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腿球王”:拄拐也要踢 摔得流血也开心(图)

2017-05-27 15:58:47  来源:广州日报
  

“独腿球王”:拄拐也要踢 摔得流血也开心(图)

  何忆义在练习射门

  “折翼天使”“神奇小子”“刀锋战士”“独腿球王”……这些都是不同人在不同场合对21岁的何忆义不同的称呼。

  近日,在一档真人秀节目中,何忆义拄着双拐,用一条腿奔跑在足球场上。运球、停球、射门,几乎与一个正常人踢球无异。他的视频瞬间引爆了网络,有网友评论:“不管你看不看足球,他都让你震撼和感动。”

  而他对于自己“火”起来表现得异常平淡,正如当年自己选择截去自己一条腿时那样,“截就截呗”。他告诉记者,截肢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流过眼泪。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丹

  2017广东省五人制足球超级联赛第二轮,广州黄埔体育中心体育馆内,被称为“刀锋战士”的何忆义如约出现在了球场上。

  在两场比赛的间歇,何忆义踏上球场“表演”了自己射门的功夫。但遗憾的是,十粒点球他一球未进。

“独腿球王”:拄拐也要踢 摔得流血也开心(图)

  何忆义

  “天使折翼”

  1996年出生的何忆义,是广东汕尾人。面容清秀的他,不但说起话来柔声细语,性格也不张扬。

  从小就喜欢踢球的何忆义,对自己当年的回忆是,“经常和比自己大的孩子一起踢球,而且表现也不弱于那些大孩子”。踢球给他带来了许多快乐,由于何忆义技术出众,2006年他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就已经是在学校小有名气。

  随后,他被当地中学足球队选中,后又被深圳健力宝足球队选中。

  经过两年的专业青训之后,何忆义已经逐渐适应了青训生活,但偶尔,自己的左腿会隐隐作痛。

  “当时以为是训练比较累,球场上有些小伤小痛的很平常。”何忆义当时并没有在意自己的左腿。

  2008年,何忆义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大喜与大悲。这年在深圳训练期间,他被一名法国球探相中,“我当时挺高兴的,就准备去法国了,没想到回去准备的时候,去也去不成了,还把脚也截了。”

  正当准备办理去法国的护照时,何忆义以前曾隐隐作痛的左腿被诊断为恶性肿瘤,“当时医生就跟我讲,这只脚做了手术都没有用,要么选择截肢,否则就有可能扩散。当时是我自己做的决定,那就截吧,截就截咯。”

  “尽管我年纪还很小,但截肢的时候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何忆义说,这似乎就是自己的命运,“命运就这样来了,来了就面对呗。”

  “要相信自己”

  “我觉得自己千万不要看不起自己,要自信起来。”何忆义说,人重要的不是别人怎么看自己,而是自己怎么看自己。如果当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时候,那自信就没有了。

  在截肢几个月之后,何忆义在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就开始了自我康复训练。他带着假肢从小量运动开始,每天坚持跑步、跳楼梯,锻炼脚力和灵活性。他说,他其实不止会足球,还会游泳、骑单车、爬山等体育项目,每个项目都会去做。“热爱体育,你接触的人也更多一点,交的朋友也更多了。”

  他还是想坚持自己的运动生涯。于是,他就开始训练残疾人田径。他介绍说,当时是有广东的教练到汕尾选人,他也兴冲冲地去了。结果当时他还比较瘦,教练看着他说,“练什么职业,太瘦了,回家去吧。”

  回家之后,他就发奋练肌肉。当教练再去汕尾选人的时候,看到他肌肉结实,而且皮肤黑黑的,就让他去和其他选手试试。“没想到我真把别人赢了,就把我留下了。”对这段经历,何忆义至今仍谦虚地说,可能是他的运气好吧。

  2012年6月,何忆义终于被广东省残联田径队录取,正式成为该队的一名田径运动员。入队培训不久,他就经常代表田径队参加各种残疾人体育运动会的比赛,并屡屡获奖。

  2015年,在四川成都举办的全国第九届残运会上,何忆义获跳远冠军,并获得100米跑亚军和200米跑季军。

  在田径队的何忆义并没有忘记自己足球梦。他重新踢起了足球,拄着拐杖跟正常人踢,一次踢球时,他摔了一下断肢部位,最终又去截了一次肢。

“独腿球王”:拄拐也要踢 摔得流血也开心(图)

  生活中的何忆义

  “回去自己踢呗”

