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倒灌致客房经理被困黑暗车库 抱油桶6小时获救

2018-06-10 16:04:22  来源:广州日报
  

雨水倒灌致客房经理被困黑暗车库 抱油桶6小时获救

全部被水淹的走火通道。

  被困6小时 抱空桶获救

  雨水倒灌致酒店客房经理被困黑暗车库 攀附油桶6小时终获救

  6月8日,连夜暴雨向广州袭来,四面八方的雨水汇流成河,向地势低洼的地方奔涌而去。当晚9时,黄埔区粤来悦酒店客房经理杨立在巡查车库时,被大水困住,生死不明。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雨如注、拉闸停电、水泵停机、大型救援设备被堵在路上……找寻生命过程中困难一个接一个,一批又一批救援队伍赶来,不放弃任何一丝生机。经历了6个小时紧急救援,最终杨立成功获救。

雨水倒灌致客房经理被困黑暗车库 抱油桶6小时获救

杨立(中)最终成功获救。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瑞琪 通讯员张成

  6月8日17时,今年第4号台风“艾云尼”威力极大,特大暴雨瓢泼如注。24小时内,黄埔区46个雨量站全部录得超过100毫米降雨量,其中东区街道办自动站录得全区最大降雨量319.4毫米。临近东区的荔联街,天然地势低洼,连隔壁增城新塘的河道都比这里海拔要高,暴雨之时,四面八方的雨水涌向这个大“漏斗”。荔联街道开始大面积疏散群众。

  当晚9时,黄埔区黄埔南路18号某酒店的客房经理杨立和同事小刘担心下雨车库浸水,急急走向负一层巡查。没想到仅几分钟的工夫,暴涨的雨水就冲开了车库大门向里灌入,迅速从小腿高淹至及腰深。“太危险了,你先爬上去,我看看有没有出口。”曾当过兵的杨立大喊道。他的身形要比小刘高大,就让同事爬上车辆顶部等一等,自己摸索走火通道的方向。不料,电也断了,周围一片漆黑,走火通道已经全部被水淹了。

  杨立向酒店同事发完一条求救短信后,就失联了。

  困难接连不断,抢险物资被堵在路上

  当晚广深公路堵塞,广园东快速堵塞,开创大道交通瘫痪,东达路交通瘫痪。通向荔联街的两纵两横主干道交通全部瘫痪。

  22时20分,黄埔区某酒店有人员失联的求救信号终于转到荔联街道三防办的手上。荔联街调研员姜曦正准备安排人手支援。“嘟嘟嘟”一个电话响起,城管科负责人卢志旋的手机听筒里传来了急切的声音:“沙园下诚联公园开始出现山体滑坡,请求支援!”

  此时,沧头片区的两台主泵已经满负荷运转超过12个小时,水位已经超过了水泵运转的最高水位。在缓慢的停机声中,这两台用来控制沧头村水位的主抽水泵停止了工作。更严峻的是,市里紧急通知——“上游的洪峰将在一个小时之内到达!”

  黑暗中,因为交通瘫痪,荔联街道党工委书记彭志文半途弃车步行,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水中赶往事发地点指挥。2公里长的道路上,手机里不停地收到某地有群众被困消息,她一边走一边协调调集求援力量,却不慎一脚踩进了早已被大水冲走井盖的沙井中。凌晨0点15分,当彭志文挣扎着从沙井中爬出来,血流不止、一瘸一拐赶到酒店的时候,酒店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已经完全被水堵住。她发现,三台已经运达的移动泵功率太小,每分钟只能抽出10吨水,一颗心都沉到了谷底。

