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爆红导演忙到飞起:拍续集?电影有可能

2017-04-17 16:09:27  来源:新浪娱乐
  

《人民的名义》爆红导演忙到飞起:拍续集?电影有可能

  导演李路

《人民的名义》爆红导演忙到飞起:拍续集?电影有可能

  导演李路(右)和主演陆毅

《人民的名义》爆红导演忙到飞起:拍续集?电影有可能

  人民的名义

  新浪娱乐讯 “我刚放下一个电话就接了你的电话,我要是讲课还有15分钟休息,这个我一直没有休息。为了大家更好地收看,我觉得累死就拉倒!”在与新浪娱乐的独家对话中,《人民的名义》总制片人、导演李路声线里透着疲惫,不得不停下来咳嗽一会儿。

  在反腐剧《人民的名义》播出前,作为这部剧的第一责任人,李路已经两年没有睡过好觉了。自2015年三顾茅庐拜访编剧周梅森,拿下了《人民的名义》这个项目,从定投资、组阵容、搞创作,到这部以“大尺度”为关键词的反腐剧的发行与安全播出,李路跋涉了一段苦旅。这其中百转千回,折射出影视行业生态乃至社会政治生态的种种故事,如今也已经被媒体和大众叙说地太多。

  如今,播出近半的《人民的名义》无疑已经坐稳年度爆款剧、现象级电视剧的宝座——有口碑、收视率和网播数据为证。但李路仍然睡不好觉。全国的媒体蜂拥而至,请他讲述幕后故事、解读创作历程,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打。当新浪娱乐告诉李路,连BBC都关注到了这部反腐剧的走红,他的第一反应却不是欣喜,而是紧张:“是正面报道吧?”

  《人民的名义》成为爆款在李路意料之中,但是火爆的程度,以及以年轻人为基础的网络受众对这部剧的喜爱,让他“始料不及”。当新浪娱乐提到吴刚[微博]扮演的达康书记的“我为GDP代言”,李路大笑出声,他对网友们“表情包与段子齐飞”的另类解读,意外又欣慰,直言这对提高整部剧的热度大有帮助,但也不会消解这部正剧本身的艺术性和严肃性,“需要看它严肃性的部分的观众,会去解读它严肃性的部分。”

  一部主旋律正剧如此受年轻观众喜爱,实现火热的跨屏传播,这实属罕见,也是《人民》功成“现象级”的重要原因。在创作中,李路确实有意“抓年轻人来看”,比如下功夫去埋藏人物、要求演员中性表演、增强悬疑情节、为剧中的年轻人加戏等。当接力棒从编剧周梅森递到导演手中,李路霸道而执拗。他花了很多力气来将“小细节”做得细腻。他也不让曾对吴刚、侯勇[微博]等演员不满意的周梅森来现场,“导演的接力棒导演来握,谁要来影响我我不撵他走啊?!”

  在《人民》拍到一半的时候,周梅森告诉李路自己想拍姊妹篇,李路却想逃跑,“梅森老师,再见!我就受这么一次惊吓吧!”一直在求新,“同类题材绝不拍两次”的他笑称自己也不算功成身退,“功也没成,反正我就不弄了,玩别的去咯!”

  当然,观众们也不必太失落,李路狡黠一笑,称电影版还是有可能的,“但电影版绝对不是这个故事,肯定是另外一个故事叫这个名字。否则就是重复的过程。”

  Part1 火爆程度始料不及

  中性表演、丢电话卡、为郑胜利加戏 都是为了吸引年轻人

  因为题材特殊,拉投资时洽谈过的包括国企、大型民企、上市公司、影视界领军公司在内的几十家公司都没谈拢,最终包括高亚麟[微博]的公司在内的五家第一次做电视剧的民营公司接下了盘子——《人民的名义》的这个幕后故事已经被媒体们叙说得太多。

  李路开玩笑说,自己家里有个大黑板,记满了那些公司“哪天签约哪天又把我耍了”,同时也深感要对这五家体量并不大的民营公司负责,“可不能让人家亏钱呀!”青少年观众群打底的湖南卫视中途介入,在拍摄期间就签下了购剧协议,本着“负责”原则,李路也打定主意“要抓年轻人来看”。除了将开播发布会办在青年精英聚集地清华大学,在这部严肃题材剧的创作中,李路融入不少瞄准了年轻观众群的新手法。

  喜欢看美剧的李路着意在埋藏人物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他要求演员们在前期都进行“中性表演”。再加上编剧周梅森对人物的非脸谱化刻画,播出前期,不少网友在微博上苦苦搜索“李达康是好人还是坏人”“高育良是好人还是坏人”“赵东来是好人还是坏人”……

  在丁义珍出逃的段落中,他神来一笔加入了一个将电话卡扔进抽水马桶的镜头,如今播出过半,网友们还在讨论“扔手机卡的是谁?”

