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余光中 说了60多年四川话的他留下一世的乡愁

2017-12-15 10:33:21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中国台湾网12月15日讯 最深的乡愁在台湾。而台湾写乡愁最多且最好的,是余光中。12月14日上午,这位一代诗坛名流辞别人世。

  “我生在南京,算是南京人。少年时代,我是在四川度过的。所以我的故乡是哪里还真不好说。”抗战时期,余光中先生在重庆江北县悦来场度过了中学时代。好朋友不少是四川人;与著名诗人流沙河先生是知己;夫人范我存女士年少时也在乐山念书……种种与四川有关的记忆,让余光中夫妇俩至今的生活仍有不少四川痕迹:比如喜欢吃泡菜,比如夫妻俩60多年的对话,全是四川话……

  话故乡 20分钟写出著名《乡愁》

  一首《乡愁》勾起多少中华儿女的思乡之情,余光中先生仅用20分钟便写完了这首脍炙人口的诗歌。“在这20分钟之前,我的乡愁之情已经有20多年了。”余光中先生说,“这种乡愁不一定是地理上的,还和历史、文化有关。”

  对于抗战时期在四川度过的那段时光,余光中很想念那段日子:“我少年时代的好朋友都是四川人,后来,又同四川诗人流沙河相识,成为知己。”

  余光中同四川的缘分远不止于此。“我喜欢上文学,喜欢上诗词,就是在四川。”余光中先生说。不仅如此,余光中先生的夫人范我存女士年少时在乐山念书,在四川的生活成了两位老人珍贵的回忆。

  “在四川时,我们并不认识,回到南京后才见面的。这六十几年,我们两个的对话用的都是四川话。”说到高兴处,余光中先生用四川话摆起了龙门阵:“我们两个说的四川话,加起来比岷江、嘉陵江都长。”

  话四川 地灵人杰是四川出人才的最好诠释

  一般人认为成都是个安逸、闲适的城市,但像陈子昂、李白、苏东坡这样的豪放派的诗人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谈及自己对诗词的喜爱和与四川的深厚情缘,余光中说,成都是一个很复杂的城市,很特别。李白在《蜀道难》里就说了蜀国的来历,“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我也去过金沙、去过三星堆博物馆,了解到蜀人的文明将中华文化又向前推了几千年,李白的说法还是确有其事的。

  不仅李白、陈子昂这些蜀人成就非凡。像杜甫,虽然他不是蜀人,却是成都、四川造就了杜诗。到了北宋,还有比曹操三父子更加杰出的三苏父子。现代,郭沫若、巴金等新文学的人才,四川也出了很多。地灵人杰应该是成都、四川出人才的最好诠释。

  在宝岛 再叙四川乡愁

  2016年春节刚过,以著名作家、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为团长的大陆作家团一行14人,就踏上了为期10天的台湾交流采风之旅。

  2月24日晚,“两岸作家交流会”在高雄福容大饭店举行。余光中老先生及夫人范我存女士、喜菡、张信吉、郭汉辰、潘弘辉等台湾作家与四川作家深入交流,探讨两岸诗歌发展。其间,余光中讲四川话再叙乡愁。乡愁这个东西并不是回乡就解,“乡愁加上时间与加上文化的意义,就不只是地理的空间,要吃吃故乡小菜、讲讲故乡方言才可解乡愁”。(中国台湾网、四川省台办联合报道)

  人物档案

  余光中1928年出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他曾被梁实秋称为“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在现代诗、现代散文、翻译、评论等文学领域都有涉猎,大学时期就读台湾大学的他,还没毕业就在文学刊物上投稿诗作,并出版诗集处女作《舟子的悲歌》。

  余光中先生从事文学创作超过半世纪,余光中在的地方就是文学中心,熟知的诗作《白玉苦瓜》、《乡愁》等;散文作品则有《听听那冷雨》,翻译则以《梵谷传》最经典、最为人所知。

  2017年8月,余光中获颁“百年新诗贡献奖——创作成就奖”。

  2017年12月12日,余光中以为天气多变、气温偏低造成身体不适,而到医院,经检查后疑似有些小中风,决定住院静养,没想到肺部感染、转进加护病房;旅居在外的女儿们也从国外赶回陪伴,结果1天之隔,14日早上,这位一代诗坛名流辞别人世,享年90岁。

  余光中曾被梁实秋称为“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今年8月,获颁“百年新诗贡献奖——创作成就奖”。

【责任编辑:燕宇】
相关新闻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