  “为什么只有这样的小泵?大功率的水泵呢?”杨立的亲属急得快要哭出来。“我们正在协调大功率的抽水泵过来,请相信我们。”街道干部加紧协调。

  一批又一批救援队伍赶来。区公安分局、广州市消防局、区水务局水务设施管理所、广州市红十字会水上救援队、区三防汛排涝机动抢险队等部门分头支援力量,调动10多台大功率水泵赶快前来。然而,大水阻隔了交通,直到6月9日凌晨2时,蛙人才赶到附近。此时水面还在继续上涨,浑浊的泥浆翻滚着,打着旋涡。看到现场的环境,蛙人无奈地表示,这个时候不具备下潜条件,无法施救。而另一个坏消息也传了回来,大型抽水泵还是进不来,被瘫痪的车辆堵在了路口。

  人力推开百辆车,清出一条救援通道

  “没到最后一刻,谁都不要放弃,再想办法!”彭志文大声鼓劲,她决定组织人手,靠人力把堵在路上的大型抽水泵拉过来。看着彭志文的伤口血流不止,年近六旬的姜曦咬碎了牙:“跟着我把道路清出来!”姜曦带着人在泥水里硬是推开了近百辆车,清出了一条车道。

  当这个“大家伙”出现在人们面前时,人们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功率的抽水泵不能“抬进来”了。每分钟抽水1000吨——这是这台大型抽水泵的效率,是之前社区移动水泵效率的100倍。

  凌晨4时45分,车库入口终于从泥水中露了出来。红十字会水上救援队已经准备进入。救援队队长高峰本职是一名医生,他和自己的队友白文显、郭松嘉刚刚完成了几十名群众的疏散任务,没来得及休息就赶了过来。凌晨5时,进入车库的高峰发回了消息:“发现生命体征!”

  被救援者曾当过兵,身体心理素质强

  “他还活着!”人们沸腾了。

  凌晨5时09分,当红十字会水上救援队从车库里将疲惫不堪的杨立扶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弟弟!”杨立的亲属泪流不止。他的妈妈一直紧紧抱住彭志文:“感谢!感谢!”街道和社区的干部同样满目泪光。

  杨立被救出来时,他的第一句话是:“小刘救出来了吗?”得知小刘在大水快灌满车库时,自己摸索着消防管道一点点游出去了,他长舒了一口气。

  原来,当时在黑暗的走火通道中,杨立的手机、对讲机全部失效。他两只手死死抱住头顶上的消防管道,两只脚蹬在防火门上,仰面呼吸仅剩的一点空气。最紧急的时候,水面离头顶不到20厘米,快要淹到鼻子。万幸的是,外面突然漂来一个空油桶,他攀附住不敢松手。

  好在杨立当过兵,身体和心理素质非常过硬,在过去8小时的失联时间里,他以为只过去了2~3个小时,身体一直死死撑住:“我会游泳,实在不行我就试试潜水出去,但是太黑了,很可能找不到路,万不得已不敢乱动。”

  后来听到“嗡嗡”作响的抽水声、看到水位下降,他更加坚定了生的希望:“人总会有点运气。”

  “这是生命的奇迹,同样也是永不放弃的奇迹!”红十字会水上救援队高峰队长说,杨立自己有很好的求生技能,加上各个救助团队的不懈努力,挽救了生命。

  在拯救生命面前,黄埔区的人民群众生命安全高于一切,“一个都不能少”。据不完全统计,黄埔区在此次自然灾害面前紧急转移群众11283人,启动应急避难场所58处。

【责任编辑:刘必泳】
相关新闻
  
     
  • 地铁“医生”

    我叫严伟伟,是福州地铁1号线车辆中心检修车间定修班的工班长。我们定修班总共由24个人组成,大部分都是90后。

    地铁“医生”
  • “史记”定海 守望“乡愁”

    定海村位于连江县筱埕镇,拥有1700多年历史,清乾隆间,乡贤黄光涛曾著《定海志》三卷,详细记载了定海深厚的历史文化。

    “史记”定海 守望“乡愁”
  • 守艺人陈建国:器物修复

    我之所以会做这个行业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古旧物的锔瓷。

    守艺人陈建国:器物修复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