  为了让年轻人对这部以高官们为主角,离日常生活较远的剧有代入感和共情作用,《人民的名义》还在人设和剧情有意设置以与时俱进。比如,在剧中“九一六”群体事件被微博直播了出去,微博成了推进事件的重要工具。比如工会主席郑西坡的儿子郑胜利,其身份被设置为水军,后来和女朋友一起创业做实业。陆毅[微博]所在的检察院还有一对儿情侣林华华和周正,也是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不同于小说,电视剧还为陈海的儿子小皮球加了不少戏,“这是关注起跑线问题的”,李路解释道。

  当然,后来网友们对这些关照年轻人的情节并不买账:“我们年轻人不爱看这些!”那是后话。

  反腐剧13年后重出江湖,趋和着反腐高涨的社会政治脉搏,又有“中国政治小说第一人”周梅森,以及执导现实主义题材剧经验丰富的自己压阵,再加上以“30多位老戏骨”为标签的主创阵容的耕耘创作,李路预料到《人民的名义》会是一个爆款。但他没有预料到的,是这火爆的程度。他原本认定应该是中年以上、大学学历以上的人会对这部剧有更多的反响,“没想到全民,乃至于全球的华人,不同层级的官员、百姓,包括00后的小朋友都爱看,没想观众面这么普及。”

  Part2 年轻观众的另类解读

  真没想到达康表情包这么火 娱乐化解读不会埋没艺术性

  除了火爆程度,让李路“始料未及”还有年轻观众们的观剧角度。

  仅仅一个清明假期,扮演市委书记李达康的吴刚,凭借角色雷厉风行的处事作风,永远心系GDP却总是遭遇背锅境遇的人设,迅速成为“网红”。“达康书记”也和他的各种经典台词被做成了表情包,席卷了社交平台。连以往从不看主旋律电视剧的“90后”“00后”也对他的魅力无法抵挡,纷纷赞美他的“欧式大双眼皮”和“京州第一男模”的好身材。

  达康书记成了网红,他和育良书记的粉丝还在网络上半真半假地掐起了架,各自拥有了小鲜肉们的专属配置“应援宣言”。达康书记和沙瑞金书记在剧中骑单车聊城市建设的场景,也被配音一曲周杰伦的《简单爱》,差点要冒出粉红气泡。还有网友齐呼达康书记放出“祁同伟的哭坟视频”。一家火锅店将外卖软件上的菜肴图片改成了演员剧照以提高销量。网络上众角色人物表情包与段子齐飞,甚至连演员也未免遭“荼毒”,扮演反贪局局长陈海的黄俊鹏,就在微信上顺溜地用自己的表情包跟新浪娱乐打招呼。

  聊起剧中角色以表情包和段子为载体的走红,李路直呼“没想到”,他将生产这些“周边产品”的网友称为这部剧“免费的宣传团队”。的确,这些剧迷网友们在社交媒体上对于这部正剧的娱乐化解读,实现了跨屏互动,也成就了《人民的名义》“现象级”“爆款剧”的宝座。

  只不过,这种解读似乎已经基本脱离了反腐主题和文本本身,也是李路、周梅森等主创所未预期的,这否是罗兰巴特口中的“作者已死”呢?

