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靠什么“留住”富士康

2017-07-07 11:24:16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三星电子日前宣布,将投资3.8亿美元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建造一座家电制造工厂。此外,富士康、富士康子公司夏普和台积电等均考虑在美国建厂。上周,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曾表示,富士康将于8月初公布在美国的投资计划。郭台铭还称,未来5年富士康在美国投资额预计将超过100亿美元。

  重振制造业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最重要的经济政策之一,他采取的是“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他曾“威胁”那些企图离开美国、解雇美国员工、在他国建厂却想把产品售往美国的企业,说要对他们征收高达35%的惩罚性税收;他同时承诺,将给在美国建厂、投资的企业提供税收优惠政策。之后,福特、丰田、本田、苹果等相继宣布在美国建厂。如今,富士康计划在美国建厂,难免会引发制造业在中美两大市场中取舍的猜想。

  我们不禁要问:“富士康”们去美国建厂背后的制造产业流动规律到底是什么?难道制造产业能沿着总统特朗普的“权杖”逆流?光喊“留住富士康”等口号无济于事,只有厘清问题的实质,才能确定我国制造业的应对策略。

  乍一看,一些市场主要在美国的跨国公司被特朗普“威胁”后,纷纷表态要在美国投资建厂,但应付式表态居多。即便富士康,也是因为液晶屏面板“运输成本高”才在美国建厂,“富士康跑了”或是杞人忧天。事实上,富士康在广州砸610亿元建8K显示器项目,今年初已经动工。美国一些媒体也认为,特朗普的威胁难阻企业外迁脚步。

  现代经济中,产业聚集在制造业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甚至比资源优势更能降低成本。研究发现,满足初期基础设施等基本条件以后,税收等优惠政策对外资不再是主要吸引力,资源优势也不是太重要,聚集经济特别是产业关联、需求——成本的关联才是外商投资区位选择的主要驱动因素。从公开的资料看,因为在中国可享受各种政策优惠,富士康纳的税很少,在全国各地对财政的贡献普遍都不高,因而可以推测,税收并不是富士康赴美国建厂的主要原因。

  这表明,一些企业宣布在美国建厂,本质是跨国公司多国生产的产物,总统的“权杖”并未改变制造产业聚集和流动的规律。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某一工业从一个区域迁至另一个区域?

  产业聚集和迁移要从三个层面来理解:第一个层面是运输成本和规模经济、劳动力池共享、专业化投入等,属于“基本因素”;第二个层面是市场因素如市场需求、产品差异性、市场关联、贸易成本等;第三个层面是知识溢出效益。它们才是真正决定制造业聚集和迁移的决定性因素,远比总统“权杖”更具魔力。

  从目前来看,尽管美国降低税收的幅度不小,但人工等综合成本依然远远高于中国。以iPhone为例,在美国组装和美国制造的成本,要比中国高出100多美元。制造业等生产部门将越来越多地离开中心,进入外围地区,这是现代经济增长一个根本性趋势。富士康等制造业不太可能因为总统的“权杖”大规模逆流到美国,其主要生产部门仍然会留在中国、印度等国家。

  富士康美国建厂是基于“运输成本”等给特朗普一个“顺水人情”,但背后蕴藏其布局“知识溢出”企业战略,也折射出当前制造业的产业聚集因素的权重正在发生深刻变化。随着产业聚集的程度的提高,第二层次“市场因素”超过了劳动力成本、运输成本等“基本因素”,知识溢出效益在“新制造”(智能制造等高科技产业聚集)中的地位更为重要。近年来,富士康在外人印象中还是“代工厂”,但其核心业务已悄然改变,在纳米科技、云端运算服务等高科技领域均取得丰硕成果。美国建厂或是富士康布局“知识溢出效益”的重要一环。

  当前,我国制造业尚在第一个层面竞争,高度依赖劳动力成本的代工企业等初级制造业,部分企业从我国转移到更低的东南亚国家,这是一个不可改变的趋势。真正要想成为世界制造业聚集中心,没有知识和技术的支撑是不可能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讲,并不是总统的“权杖”(惩罚和“减税”)带走了我国制造企业,我们必须从产业聚集的更高层次如市场因素、“知识溢出”来吸引、留住制造企业,这才是我们“留住富士康”的正确应对策略。

  (作者系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责任编辑:张若佳】
相关新闻
  
     
  • 守艺人陈建国:器物修复

    我之所以会做这个行业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古旧物的锔瓷。

    守艺人陈建国:器物修复
  • 书香榕城

    挖掘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使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学习干干净净的中华文明……

    书香榕城
  • 情洒爱心邮路

    没有专门货车,池菊香用两轮摩托车送邮件。到上丰村的话要12公里,还要过去一个行政村,4公里左右。

    情洒爱心邮路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