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有那么多段子吗 女博士:我们真不是"第三类人"

2018-01-30 09:37:17  来源:钱江晚报
  

  “我希望大家未来的日子里,最重要的不是要做实验,重要的是要做自己。然后呢,最重要的也不是爱科研,最重要的是爱世界,也要爱真理。”

  这是日前自我调侃“一脱成名”的北大女博士秦难寻那段脱口秀《娶妻当娶女博士》中,她最希望同伴们达到的状态。

  秦难寻表示,脱口秀内容是其日常吐槽的集锦,女博士经常被吐槽,她也来一次小反击。

  几天之后,关于女博士的另一个新闻则是,广州一女博士被骗85万元……

  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6年,在学博士生34.2万人,其中女性占38.63%。

  经常有人说,女博士,大多智商高,情商低,难相处。甚至调侃,世界上有三种人:男人、女人和女博士。

  有多少种女生就有多少种女博士,不同学科差别也很大,不能把她们标签化。她们有嬉笑怒骂,也有迷茫忧伤,她们的生活与常人无异,却也大不相同。

  近日,钱报记者走近几位与秦难寻一样在实验室的理工科女博士,和她们聊聊各自的生活。

  李慕紫(27岁,浙江某高校硕博连读第5年)

  我们实验室7个人,有6朵金花

  这几天,雪后的杭州,西湖美景不停刷屏。我其实离西湖不远,但还是喜欢窝在学校实验室。我怕冷,人也懒得动,就在朋友圈看雪了。呵呵,是不是觉得我生活很无趣啊,读书读傻了。大概是因为我性格比较内向吧。

  我算过,小学6年,初中高中6年,大学4年,硕博连读5年,今年27岁,原来从6岁起,这21年我就是从一所学校到一所学校啊,要不博士常被别人嘲笑书呆子,能不呆吗。但其实,我们自己觉得也还好,现在资讯发达,我们也没那么脱离社会。

  我们实验室7个人,只有一个男生。还好,我本科时已谈了男朋友,感情也还稳定,读博期间婚恋问题的确有点小难,尤其我们这种学科,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室,真没时间去交往。我们还有4个同学没男朋友,这次放寒假要回家前,她们都开玩笑说,回家又要被父母催婚了。对于我们这种应届读博的女生来说,快毕业时,年龄都往30岁上靠了,所以家长还是希望你赶紧结婚。刚考上硕博连读时,家人还觉得挺骄傲。但读了几年,看着以前的同学都结婚生娃了,我有时也有点恐慌,因为我知道,自己工作后肯定要先稳定几年,才能考虑这些问题,这意味着年纪又大了。

  学习之余,调剂品就是各种段子,比如秦难寻那段《娶妻当娶女博士》,之前就是我们实验室的热议话题,大家也互相调侃,转发给男朋友后,他就回了“哈哈”两个字,意料之中啦,他也是理科的,研究生毕业后在杭州找了工作,属于比较闷的那种。

  要说理工科女博士不一样的生活,或许就是我们要泡实验室,要整理各种数据,要发论文吧。还有我并不认同“博士工”的说法,读博士,就是要从导师那里学习处理问题的能力,以后能独立科研。这些都要在一个个课题或项目中,一次次实验中积累。这个寒假,我应该会比较轻松,就在几天前,一所学校通知我,对我的面试试讲很满意,这意味着我的工作基本有着落了,苦读21年终于开花结果。

【责任编辑:伊宁倩】
相关新闻
  
     
  • 地铁“医生”

    我叫严伟伟,是福州地铁1号线车辆中心检修车间定修班的工班长。我们定修班总共由24个人组成,大部分都是90后。

    地铁“医生”
  • “史记”定海 守望“乡愁”

    定海村位于连江县筱埕镇,拥有1700多年历史,清乾隆间,乡贤黄光涛曾著《定海志》三卷,详细记载了定海深厚的历史文化。

    “史记”定海 守望“乡愁”
  • 守艺人陈建国:器物修复

    我之所以会做这个行业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古旧物的锔瓷。

    守艺人陈建国:器物修复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