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爱拼基因何以传承

2018-09-28 11:01:46  来源:人民日报
  

  用只占福建省1/200的土地,创造出1/16的GDP,并连续24年领跑全省县域经济;

  开创的各种“第一”数不胜数,仅2002年以来,就承担国家级改革试点任务30项;

  改革开放40年来,创造经验无数——这就是晋江。

  岁月不会平白静好

  背后有人遮风挡雨

  每次遇到坎时,晋江干部总是及时站出来,既严肃整顿市场规范秩序,又积极帮助企业家树立市场经济法治意识,同时主动寻找政策空间。“只要有利于发展,我们就试;错了,大不了再改回来”

  眼前的陈永恩,早已须发皆白。可提起33年前的那个早上,他却仍觉得恍如昨日,唏嘘不已。

  1985年的晋江,风云变幻,时晴时阴。那天早上8点半,时任晋江县(1992年撤县设市)安海镇党委书记的陈永恩打好背包,和镇长一起走出办公楼——因为批建了一块盐碱滩办工业园,两人被停职。

  全镇唯一的一辆二手皇冠轿车,缓缓滑停。关上门,老陈皱了下眉,问开车人:“小许,你为什么要亲自来送我们?”

  “我得知道你们去哪,下回去看你们的时候,我得能找到你们。”

  老陈口中的小许,便是恒安集团现任董事局副主席许连捷。

  地处福建沿海的晋江,自古人多地少。为谋生路,闯海下洋,十户九侨,晋江人性格中浸润着海洋的壮阔与无畏。为生存而搏命,几乎是生之本能。一次次被抓被批斗,但又一次次重新提篮叫卖,是第一代晋江商人都有过的经历。直到1978年12月中下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春风拂来。

  “今后要下金子了。”一场暴雨不期而至,小许意味深长地告诉父亲,这一年他25岁。

  果然,1980年,晋江县委在福建第一个出台“五个允许”的红头文件,即允许集资办企、雇工、股金分红、价格随行就市、供销人员按供销额提取业务费。1981年初,项南同志受命到福建任省委常务书记,更是让星星之火燃成燎原之势。依靠“三闲”(闲人、闲房、闲钱)优势,家庭工厂在晋江遍地开花。至1984年,晋江已有乡镇企业3968家。其中,陈埭镇在福建第一个实现工农业总产值1亿元,被项南誉为“乡镇企业一枝花”。

  12岁就沿街贩卖的许连捷,此时更是不甘人后。1984年,他找到刚来安海镇工作的陈永恩,提出要办个合资的卫生巾厂,“你要不支持,我就去深圳办。”早年的安海,是晋江第一工业大镇,但企业多为国有或集体性质,效益不佳。其实用不着“逼宫”,镇党委和镇政府有个更大胆的设想,老陈来之前也有念头,“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审批企业,当时还有一批人也提出要建企业,我们就想干脆统计一下,一次性向上级申请。”一摸底,总共28家。在福州熬了整整一周,盖了“数也数不清的章”,总算获批。

  转过年,恒安的3条生产线已经填满镇里提供的厂房。“你给我30亩地,我再办4个厂。”许连捷的这个要求,有点“出格”了。“当时都是用闲置民房厂房办厂,哪有什么给地的政策?”镇党委班子开了几次会,决定对一片草木不生的盐碱滩进行填土改造,搞全省第一个工业园,把镇上的企业全部迁过来。

  谁知,这边刚一动工,那边通知就下来了——老陈和镇长双双停职、到泉州上学习班。“我们当时做好了被判刑的准备,所以连夜开班子会,直到凌晨2点。”

  老陈和镇长的心悬着,可他们却不知道,此时还有一个人也正急火火往泉州赶。他就是时任晋江县委副书记的尤垂镇,“要作检查,也得我来作。”

  时任泉州地委书记张明俊听尤垂镇说完经过,转身对进门“报到”的老陈二人一顿痛批。老陈低头听着,心里嘀咕:我倒也想先申请报批,可谁知道找哪个部门啊?

  “但是……”这俩字从张明俊嘴里一蹦出来,办公室里的空气立刻和缓下来,“批评归批评,工作还得做。地既然是填出来的,给就给了吧。”

  风雨有人扛,改革不停步。

  此后,每次遇到坎时,晋江干部总是及时站出来,既严肃整顿市场规范秩序,又积极帮助这些刚刚“洗脚上岸”的农民企业家树立市场经济法治意识,同时主动寻找政策空间。“只要有利于发展,我们就试;错了,大不了再改回来。”类似恒安这样的晋江企业的发展故事,三天三夜讲不完;敢于担当的晋江干部作风,也是一代接着一代传。

  老陈再次与许连捷接触是在1991年,那时他已是县委常委。为完成晋江机场建设自筹资金,老陈第一次主动登门恒安劝捐。听完来意,许连捷问:“要多少?”老陈试探着答:“50万。”“太少了吧?”“那就100万?”“还少吧?”“最多的一位海外华侨,捐了280万。”“好,我和公司管理层商量一下,明天答复你。”第二天,恒安打来288万元。

  那一次,安海镇总捐款额超过1000万元,晋江海内外总捐款额超过1亿元。2002年,晋江市慈善总会成立,许连捷任会长。截至目前,总会纳捐超过30亿元。

  你为我挡住狂风暴雨,我为你迎来春色满园。

  2016年底,化解金融风险战役在晋江打响,晋江市委书记刘文儒担任“全市企业风险防控领导小组”组长,一方面严厉打逃追赃,一方面帮助一批“有订单、有专利、有潜力”却因扩张过快造成资金链吃紧的龙头企业渡过难关。截至去年底,晋江累计化解企业不良贷款115亿元,让一批企业解链重生。

晋江:爱拼基因何以传承

点击进入本网专题

【责任编辑:伊宁倩】
相关新闻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