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梅之乡”诏安:特色农业打好富农翻身仗

2018-04-04 09:12:52  来源:福建日报
  

  我省许多贫困县的特色农产品都冠绝全国乃至全世界。然而,随着特色农业的规模化发展,农产品滞销的问题愈加突显。发达国家的农产品加工业产值是农业产值的3倍以上,对于种植面积和产量位居世界第一的诏安青梅产业来说,借鉴这条路径是否有效?

  全省有23个省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这些贫困县中,有许多县的特色农产品产量都冠绝全国乃至世界,如平和的琯溪蜜柚、古田的银耳、光泽的厚朴、政和的锥栗、柘荣的太子参等等,但为何它们还是贫困县?难道特色农业产业不能成为脱贫的手段?国内外大量的实践证明,特色农业产业不但能脱贫,而且还能致富,新西兰的猕猴桃产业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究其根本,这些县依然贫困的原因是农产品深加工和销售没有跟上。

  有着同样经历的“中国青梅之乡”诏安,如何破解产量全球第一,却依然是贫困县的尴尬?

  夺回价格话语权脱贫之路更宽

  诏安青梅种植面积和产量位居世界第一,2017年种植面积达到了12.8万亩,年产量10.5万吨。诏安县农业局局长许仲岚说,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诏安县开始规模化种植青梅,到2002年时青梅种植面积已达11万亩,总产量达8万吨以上。从2002年开始,青梅鲜果开始出现供大于求,青梅产品价格连年下滑,长期徘徊在成本线上下。主要原因如下:一是加工销售步伐跟不上。青梅属于加工型原料,国内加工能力跟不上青梅产量递增的发展需求。二是市场销售渠道没有打开。75%的青梅出口到日本,导致价格的话语权在日本商人手中。为了获得暴利,日本的青梅协会联合生产企业打压中国出口青梅的价格。在没有打开国内销售渠道之前,每箱干湿梅(12公斤)的出口价格最低时只有8美元。受此牵累,青梅鲜果收购价每公斤只有0.8~1.2元,低于成本价(鲜果成本价为每公斤1~1.4元)。2014年以来,诏安县政府大力发展青梅深加工产业,积极拓展国内销售渠道,60%的青梅在国内销售,价格的话语权回到了诏安青梅加工企业手中。2017年,每箱干湿梅(12公斤)出口价格飙升到36美元,青梅鲜果收购价格每公斤也上升为6~8元。当地已多年蝉联全国最大的青梅生产基地和主要出口基地。

  日前,记者来到诏安县太平镇景坑村的景杨食品有限公司,在青梅去核加工现场,看到有20多名60多岁的老人正在忙碌着。65岁的农妇张小妹高兴地说:“去年青梅价格很好,一公斤鲜果可以卖到8元左右。我家种了4亩青梅,收入了3万多元。村里现在还办了青梅加工厂,我有空就来做工,去核一天也能赚60多元。”公司负责人张金平在旁说道,他是在政府鼓励下办厂的,现在生意非常好,去年产值达到6400万元。公司赚钱了,应该帮助乡亲脱贫。他专门设了一条扶贫生产线,让老弱贫困户能够在家门口工作。

  近年来,诏安县依靠深加工+电商,让脱贫之路越走越宽。2017年,诏安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749元,同比增长7.6%,2999户8615人实现脱贫,15个贫困村摘帽,蝉联“福建省经济发展十佳县”。

  着力发展深加工做优做强做大

  诏安是如何发展青梅加工产业的呢?许仲岚介绍说,上世纪90年代以前,诏安县基本没有青梅加工业,鲜果主要销往广东普宁、新兴和我省泉州等地加工;90年代以后,陆续有一些台资企业、中日合资企业落户诏安,初期,诏安的青梅加工企业主要是生产干湿梅半成品,绝大部分产品出口日本。

  许仲岚说,农产品加工业属朝阳产业,发展前景广阔。发达国家的农产品加工业产值是农业产值的3倍以上,而诏安县还不到80%,由于加工转化程度低,综合利用比较落后,因此造成了青梅资源的极大浪费,综合效益较差,使得诏安青梅迟迟不能成为群众脱贫的坚强保障。

