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写真:中秋节前夕在台北梁实秋故居感受乡愁

2017-10-03 14:56:49  来源:中新社
  

  中新社台北10月3日电 题:中秋节前夕在台北梁实秋故居感受乡愁

  中新社记者 蒋雪林 邢利宇

  中秋节前夕,记者来到位于台湾台北市云和街的梁实秋故居,感受这位文坛大师的乡愁。

台湾写真:中秋节前夕在台北梁实秋故居感受乡愁

  中秋节前夕,记者来到位于台湾台北市云和街的梁实秋故居,感受这位文坛大师的乡愁。 蒋雪林摄

  1949年,梁实秋赴台,不久后受邀前往台湾师范学院(台湾师范大学前身)任教,大女儿梁文茜和儿子梁文骐留在大陆。1952年,梁实秋和夫人程季淑、小女儿梁文蔷搬入台师大为他提供的宿舍——云和街11号,一住就是7年。

  走进梁实秋故居,映入眼帘的是一栋咖啡色日式建筑和庭院里巨大的面包树。穿过故居的门,只见墙壁上挂着梁先生老中青三个时期的黑白老照片,环顾四周,有种时光倒流之感。

  梁实秋故居自然少不了他的《雅舍小品》。梁实秋自嘲嘴馋,一生未能忘情于诗酒,身居台湾,但对老北京的美味始终念念不忘:一个小小的窝头,存着祖父母在灶台间的温暖;一小锅核桃酪,勾起一家人围在小铜锅前期待甜蜜的回忆。

  “过年须要在家乡里才有味道,羁旅凄凉,到了年下只有长吁短叹的份儿,还能有半点欢乐的心情?而所谓家,至少要有老小二代,若是上无双亲,下无儿女,只剩下伉俪一对,大眼瞪小眼,相敬如宾,还能制造什么过年的气氛?”

  这是梁实秋先生《北平年景》开篇的话。面世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北平年景》,正是梁实秋先生怀乡的写照。

  在台北梁实秋故居执行长吴姿莹看来,梁实秋、胡适那一代是一群“可怜的人”。他们前半生在大陆,后半生羁旅台湾,这片小岛屿成了一块伤心之地。

  “自大陆来台的那些文化人,谁不怀乡?”吴姿莹说道。也正因如此,华人文学圈里,就有了一个特殊的文化现象:台湾岛上的怀乡悲情诗文。

  梁实秋来台居住数十年,文学创作成绩斐然。一生给中国文坛留下了两千多万字的著作,其散文集创造了中国现代散文著作出版的最高纪录。多篇散文中,均透着他思乡之痛。

  为解父亲思乡苦,1981年,梁实秋小女儿梁文蔷回大陆探亲,大女儿梁文茜折了一小枝枣树叶,上面还有一个小青枣,让梁文蔷带回台湾。这棵枣树是他们家在北京时一棵老枣树的后代。后来那颗枣和枝叶都枯萎,梁实秋仍将枣叶珍藏在书中。

  1987年,台湾《联合报》主编采访年过85岁的梁实秋,问他今生有何憾事。梁实秋说:“陆放翁‘但悲不见九州同’,我亦有同感。”

  再问:“现在您最希望的事是什么?”答:“如今我最希望的事只有一件:国泰民安,家人团聚。”

  最终,梁实秋没有等到和大女儿团聚,便已撒手人寰。

  梁实秋留下遗嘱:“觅地埋葬,选台北近郊坟山高地为宜,地势要高。”

  遵照遗嘱,家人将他的墓址选在台湾淡水北新庄北海公园墓地。此地高旷,举目四顾,苍野茫茫;让先生能够隔海遥望魂牵梦绕的故乡。

  在《送行》一文中,梁实秋称“离别的一刹那像是开刀”。唐朝诗人孟郊诗云:“瘦马恋旧秣,羁禽思故栖。”读完《北平年景》,再读《送行》,忽然明白,梁实秋先生为何把离别比喻为“像是开刀”。

【责任编辑:伊宁倩】
相关新闻
  
     
  •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连江县琯头镇壶江村是一座孤岛,虽与陆地最短距离不过300余米,却成为村民心中一道遥远的“鸿沟”。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你会发觉孩子在每个困难时刻,只要有一束光对他们来说就够了,就是他们的潜能需要被发现。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他的大半辈子是在轮椅上度过的,但他不想以弱势群体自居,他要让更多人活得有尊严。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