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日本人祭拜不许自己人立碑 谁才是"闹事的野蛮人"?

2017-08-14 20:53:24  来源:中国台湾网
  

许日本人祭拜不许自己人立碑 谁才是"闹事的野蛮人"?

  《赛德克·巴莱》影片。(图片取自网络)

  中国台湾网8月14日讯 由台湾导演魏德圣执导的影片《赛德克·巴莱》讲述了在日本殖民时期赛德克族备受压迫最终为尊严、信仰奋起反击的骁勇抗日故事。电影取材于事实,反映出台湾少数民族抵抗外敌、誓死捍卫民族尊严的不屈精神。但是,位于台湾玉山公园内的拉库拉库溪流域——少数民族和日本人的昔日战场,看得到十几座日本观点的“殉职”纪念碑,却找不到一座少数民族观点的碑文或解说牌,“台湾彷佛患了历史失忆症”。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花莲县卓溪乡公所最近建请台当局“少数民族委员会”,为百年前在拉库拉库溪流域遭日本人杀害的布农族人兴建纪念碑。但该区位于玉山公园内,因玉山公园禁止事项有规定“禁止焚烧冥纸及设置纪念碑、牌、神坛与祭祀设施”遭玉管处拒绝。

许日本人祭拜不许自己人立碑 谁才是"闹事的野蛮人"?

  日本政府为拉库拉库溪流域执行“理蕃政策”的“殉职”日人立至少17座纪念碑。图为喀西帕南事件殉职者之碑,纪念1915年5月12日喀西帕南事件冲突中被布农族所杀的10名日本警察,于1931年6月24日立碑。(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报道指出,在日本殖民时期,日本为纪念对抗布农族的“殉职”警察,在此一区域设置了至少17个纪念碑悼念其“功绩”。卓溪乡公所农业暨观光课长高荣生说“为什么他们有,我们却没有?”1909年至1940年之间,居住于此区域的布农族祖先因不满日本的“理蕃政策”起而反抗遭杀害。尸骨被随意丢弃无人闻问,子孙后裔蒙受不公平冤屈。布农族后裔看了用日本观点书写的纪念碑,会误认为祖先是“闹事的野蛮人”,不知祖先是为守护自己的土地起而抗日。

  台博馆展示企划组副研究员员林一宏曾出书研究这段历史。他说,根据日本殖民政策,这些执行政府法令的警察是“殉职”可申请立纪念碑,纪念碑有一定的规格、经费。前几年,还有日本警察后裔来此祭拜。但台湾在这方面研究不多、台当局也不重视,造成“只有日本纪念碑”的奇异现象。林一宏认为,该是好好重视日本殖民历史的时刻了。

许日本人祭拜不许自己人立碑 谁才是"闹事的野蛮人"?

  八通关越岭古道有多处布农族的抗日遗址,图为卓溪乡伊斯利段家族4月前往古道寻根祭祖。(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俗语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若要正视日本殖民台湾的历史,试问当下执政的蔡当局可准备好了?

  在两岸同胞纪念抗战胜利和台湾光复70周年之际,李登辉公然在日本右翼媒体上发表媚日卖台言论,声称“70年前,台湾与日本是同一个国家,台湾对日抗战当然不是事实”。作为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蔡英文也是因极力迎合李登辉的口味而得到重用。据大公网早前报道,蔡英文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年时间内从一名学者迅速成为“政治暴发户”,主要原因不是她有“法律专长”、“经济专长”,而是她极力为李登辉“台独”、分裂言行出谋划策、挺身辩护。蔡英文参与“两国论”的起草工作,摇身一变成为李登辉大陆政策体系的核心人物之一。怀有这样的“初心”,日本殖民台湾历史该如何被正视?

【责任编辑:钟培培】
相关新闻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