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泉州打通监察“最后一公里”

2018-01-28 09:21:44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 赵乐际去年12月到福建漳州、宁德等地了解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情况时提出,要做实县级监委的监察权,加强对基层公职人员监督,使全面从严治党、强化监察监督覆盖到“最后一公里”

  ◆ 从福建的实践来看,将政府的监察厅(局)、预防腐败局及人民检察院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部门的相关职能整合至监委,如何把好入门关?如何使强化监察监督覆盖到“最后一公里”?如何有效制约权力,防止“灯下黑”?

  ◆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到福建泉州多个县区深入调查

  2018年1月5日,成立刚刚一周的福建省泉州市德化县监察委员会受理了全省首起由监委立案调查的案件。

  “两名国企管理人员属于新增监察对象。留置后,既要审查其违纪行为,也调查其涉嫌犯罪的行为。新的工作要求、工作方式带来不少挑战。”谈到这起留置案件,德化县监委负责人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

  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公报指出,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统一领导,构建党统一指挥、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

  截至目前,福建泉州市、县两级监委已全部挂牌成立。泉州市监委负责人表示,随着转隶组建,监委挂牌运行,全市监察对象从2.9万多人增加到10.6万多人,实现对全市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

  但对于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而言,这只是第一步。

  2017年12月21日至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曾到福建漳州、宁德等地,了解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情况。他提出,要做实县级监委的监察权,加强对基层公职人员监督,使全面从严治党、强化监察监督覆盖到“最后一公里”。

  从福建的实践来看,将政府的监察厅(局)、预防腐败局及人民检察院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部门的相关职能整合至监委,如何把好入门关,推进人员和工作的深度融合?基层监察权力的行使,如何做到科学高效,使得全面从严治党、强化监察监督覆盖到“最后一公里”?职权范围的扩大,如何有效制约权力,防止“灯下黑”?近日,《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到福建泉州多个县区深入调查。

福建泉州打通监察“最后一公里”

  1月11日,福建省泉州市监察委员会正式挂牌成立。

  抓好转隶这个关键环节

  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推开以来,作为“施工队长”的泉州丰泽区委书记黄景春这两个多月过得不轻松。

  “全区19名检察官转隶到监委,关于每一个人的学历、工作经历、特长,我都详细了解,逐一谈话,确保转隶后科学安排岗位,对于没有转隶的人员也要做好思想工作。”黄景春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推进改革,党委书记是第一责任人,部署方案、机构设置、人员安排、工作衔接等每一项工作必须亲力亲为,确保“工程质量”。

  这是党委书记当好“施工队长”的缩影。围绕转隶这个关键环节,泉州市、县两级党委主要负责人亲自部署、亲自推动,严把转隶人员入门关,推进机构组建,促进工作有效衔接。

  “加强对转隶人员政治关、廉洁关、形象关的审核是重中之重。”丰泽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许勤荣告诉本刊记者。

  除了调阅档案、谈心谈话、听取单位负责人和同事意见等“常规动作”,泉州市、县两级纪委、组织部、政法委等机关部门还组成多个家访小组,逐一上门了解转隶人员家庭情况。

  “我们特别关注转隶人员八小时外的生活圈,包括兴趣爱好、社交圈子、社会评价等。”泉州石狮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林振海说。

  部分人员在入门处被“卡”了下来:有的因为廉洁问题曾受过党纪处分;有的作风懒散、不遵守工作纪律;有的社交圈及家里商业圈关系复杂;还有的配偶移民海外……

  泉州市纪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王团结说,“经过严格审查,市、县两级检察院165名人员转隶到新成立的监委,绝大多数安排在执纪监督、案件管理、案件审理、巡察等执纪、执法一线部门。”

  新的岗位、新的职责,转隶人员也面临“本领恐慌”。“尽管以前在查处职务犯罪案件时和纪检监察部门有密切协作,但转隶到监委后仍需从头学起,特别是执纪监督的本领。”到监委工作一个多月,原石狮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现石狮市监委委员吴朝阳感触很深。

  他说,以前办案目的很明确,就是把犯罪分子“送进监狱”。而监委首先是政治机关,既执纪也执法,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头,注重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要综合运用“四种形态”,时常咬耳扯袖、警示提醒,涉嫌违法犯罪立案查处的只是极少数。

  曾获“福建省优秀女检察官”荣誉称号、转隶后任丰泽区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的杨小英也与吴朝阳感受相同,“目前正在‘恶补’党纪党规,跟纪委的同事学习执纪监督,特别是‘四种形态’的运用。”

  泉州多地监委负责人告诉记者,人员转隶、机构组建后将通过加强培训、转隶人员和纪委原有干部交叉配置、完善内部纪法衔接机制等促进人员、工作深度融合。

  既执纪又执法

  1月5日,新成立的德化县监委接到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在辖区的分支机构举报,该企业一名财务人员涉嫌侵吞巨额资金用于赌博,当事人发现事情败露,已经失联。