  2014年以来,诏安县政府决定把青梅产业转型升级作为脱贫攻坚的主要手段,面对深加工不足的短板,县政府的决策是首先做大做强龙头企业。按照“扶优、扶强、扶大”的原则,着力培育一批起点高、规模大、带动力强的骨干青梅龙头企业,重点扶持现有较具实力的绿源公司、荣华公司、四海公司等青梅加工生产企业。同时,通过招商引资吸引更多的社会资金、外部资金,投资兴办食品加工企业,采取兼并、合并等形式加快对现有青梅企业的改造升级,促进其上水平、上规模,带动上、下游配套产业的发展,形成集聚效应。二是大力发展青梅精深加工。鼓励四海公司等骨干企业与高等院校、科研机构联合,建立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和产品研发体系,突破技术瓶颈问题,加快产品多元化开发,提高青梅产品附加值,提升企业和产业的核心竞争力。

  目前,诏安县已有青梅加工注册企业31家,青梅小型腌制家庭企业130多家,其中,从事青梅深加工企业10家,省级龙头企业2家(荣华、四海),市级龙头企业9家(荣华、四海、能裕、福益、瑞梅、溜溜果园、顺兴达、暖春、绿源),县级龙头企业19家。全县青梅工业加工产值达12亿元以上,全县已拥有青梅蜜饯类、青梅盐渍类、青梅凉果类、青梅酒类、青梅饮料类五大系列200多个品种的青梅精制品投入市场,产品主要销往全国各大中城市以及出口日本、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

  2017年,这些企业青梅的年加工量达到了15万吨,加工量超过产量,诏安县农民的青梅从此摆脱了“原材料”的命运,全部深加工出售。以诏安溜溜果园食品有限公司为例,溜溜果园拥有一流的标准化生产加工面积近12万平方米,年加工能力达到了5万吨。也就是说,一家溜溜果园,就消化掉诏安县青梅产量的一半左右。

  依靠电商逆袭打通时空梗阻

  深加工问题解决了,如何扩大销售?诏安县副县长叶芳说,由于长期以来诏安青梅主要面向出口,因此,要在短时期内打开国内市场,只有靠电子商务。电子商务改变了传统的经济时空布局,依靠互联网开放性、全球性、低成本、高效率的内在特征,缩短了生产和消费的距离,克服市场信息不对称,降低交易成本,扩大交易范围,可以最大程度拓展销售渠道,让基层生产者有效掌控销售价格的话语权。

  “我厂加工的青梅,有一半是通过电商平台销售的。”张金平说。从2015年起,诏安县积极推进电商培训覆盖,鼓励企业和个人网上交易,并通过整合全县工业企业旧厂房、仓库和现有客运站、货物站场等资源,加大与各物流、快递企业合作,逐步形成了快递到乡镇、配送到农村的“路线图”,完善了农村双向物流体系,为电子商务健康快速发展夯实了基础。

  2017年,诏安电子商务交易额达到了15.4亿元。在政府的帮助指导下,四海食品有限公司、顺兴达食品有限公司、福益食品有限公司等一批省市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通过与淘宝、京东、易田网购、高铁特卖等第三方电商平台合作,建立了自己的销售网络渠道,形成了电商发展的集聚效应。短短3年内,诏安县实现了内销量由25%到70%的突破。

  四海公司是香港商人黄英强先生创办的香港独资企业。他说,去年,公司依靠电子商务在国内青梅销售量大幅度提升,产值逾1亿元,比前年增加了3500多万元。(记者 庄严 薛希惠)

【责任编辑:马春林】
相关新闻
  
     
  • 地铁“医生”

    我叫严伟伟,是福州地铁1号线车辆中心检修车间定修班的工班长。我们定修班总共由24个人组成,大部分都是90后。

    地铁“医生”
  • “史记”定海 守望“乡愁”

    定海村位于连江县筱埕镇,拥有1700多年历史,清乾隆间,乡贤黄光涛曾著《定海志》三卷,详细记载了定海深厚的历史文化。

    “史记”定海 守望“乡愁”
  • 守艺人陈建国:器物修复

    我之所以会做这个行业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古旧物的锔瓷。

    守艺人陈建国:器物修复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