  李路曾被达康书记的GDP表情包逗乐,在他看来,观众接受了、热议了是最最重要的,如果一个作品都没被关注、没被收看,那是一种失败。至于观众进行再加工以及解读方式,那是观众的自由。“甚至已经有人把《人民的名义》‘续集大纲’都拉出来放到网上”,对于这种“过度热情”,李路无奈地笑起来。

  作为导演,李路对自己这部作品中的三个场景最为得意:开篇的省委常委会,陈岩石上党课,包括上课前他在候场时的状态,以及祁同伟和高育良尚未播出的一场戏。就前面两场戏而言,前者已经被很多观众分析过,原本枯燥的省委常委会呈现出的在场众人的明枪暗箭、政治角力,官场说话艺术以及为后文埋藏的线头。而后者老干部“以骨头当火把”的热血与温情也感动了不少人。剧中还有很多场景为观众品咂,如官场活动对中国政治系统与生态的反映,台词、黑话在社会政治乃至人性层面上的耐人寻味,乃至反腐案件的原型探求……

  “我们想表达的是这种全局性的东西,大家也关注到了”,李路并不担心因为网友们脱离文本的解读,使得周梅森“通过讲反腐探讨人性”的初衷不被抵达,“需要看它严肃性的部分的观众,会去解读它严肃性、艺术性的部分。”

  Part3 导演的二次创作

  周梅森曾对吴刚侯勇很愤怒 为自由创作我不让他来现场

  《人民的名义》开播后,李路的一个朋友告诉他,高育良和陈岩石在门口弄盆景这场戏深深触及到了自己。李路有些意外,朋友解释,“我一下想到我年轻时去找一个领导帮忙,领导跟那个高育良对我的态度一模一样。一直在剪花,顾左右而言他,一谈一两个小时都没谈正事,两个人互相一直用笑的方式,用语言来较劲,较来较去、较来较去。”

  这让李路十分感慨,“所以说,不一定是哪一场非常大的场面或者重要的戏才能触及到观众,有很多小的情节,也会触及到某些观众的一个点。”而在创作过程中,李路也花了很多力气去把那些“小的情节”做得细腻。

  李路看了周梅森不到三集剧本,出于对题材、故事,乃至“中国政治小说第一人”这个品牌的判断等,他就三顾茅庐从周梅森手里买下了这个剧本。因而在剧本成形的过程中,这位制片人兼导演是在场的,“我和编剧周梅森老师经历不一样,我们对政治的思考肯定不如他。但在戏剧的时尚感和时代感、情感戏这些方面,我是要动的。”

  张志坚扮演的高育良原本叫胡玉贵,李路对周梅森说:“梅森大哥,这名字太土了咱得改。”周梅森就改,而且改了好多名字。侯亮平把妻子钟小艾约到咖啡厅,说要去汉东当反贪局局长的事,原本周梅森写的是妻子坚决同意。“现在我们为了让它更接地气,有真实感,改成妻子是不同意的,因为侯亮平这一去风险很大,不同意这才是有人情味的”,李路对这一笔改得很满意,“不能把它写成喊口号式的。”

  从文字到影像,接力棒便被传递到了导演手中。在拍摄期间,还有更多导演基于剧本的二次创作。比如“一一六”事件中李达康和陈岩石爬脚手架的情节,就是李路在拍摄当中的灵感。李路特地设置一个脚手架,“八十岁的老爷子喊着不要开枪,颤颤微微爬了上去,正当壮年的李达康从脚手架上下来的时候雷厉风行,拨开众人要往爆炸现场赶,通过这个脚手架一下子就凸显两个人的身份、行动和对大风服装厂遭强拆这件事的态度。”

  还有一些画面构图上的点睛之笔。陈岩石在起重机下面坐着守一夜的场景,画面里李路将起重机放在了老爷子头上,“老爷子感觉顶起了千斤重担,一个瘦弱的身躯躺在工厂大门口,为工人们守护。这样的视觉来表达,很多人听到我们加进去的插曲,一下子就落泪了。”至于网友们很喜欢看的省委常委会、市委常委会,也被加入了很多细节元素进去,比如达康书记和育良书记谈到祁同伟时一放松一紧绷的手部动作便透露着人物关系与性格特征,“这是需要导演和演员共同创造的,剧本赋予了人物台词和个性,但更多的二度创作才能让大家觉得这个人物是真实的。”

  被扮演“京州阿庆嫂”高小琴的胡静[微博]爆料拍摄期间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却生龙活虎,“估计偷着喝十全大补汤”的李路,作为导演对于自己的创作霸道而执拗,“我拍戏时恨不得拿那个射击手的帽子把眼睛两边全部挡住,专门看监视器,专门做思考,不希望有任何外界因素打扰的。”