  德化县监委立即启动立案调查程序,建议企业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协调公安机关查找失联人员,对当事人及1月6日查出的另一名涉案财务人员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1月11日,泉州市监委正式挂牌成立,当天研究批准德化县监委对两名涉嫌违法犯罪人员采取留置措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确定了六类监察对象。德化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林明义说,“监委成立后,全县监察对象从原来的1504人扩大到5692人,这两名国企财务人员属于新增监察对象,以前这类案件主要由国企内部纪检组负责查处,在监察力量、技术手段、查处力度等方面均有不足。如今由新成立的监委立案调查,整合反腐力量、统筹协调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

  多名办案人员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留置调查中,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规定的程序,保障留置人员饮食、休息,在讯问、调查中全程录音录像,留存备查。

  德化县监委副主任许荣生说,以前纪委只是审查“两规”对象违纪问题,对于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的,移交检察机关办理。“而留置调查中,监委既执纪又执法,对于违法违纪问题‘一竿子插到底’,这对依法依纪调查、取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涉嫌违法犯罪部分的调查结论、收集的证据要接受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法院庭审审查。”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泉州多地调查发现,在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中,撤销了县区监察局、检察院反贪局、反渎职侵权局、职务犯罪预防科等机构,按照总体不增加机构编制原则,在县区纪委、监委机关增设多个纪检监察室,做实县区级监委监察权,强化监督监察,增强一线监督力量。

  泉州多地监委负责人坦言,监委成立之后,监察对象、职能职责、权限手段等均有了重大变化,对于基层纪检监察人员而言是全新的挑战。

  石狮市监委副主任王莉萍说:“当务之急是要加大对纪检监察人员法律培训,特别是执纪监督、审查调查相关的法律法规的培训,提升依法依规执纪监督、审查调查能力。”

  泉州鲤城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洪金城说:“新形势、新任务对纪检监察人员提出更高要求,需要加强学习,提升执纪执法审查、统筹协调、防控风险和安全处置等各方面能力本领。”

  要高效运行也需强化监督

  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公报指出,认真履行监督、调查、处置职责,探索形成高效顺畅的监察工作运行机制,实现执纪审查与依法调查有效统一,加强监察机关与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执法部门的工作衔接,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

  “巩固了反腐成效,并将监督监察覆盖到‘最后一公里’,制度的笼子越扎越紧,风清气正的基层政治生态正在形成。”采访中,泉州多地干部群众对监委寄予更高期待。

  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的泉州多地监委负责人认为,从实践来看,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下一步重点,在于落实中央纪委提出的探索建立科学有效的监察权运行机制,切实加强监委的自我监督,真正做到在行使权力上慎之又慎,在自我约束上严之又严。而这离不开基层“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

  “市、县两级监委成立只是改革的第一步,尽快推进监委的正常高效运转才是关键。”泉州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温惠榕说,根据新的业务要求,市纪委、监委正在制定纪委监委调查工作试行办法、纪委监委审查调查措施使用规范、监委和检察机关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衔接办法、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工作常用文书等相关规范性制度,完善内部纪法衔接,为下一步建立健全监察机关和司法机关相互衔接,执纪和执法相互贯通的工作机制打好基础。

  “职责范围扩大,权力行使更要规范、审慎,防止纪检监察队伍‘灯下黑’是一个永恒的课题。”多位接受采访的基层干部提出,既要强化对权力行使的监督,也要加大对纪检监察人员的监督。

  泉州市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邓安娜说:“我们从完善权力运行流程监督着手,从处理信访举报、案件线索排查,到立案审查、案件审理、处置等各个环节均制定了工作流程,实现全程留痕,形成倒查机制,严格限制办案人员自由裁量权,防范暗箱操作。”

  在对人的监督上,凡是纪检监察人员均参照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管理,需填报个人事项,包括近亲属经商办企业情况,借款、出借资金和融资担保情况要如实向组织报告。

  “凡是涉及对纪检监察队伍的举报,每件线索必查。有违纪行为或行为不当产生不良社会影响的,一律清理出纪检监察队伍。”邓安娜说,2017年以来已有7名干部被调整出纪检监察机关。

  多位受访基层干部提出,可以探索日常监督和专门监督相结合的方式,内设干部监督管理部门负责对纪检监察人员日常监督管理。而对于涉嫌违法违纪线索的,可以由上级纪检监察部门或其他地区纪检监察部门交叉核查,形成有效的自我监督机制。(记者 郑良)

【责任编辑:徐匆】
相关新闻
  
     
  • 福州印象

    30年也是转眼一瞬间,福州完全变样了。

    福州印象
  • 漆艺·虫咬金

    我就是想做脱胎漆器,我就希望下一代再传下去。

    漆艺·虫咬金
  • 畲魂匠造

    我叫黄良愉,今年62岁。从事打银这个行业有四十多年了。

    畲魂匠造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