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未投选票被打 村民被打牵出村委换届案中案

2018-07-15 08:54:47  来源:法制日报
  

  一起看似普通的伤害案件,却揪出一个涉恶犯罪团伙。他们拉帮结伙、殴打村民、恶意滋事……

  近日,山东省临沂市2018年首例恶势力团伙犯罪案件一审宣判,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以被告人吴召强犯寻衅滋事罪、放火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被告人韩亮、郑超犯寻衅滋事罪、放火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5年;被告人武伟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8个月。

  一审宣判后,主犯吴召强明确表示要上诉。目前该案正在二审审理之中。

  村民未投选票意外被打

  2017年9月,民警接到王涛的报案电话。

  王涛是韩家村村民,做一些批发贩卖蔬菜水果的小本买卖。像往常一样,王涛驾驶三轮车回家,不料发生意外。一辆五菱面包车从他后方飞驰而来,一个加速将他逼停。两名蒙面大汉从车上跳下来,将王涛团团围住。

  “一人摁住王涛,另一人拿着铁棍,对着王涛双腿便是一阵殴打,打断一条腿之后,紧接着打断另一条,致使王涛双侧腓骨骨折,构成轻伤一级的标准。”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检察官张军三说。

  王涛为人忠厚,并没有明显的仇家,一时也想不到曾经得罪过什么人,案件扑朔迷离。

  “根据王涛证言,侦查机关掌握了作案人的车牌号码,并在作案现场找到了作案车辆的车灯残留物。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我们发现这是一辆套牌车,根本无法确定犯罪嫌疑人信息。之后侦查人员扩大搜索范围,通过调取路口监控、一一排查等方式,最终锁定了作案车辆,而且遗留现场的车灯残留物也与作案车辆比对成功,终于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检察官助理杨文龙说。

  调查发现,嫌疑人只是“拿钱办事”。“一个叫武伟,一个叫郑超,之前都曾经在一个保安培训公司做过培训。找他们办事的人,联系到他们后,就给了几千块钱,还重点嘱咐一定要把王涛的腿打折,并且承诺事后还有好处。”杨文龙说。

  “因为之前王涛在居委党支部换届选举时没给强哥投票,本来说好的又反悔了,强哥能不生气吗?”郑超交代。于是一个名叫“强哥”的人进入办案人员的视野。“他们口中的‘强哥’原名叫吴召强,是临亚宾馆的法定代表人,也是王涛的同村,韩家村村支部委员之一,从面相上来看斯斯文文。但在讯问过程中,他狡猾的一面就暴露出来了,始终摆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态度,企图逃脱法律的制裁。一直到案件提起公诉,都没有供述过自己的任何犯罪事实。”杨文龙说,既然吴召强拒不承认,那就只能继续从郑超和武伟两人入手。

  侦查人员制定了新的讯问方案,不仅确定了吴召强的犯罪事实,还拿到了吴召强雇佣另一名打手同时也是宾馆保安韩亮的犯罪证据,还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秘密。

  村委竞选失败实施报复

  2017年6月,骄阳似火,麦子即将成熟。眼看丰收在望,但韩家村在10余天里却接连遭受火灾侵袭,两亩多即将成熟的小麦被焚烧,给多家村民造成经济损失。看着被烧毁的麦田,村民既愤怒又心疼。

  为了找出原因,村民报警求助。办案民警很快找到王磊,他是这个村的村支部书记。王磊也说不清失火原因,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这几场火灾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根据犯罪嫌疑人韩亮、郑超的口供得知,犯罪嫌疑人吴召强为达到给韩家村党支部书记王磊制造麻烦的目的,指使韩亮、郑超趁夜到韩家村麦地,使用汽油、香蕉水、酒精块等助燃物品在麦田里多次放火,致使两亩多即将成熟的小麦和周边钢结构大棚被焚烧,造成经济损失6000余元。当时麦田失火,吴召强还曾经主动带人去救火,为此在案件的初期侦查人员并没有把他当做怀疑对象,可见吴召强的狡猾。”杨文龙说。

  在证据面前,吴召强依旧拿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拒绝承认任何罪名。那么,吴召强为何要通过这种形式报复王磊呢?他俩之间又有怎样的恩怨瓜葛呢?

  原来,在2015年,韩家村“两委”换届选举中,吴召强与王磊同时参与村主要领导选举,王磊当选。而落选的吴召强就此恨上了王磊。

  寻衅滋事逼迫对手退选

  2017年,新一轮农村换届选举开始。王磊依然是吴召强最大竞争对手。除了故意放火为时任村支书王磊制造麻烦,吴召强还召集手下郑超和韩亮密谋对王磊实施殴打,意图使王磊参与不了竞选。

  王磊被打送到医院后,虽浑身上下都疼痛难忍,但意识清楚。由于是晚上,王磊无法看清打人者的面貌特征,事发突然更没有记住打人者身上的特征,可他却隐隐觉得此事一定与吴召强有关。“王磊是非常有韧性的人,当时他被打住院,休息了没几天就又继续工作了。王磊对这种恶势力深恶痛绝,作为被害人,当时我们询问过他是否需要吴召强对他进行赔偿,但是王磊态度非常坚决,拒绝了民事赔偿,称一定要让吴召强接受刑事制裁。”杨文龙说。

  当一瘸一拐的王磊出现在村委会办公室时,吴召强怒火直冲脑门,表面寒暄几句便回到宾馆找到韩亮和郑超,对他们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一计不成,吴召强又生一计。

  “韩亮,用硫酸。”吴召强恶狠狠地说道,“我就不信王磊能硬过硫酸。”

  “韩亮虽然没念过几年书,但他心里十分清楚硫酸意味着什么,经过一番心理斗争,最终选择将硫酸换成醋精,醋精虽也具有腐蚀性,但是与硫酸相比却要温和得多,至少保证不会出人命。”杨文龙介绍。

  经过两个月蛰伏,韩亮终于在2017年4月25日才再次找到机会,雇了一个流浪汉实施了他的邪恶计划。趁王磊不注意,向他身上泼洒醋酸,致使王磊面部多处灼伤,经鉴定为轻微伤。

  尽管吴召强处心积虑地打压竞争对手王磊,但其最终在韩家村“两委”换届选举中落选,王磊成功当选为党支部书记。

  “该案是临沂市提起公诉的首例涉恶团伙案件,检察长高度关注,要求在该案办理过程中依法从快处理,对吴召强的批捕仅仅用时3天,审查起诉过程中,我们在发现证据有不足的地方时,也及时进行引导侦查,补充证据,在最短的时间内向法院提起公诉。对吴召强等4人的从快从严打击,不仅契合了当前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精神,震慑了一批不法分子的嚣张气焰,也净化了基层换届选举的环境。”杨文龙说。(文中人物及所涉村居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燕宇】
相关新闻
  
     
  • 福州印象

    30年也是转眼一瞬间,福州完全变样了。

    福州印象
  • 漆艺·虫咬金

    我就是想做脱胎漆器,我就希望下一代再传下去。

    漆艺·虫咬金
  • 畲魂匠造

    我叫黄良愉,今年62岁。从事打银这个行业有四十多年了。

    畲魂匠造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