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浪屿风貌建筑周边植物普查完成 入侵植物不少

2018-01-23 09:20:00  来源:厦门日报
  

  鼓浪屿重点风貌建筑周边

  部分常见植物手绘图

鼓浪屿风貌建筑周边植物普查完成 入侵植物不少

冷水花

  多年生草本,具匍匐茎。茎肉质,纤细。花雌雄异株,花药白色或带粉红色。瘦果小,圆卵形,熟时绿褐色。生于山谷、溪旁或林下阴湿处,是小型观叶植物。

鼓浪屿风貌建筑周边植物普查完成 入侵植物不少

蜈蚣凤尾蕨

  植株高30-100厘米。根状茎直立,短而粗健,粗2-2.5厘米,木质,有蓬松黄褐色鳞片。叶簇生,柄坚硬。

  制图/张平原

鼓浪屿风貌建筑周边植物普查完成 入侵植物不少

黄荣远堂植物丰茂,种类繁多,堪称小植物园。

鼓浪屿风貌建筑周边植物普查完成 入侵植物不少

小叶榕侵入建筑墙体。

鼓浪屿风貌建筑周边植物普查完成 入侵植物不少

晃岩路36号别墅被猫爪藤覆盖。

鼓浪屿风貌建筑周边植物普查完成 入侵植物不少

  厦门网讯 (文/图 厦门日报 记者 林路然)当您流连于鼓浪屿上缤纷多姿的万国建筑时,是否留意到那些默默栖息于此的植物,它们或是见证岁月流转的原住民,或是努力扩张版图的外来移民。其实,已经有一群人注意到了这些植物,致力于探究它们和重点风貌建筑之间的关系――去年年底,“鼓浪屿文化遗产重点风貌建筑周边植物的破坏力调查及防治对策”项目完成。该项目历时8个月,由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和厦门华侨亚热带植物引种园合作进行,旨在鼓浪屿申遗成功后对文化遗产展开更为精细化的保护。

  这或许是“土”与“木”之间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今日,本报为您独家公布项目成果,揭秘植物与建筑之间的“明争暗斗”。

  【数据】

  117栋重点风貌建筑周边共存在97个科的292种植物,前十名的植物多是冷门,如蜈蚣凤尾蕨

  有59种植物

  一个黄荣远堂堪称小植物园

  涉及的重点风貌建筑共117栋,经过三轮调查,研究人员记录了建筑围墙、院子和墙体的植物,为每栋建筑建立档案,并针对病虫害的防治及植物对建筑的潜在威胁提出了对策。

  那么,哪些建筑的植物最多,堪比小型植物园?哪种植物“领地”最大,登上王者宝座?

  在植物学科体系中,“科”较“种”的范围更广,但无论科数还是种数,数量排行榜中稳坐第一名的都是黄荣远堂,有39科、59种植物;第二名则是褚家园,有35科、48种植物。从第三名开始,两个排行榜略有不同,但几乎都被会审公堂旧址、安献堂、殷承宗旧居、林文庆故居、田尾路8号等处“瓜分”。这些建筑主要分布于福建路、中华路、鼓新路等六条道路,以笔山路和鸡山路居多。其中既有私人宅院,也有作为博物馆、展示馆活化利用的,可见政府部门和居民商家保护植物的力度。

  外来入侵植物不少

  数量前十名榜单中占四席

  目前,117栋重点风貌建筑周边共存在97个科的292种植物。其中,分布最多的是桑科,占82.91%,代表植物就是小叶榕,它出现在90栋建筑,覆盖率达76.92%,居排行榜首。

  除了小叶榕,前十名中以冷门植物居多。譬如,排第二的蜈蚣凤尾蕨,排第五的冷水花等。值得注意的是,外来入侵植物占了四席,分别是酢浆草、猫爪藤、小蓬草和红瓜。

  有趣的是,建筑中的“名门贵族”旁却鲜有古树名木的身影。研究人员认为,古树名木一般体积大,在路旁或公共区域比较有生长空间,和重点风貌建筑“一山不容二虎”。

  令人欣喜的是,植物的病虫害较少。研究人员说,这与建筑多是居住经营或展示利用的性质有关,人们对植物大多养护得当。而且,即使是闲置的建筑,周边植物经过长时间的物种更替,留下来的也都是“人生赢家”,是生命旺盛,甚至是破坏力强的植物,这是自然规律使得病虫害变少。