  对于演员的启用,导演和编剧也曾产生过分歧。拍摄前期周梅森来探班,刚好看到了吴刚的戏份,老先生非常气愤,他觉得这个演员松弛的表演,怎么看起来如此不认真!他也对侯勇一张英雄脸却演贪官不满意,觉得张凯丽没有演出 “精致的利己主义”。李路只得在旁耐心解释,“这是人家的表演,你还没看全片还不完整,就别议论,你感觉不认真那是人家表演出来的风格。”

  编剧周梅森总共只有三次到现场探班,是李路不让来,“导演的接力棒导演来握,谁要来影响我我不撵他走啊?他全部盯在现场那还得了”,与周梅森是多年好友的李路笑说。最后剪完了片子,李路请周梅森到北京看片,连续看了三、四天,周梅森连厕所都不想上,然后跟李路讲,“回南京我请你们全家吃顿饭!必须我请,让我太惊喜了,谢谢。”

  如今,看到完整剧集的周梅森也对吴刚等人的表演赞赏有佳,甚至放言要为吴刚写一本《吴刚的表演艺术论》,也成为一时笑谈。

  Part4 《人民》之后

  IP库随我挑但我没心思想休息 拍续集?梅森老师再见!

  写实的《人民》火了,追本溯源,李路回顾自己以往的作品,承认自己对现实主义题材尤其偏爱。他觉得这是由自己的世界观决定的。《孤星》《小萝卜头》《老大的幸福》《山楂树之恋》……“描摹的都是身边的人,都是当今的故事,这就是典型的现实主义。” 凭借这些作品,他多次荣获金鹰、飞天等影视剧奖项。

  IP时代的资本市场本来就是嗅觉敏锐而逐利的,原本就是全国十佳制片人、国家一级导演的李路的市场受欢迎度自然是水涨船高。几家大视频网站的管理者找上了门,让李路在各自的IP库中随意挑选,也表达了深度合作的意愿。《人民的名义》五个出品方之一的大盛国际传媒CEO安晓芬也把自己公司的片库打开,希望李路选一个来继续合作。

  说到这里,李路抑制不住咳嗽了起来,“我这个戏还没有整完,我都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事情,整完了我就想休息休息,累得要命,都扒了几层皮了。” 如今全国的媒体蜂拥而至,请他讲述幕后故事、解读创作历程。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打,“我刚放下一个电话就接了你的电话,我要讲课还有15分钟休息,这个我一直没有休息。为了大家更好地收看,我觉得累死就拉倒了。”声线里透露着疲惫的李路,一边笑还不忘自嘲两句。

  当新浪娱乐提及,最优秀的历史正剧导演张黎[微博]在拍《武动乾坤》呢,拍《红色》的导演杨磊拍了《九州天空城》,执导《汉武大帝》的胡玫[微博]导演也要拍《帝王业》,李路导演真的不准备赶赶时髦吗?李路话倒没说死,他说自己不排斥IP、鲜肉,“新尝试都不排斥,没有必要排斥,只不过看它表达的意思是不是我所想表达的。如果是,那么才有兴趣去拍,才是自己的菜。”他强调自己求新,以至于同类题材绝不拍两次。

  这可让新浪娱乐有点着急了,那编剧周梅森向媒体透露过的《人民的名义》续集呢?您也不导了吗?李路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在《人民的名义》拍到一半的时候,周梅森就曾跟他透露要拍姊妹篇,李路当时的回答是,“梅森老师,再见!我就受这么一次惊吓吧!”

  他坦然道,自己当然知道续集挣钱又省力、商业价值是翻倍的,“所有广告商都知道这个戏都愿意植入了吧?演员也好请了吧?故事也好写了吧?我就撤退了。这个时候我就干不动了”,“也不是功成身退,功也没成,反正我就不弄了,玩别的去咯!”

  当然,观众们也不必太失落,李路狡黠一笑,称电影版还是有可能的,“但电影版绝对不是这个故事,肯定是另外一个故事叫这个名字。否则就是重复的过程。”(叶子/文)

【责任编辑:林玮佳】
相关新闻
  
     
  •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连江县琯头镇壶江村是一座孤岛,虽与陆地最短距离不过300余米,却成为村民心中一道遥远的“鸿沟”。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你会发觉孩子在每个困难时刻,只要有一束光对他们来说就够了,就是他们的潜能需要被发现。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他的大半辈子是在轮椅上度过的,但他不想以弱势群体自居,他要让更多人活得有尊严。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