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协商“老兵”高孔廉的新愿望

2017-08-28 11:17:34  来源:中新社
  

  中新社台北8月27日电 题:两岸协商“老兵”高孔廉的新愿望

  中新社记者 蒋雪林 邢利宇

  “其实厦门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和厦门有着特殊的情缘。”近日,在台北一场两岸学子交流活动上,台湾海基会前副董事长兼秘书长高孔廉对福建华侨大学的学生说。

  面对这些来自故土的学子,高孔廉回忆起儿时在厦门的生活。高孔廉出生在福建永安,8个月大时被父母带到厦门,1949年,5岁的他随父亲赴台。“我小时候在厦门生活,就住在中山公园一带。我住的那个院子蛮大的,里面住着三家人,那房子现在还在。”

  此后的几十年,浅浅的一湾海峡将他和故乡隔开。再次回到故乡,已是56年后的事情。彼时,第七届海峡两岸经贸交易会在福州市举行,高孔廉随团参访福建。离开时还是幼儿的高孔廉,回到故乡已近花甲。

  彼时交易会组委会安排他们去武夷山,“从福州坐火车出发,坐的是硬卧铺位,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有这样的经历,第一次知道,原来硬卧是这个样子。”高孔廉说,虽然到了福建,由于时间紧,当时没机会回到永安。

  这一遗憾一直延续到2012年,他才有幸回到出生地。“我去找过我出生的那家卫生所,但那地方已经变成一栋高楼。”

  世事变迁,乡愁萦绕。源于乡愁,也源于两岸割不断的血缘,高孔廉将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精力花在两岸事务上。

  “到目前为止,我已到大陆127次。”高孔廉说,“最大的收获是对大陆多了一些了解。”

  2014年离开海基会后,高孔廉本以为可“告老还乡”,没想到2015年2月又被时任中国国民党主席朱立伦邀请出山,担任国民党两岸事务的“操盘手”。

  在两岸的协商事务中,高孔廉对两岸“三通”感受最深。“我2000年开始到大陆参访。当时是到中山大学去参加一个学术交流活动。早上从台北出发,由于要中转澳门,直到当天晚上才到达广州。现在有了‘三通’,台北飞广州就是一个多小时的事。”

  在他的两岸协商生涯里,最大的遗憾是海基会任内没有实现两岸“服贸协议”的实施和商签“货贸协议”。“台湾错过了借力大陆经济腾飞来造福自己的大好机会。”

  高孔廉说,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几十年来,发展变化太快了,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能有这样的发展速度。台湾应该利用和大陆的这种血缘关系发展经济。

  如今,高孔廉已从光环中心,退到焦点之外。身任东吴大学讲座教授的高孔廉,现在的愿望是力推两岸青年交流。“两岸的未来一定是青年人,他们从年轻时代就开始认识并相互了解,对两岸关系的发展绝对是福音。”

【责任编辑:燕宇】
相关新闻
  
     
  •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连江县琯头镇壶江村是一座孤岛,虽与陆地最短距离不过300余米,却成为村民心中一道遥远的“鸿沟”。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你会发觉孩子在每个困难时刻,只要有一束光对他们来说就够了,就是他们的潜能需要被发现。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他的大半辈子是在轮椅上度过的,但他不想以弱势群体自居,他要让更多人活得有尊严。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