  【现象】

  在鼓浪屿上,既有如黄荣远堂这般建筑与植物和谐共处的景致,也有“土”与“木”暗中较量的所在

  小叶榕适应能力极强

  对建筑有破坏性

  走入黄荣远堂,花园里,娇艳欲滴的茶花吐露芬芳,两棵圆叶蒲葵高大挺拔,犹如镇守主楼的门卫,成为这座庭院响当当的标志。角落里,榕树与亭台假山相得益彰,时间仿佛停住,还是主人赏月吟诗的首选之处。鼓浪屿上,既有如黄荣远堂这般建筑与植物和谐共处的景致,也有“土”与“木”暗中较量的所在。

  在田尾路19号的红砖楼上,一棵小叶榕从屋檐处长了出来,根系往下依附整根柱子,往上枝繁叶茂。而在不远处的大北电报公司旧址围墙处,小叶榕的根系宛若一双双大手,撬开水泥地和砖石,和围墙合二为一。

  “小叶榕之所以能成为植物界的数量第一,就是因为它具有一定的侵略性。”此次项目的负责人,厦门华侨亚热带植物引种园副研究员刘育梅介绍,项目组还开展了小叶榕枝条的扦插试验,将2年生的枝条分别插入生石灰、盐和水中,结果发现,三种试剂都不能明显抑制小叶榕的生根。

  刘育梅说,榕属植物的根系除了撑破的物理作用,还能分泌一些物质,可能与建筑产生化学反应,对建筑有较大的破坏力。为此,项目组主要提出了两方面对策,一是从小苗抓起,拔苗或者喷射化学剂杀苗,二是抑制大苗木的根系生长,甚至是采取断根措施。

  外来植物和爬藤旺盛

  需多种对策抑制

  走在通往日光岩的路上,路旁一栋被爬藤植物覆盖的别墅十分显眼。猫爪藤不负威名,将“猫爪”四处延伸,时而伸进窗台,时而扒开门缝、探进门厅。在雨露和阳光的滋润下,它的力量就更为强大,俨然成为别墅实际的主人。而这样的情景在岛上并不少见,这也引起了项目组的注意。

  “猫爪藤在岛上各个角落都有分布,长势相当茂盛,而且是多年生植物,这意味着它一次性能长好几年,不易清除。”刘育梅说,针对猫爪藤,项目组根据相关资料提出了对策:一边清除地上的猫爪藤,挖除地下40厘米深的根系;一边在清除后种上白蝶合果芋,这是猫爪藤的天敌,能有效防止猫爪藤“复出”。

  刘育梅还补充说,即使不是外来入侵植物,一些爬藤类植物由于自身重量拉扯以及分泌物产生化学作用等原因,也会对建筑物造成伤害。人们可以在建筑外搭建支面,把植物与墙面隔开;或是用水泥的种植槽,也可以有效避免爬藤植物的生长。

  【插曲】

  让主人“刀下留树”救下一棵百年龙眼树

  在晃岩路38号,有一棵和三层红砖别墅并肩而立的龙眼树,浓缩了岁月,沉淀了故事。采访间,刘育梅特意把记者带到树下说,调查时印象最深的并不是名门豪宅,也不是珍贵名树,而就是这棵龙眼树。

  它的特别之处在哪儿呢?“它很高寿,至少有一百岁了!”刘育梅兴奋地说着,对于龙眼树来说,这么高龄并不多见;更特别的还在于,是这次植物小普查救了这棵老树。

  刘育梅记得,初见这棵龙眼树时,它的主人对它百般嫌弃。“它长了白蚁,还不结果子,可麻烦了。”主人气呼呼地对刘育梅抱怨,他一度还想把树砍了。

  “别着急,这可是百年的龙眼树,我们有办法让它‘朽木逢春’。”刘育梅向主人支招,这棵树的白蚁病症只是初期,只要及时施药,白蚁就能清除干净。另外,主人在水泥地上打孔,施用磷钾肥料,就能让它恢复生机,再次结果。听到刘育梅的建议,主人很高兴,决定好好保护这棵“传家宝”。

【责任编辑:马春林】
相关新闻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