  第二次截肢之后,何忆义仍然没有放弃足球。

  如今,他经常也会和朋友们一起踢球、一起运动。同时,他的生活几乎变得和正常人无异。

  他一只脚乘公交车,能够站二三十个站没问题的,“了解你的人就知道你能够行,不知道的人就会帮你这个,帮你那个。”

  但在足球场上,有不少人还是选择对他“避而远之”。他告诉记者,他和许多业余踢球的人一样,会加入几个踢球的群,等到有踢球活动的时候,就报名参加。他也会经常去踢那些球员彼此都不认识的“野球”,“有时候他们让我踢,就可以一起踢,有些是他们不给我踢的,这趟就白去了。他不给我踢我就走了。因为人家怕踢到我,我也怕拐杖碰到人家。这种情况比较多。”

  对于被拒参赛的情况,何忆义并没有太过在意,“不踢就不踢呗,他就回去自己踢。现在事实就摆在这里了,你就没必要多想。”

  当然,何忆义还是有很多朋友能够一起踢球。有些人喜欢有对抗、有身体接触的运动,有些人则受不了,何忆义就喜欢充满身体对抗的运动。“有些‘变态’,摔得都流血了 还开心,我就属于这种。”他笑着说。

  “我的梦想我不说”

  当别人问何忆义:“你的梦想是什么”的时候。何忆义腼腆地笑了一下说:“我的梦想实现了,我才会告诉其他人。”

  目前,何忆义不但签约了一家业余足球俱乐部,还在一家进行运动基因评测的公司工作。他介绍说,运动基因能够检测出这个球员有没有天赋,国外都是按照这个数据来进行身体的训练,“基因会告诉我们,可能由于年龄段的原因,现在我没有你厉害,但是不一定之后你就一定比我厉害。”

  当天,何忆义见到了一群踢球的孩子,他显得特别高兴,“孩子他们的未来是不确定的。但今后无论是爱好还是职业,只要喜欢踢球,生活就是充满正能量的。”何忆义说,现在一有邀请,他就过去玩一下,就像这次参加粤超五人制比赛。但他说:“没有进球,所以不开心。”随后他又伸了伸舌头:“其实我平时也进不了球”。

  在录制的节目中,来自曼城的青训教练对何忆义的球技赞叹不已,也十分钦佩何忆义勇敢追求梦想的行为,但最终教练还是婉拒了何忆义的入队请求。“我没法踢,11人踢不过人家,射门都射不了。”何忆义说。

  记者手记:

  两个“轨道”的人生

  21岁的何忆义,成为网上励志的偶像。原本他也有成为偶像的资本,清秀的面庞、高超的球技,而不是成为“励志”方面的偶像。

  但他还是选择接受自己的命运,也清楚地知晓自己今后的人生。

  他是广东人中少有的喜欢用“呗”这个词的人,但还是习惯别人称他叫“阿义”。谈起自己的过往,他总会用上“呗”字,既像是自己对于过往的不在意,又像是一声轻轻的叹息。

  或许在他人的印象中,阿义阳光、励志、坚持不懈。但在记者的眼中,阿义仍然还是一个内向的“大男孩”。

  从他患病必须截肢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与自己曾经的队友和生活,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的“人生轨道”。

  阿义深知这点。往往谈起自己曾经的队友时,他总是表现出兴致不高,寥寥几句就想结束这个的话题。

  他选择了接受这种不同轨道的人生,努力让人生走出同样的精彩。实际上他也做到了这种精彩。

  但当他面对与正常人踢球被拒的尴尬时,他还是感受到了失落,轻声说道:“那我就自己回去踢呗。”

  在21岁这个年纪,尽管现实似乎已经让他变得足够坚强,但内心他仍然会有柔弱的地方。

  他说,他更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也许只有和孩子们在一起,他才能更多地感受到,他回到了那个曾经的自己。

  当旁边的人在谈论那些青训队友的出路时,有人对他说:“你如果继续踢可能也要从前锋改到后卫”,阿义则轻声附和着:“这些都……能踢就好了。”

【责任编辑:赖锋】
相关新闻
  
     
  •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连江县琯头镇壶江村是一座孤岛,虽与陆地最短距离不过300余米,却成为村民心中一道遥远的“鸿沟”。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你会发觉孩子在每个困难时刻,只要有一束光对他们来说就够了,就是他们的潜能需要被发现。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他的大半辈子是在轮椅上度过的,但他不想以弱势群体自居,他要让更多人活得有尊严。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