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桑田话建新

2018-04-19 10:32:53  来源:福州晚报
  

沧海桑田话建新

沧海桑田话建新

  在福州闽江下游南台岛的西北端,有一个如桃花源般美丽的地方,这就是我们的家乡建新。今天的人们泛称这个地方叫金山。

  “建新”由来

  这里曾经绿荫满地。明代谢肇淛《凤凰岗》诗是这样描写:“橘园洲上露如霜,江树江烟望渺茫。布谷声声春雨后,荔枝十里凤凰岗。”民国林其蓉的《闽江金山志》是这样记述:“云程以下凤岗诸乡居其南,一望树荫无际者是也。”这里素有“花果之乡”“鱼米之乡”的美称。从崇山峻岭一路欢歌奔向大海的闽江流经这里,为她的美艳兴奋得挥舞出两个长长的水袖,拥抱她,亲吻她,滋养她。

  这里自古文风昌盛。《闽江金山志》曰,这里“地虽褊而前代名贤辈出”,素有“文儒之乡”美称。在这块39.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历史上出了73名进士。明嘉靖年间七省总制、抗倭名将张经,万历年间状元、天启年间礼部尚书翁正春,隆武年间礼部尚书、著名学者、“闽剧祖师”曹学佺等彪炳史册。近现代贤达俊彦辈出,群星璀璨。据统计,历代域内人士累计撰著2000多卷(册),为福州市各乡镇之最。

  这里的地名并不古老,翻开志书,首次称为“建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1955年7月,在建制改革中定名闽侯县建新区。据1990年建新乡编写的《建新地方志》记载,建新名字的来历是这样的:1949年8月福州解放,工作队来到凤岗里刘宅村,将刘宅、冯宅、高宅、葛屿四个村连为一片,作为凤岗里土地改革试点。在商讨联村的村名时,工作队队员刘伯峰建议,刘宅历史上有个寺院叫“建兴院”,联村村名可叫“建兴”。工作队指导员、联村第一任村长李杰认为,还是叫建新村好。于是四个联村就有了“建新”村名。之后因区、乡、公社设址冯宅,而冯宅属建新村,所以就有了建新区、建新乡、建新人民公社的冠名。1970年1月,建新公社迁至洪塘后,仍以“建新”为名。这样算来,叫建新地名至今仅一甲子。

  虽然叫建新的时间不长,但是在这片土地上很早就有人类栖息。早在5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昙石山人”居住。商周时期也有人居住。汉高祖五年(前202),“闽越人”(又称无诸人)居住于此。汉元封元年(前110),闽越国被灭,部分遗民逃到建新的临江处,以船为家、以渔为生,被称为“疍民”。随着晋永嘉二年(308)和唐光启至乾宁年间(885-898)中原人口的大规模南迁,建新就形成了一个个村落。今天的人们常常以凤岗里泛指建新一带。“凤岗里三十六宅”,村落虽多,但它们只是建新域内村庄的一部分。建新是一个狭长的、西南北三面临江的冲积岛。最东端的村落是杨桃岭、坊兜,最南端的村落是湾边江畔的湾边村和过江的冠州村,西北边的村落是地处闽江和乌龙江分界处的淮安村。“凤岗里三十六宅”则处在建新中部。

  区划变动

  建新村落古时区划变动不大。唐代时,建新设乡和里。建新一带属闽县和侯官县,域内有胜业乡(今洪塘地区)、承平乡(今凤岗地区)和移风乡。据宋梁克家《三山志》记载,胜业乡辖新安里、孝成里、正节里、方兴里、方乐里,承平乡辖接下里、黄信里、顺安里、孝悌里、安上里,移风乡辖杨崎里以及建新外的长寿里、崇福里、清善里、匀化里。

  宋太平兴国六年(981)置怀安县,明万历八年(1580)撤销怀安县,建新村庄的隶属随之变动。建新村庄的建制,唐、宋时设乡,元代时乡改为都,但里以下的区划基本上没有变。清代,废都和里,相应设置区(乡)和乡(村)。所以,老建新人习惯称某某村为某某乡。

  在2000年建新开发之前,建新镇下设洪塘、马榕、建新、建中、建红、台屿、建华7个管理区,辖有40个行政村、一个居委会。随着城市“东扩南进”发展战略的实施,老建新的许多村庄已拆迁改造成现代楼盘,一个个新的社区逐渐取代了老村庄。目前,老建新域内设建新镇、金山街道。建新镇辖22个村(洪光村、劳光村、麦浦村、阵坂村、楼下村、半道村、建平村、霞镜村、港头村、红江村、冯宅村、高宅村、江边村、东岭村、透浦村、凤高村、玉兰村、冠州村、中截村、横龙村、长埕村、湾边村),15个社区(马榕社区、金亭社区、江滨社区、洪塘社区、农大社区、淮安社区、金洪社区、嘉禾社区、观江社区、梅州社区、金霞社区、福湾社区、浦江社区、金港社区、状元社区)。金山街道辖8个村(刘宅村、葛屿村、新颐村、石边村、卢滨村、上雁村、潘边村、闽江村),18个社区(金洲社区、金环社区、金河社区、金麟社区、吉龙社区、水都社区、鑫龙社区、丽景社区、香江社区、建中社区、金骏社区、彼岸社区、中天社区、新筑社区、建兴洋社区、幸福社区、六江道社区、潘厝社区)。

  建新村名

  建新老村庄的名字与纯朴的建新人一样,大部分比较直白。有的村庄直接以居住家族姓氏命名,如高宅、刘宅等,一讲到村庄名,就知道村里住着什么家族。有的村庄则以地理环境命名,如西浦头、山东岭、江边宅、透浦、镜浦、港头等,听到这类村庄名字,就知道这个村是在浦边、江边或山边。还有的村庄名字充满诗情画意,让人浮想联翩。玉兰谷,会让人联想到玉兰花和稻谷;橘园洲,让人想到江边洲地挂着丹橘的柑橘园;麦浦,让人眼前仿佛掠过浦上满载麦子的船只;雁滨,让人想到江滨芦苇丛中的雁鸟……建新村庄的名字,就是这么生动有趣、引人入胜。

  好像是一种默契,建新村庄一个个掩映在花果树林之中。那饱经风霜、似曾相识的木板房、鱼鳞瓦,那印满足迹、弯弯曲曲的泥土小道,那遮天蔽日的龙眼树、荔枝树、白玉兰树,那岸边长满青草、水蕹菜的池浦,是每个村庄的基本特征。如果不是每个村庄都有一两棵长势独特的古树,非老建新人是很难分辨出是哪个村哪个宅的。是啊,每个村庄都太像了,像得让外人感叹“凤岗里三十六宅,目瞅走板白”(走到眼睛翻白的意思),以至于在村庄小道上转来转去,认不得走出去的路。

  建新村庄有小有大,小的阡前村,衰落得只剩下一幢房子,住着四户人家;大的台屿村,沿台山环绕筑室住着1100多户人家。我们有幸在老建新最小的和最大的村庄里生活过。

  很久之前读过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写的一句话:“如果你足够幸运,年轻时候在巴黎居住过,那么此后无论你到哪里,巴黎都将一直跟着你。”也许,这不是巴黎的魔力,而是你年轻时居住过的地方。是的,我们年轻时在桃花源般胜境里居住过,所以建新一直跟着我们,成为我们一生永远想念的地方。(赵素文 陈志)

【责任编辑:燕宇】
相关新闻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