅,这是“减量不减工”,一幅好作品不仅需要好的制作工艺基础,更需要好的表现张力、精良的装裱工艺、与产品定位相配套的包装,方能呈现出彩效果。

  待一幅幅新作品完成后,老师傅们凝视了良久不说话,原来传统单一的软木画也有其他的组合形式,带来了新的体验。经过一年多的磨合,老艺人们逐渐改变旧有观念,尝试接受新观点与挑战。

  出生于软木画世家的林世冰,善于推陈出新,对软木画的画面构图和制作技艺有独到的见解,他担任了工作室的设计师。

  工作室应顾客要求制作的软木画《螺渚风流》,长14.5米,高0.9米,以螺洲八景为表现内容,从资料搜集到实地采风,从原创设计到实物作品,老艺人们花了4个多月时间,让软木画行业“诞生”了至今面积最大的作品。

  “这些老师傅晚年生活衣食无忧,在我这儿的收入也不高。但他们打心底喜欢软木画,想为软木画尽一份力。”胡丽娟说,她就是一根线,只是把大家串起来了。比起固步不前,不同视野和思维的碰撞,才会让软木画获得新生。她惟愿一群有情怀的人能一起走得更远……

【责任编辑:赖锋】
相关新闻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